雪地里,看遥远的星星

资讯 2020-06-28 00:02:00

项天轩独自一个人站在雪地里,四下望着仿佛在找着什么,实际上他也确实在找东西——说好和他约会的一个人。精心的打扮更衬出了他的几分模样,右手臂里还捧着花,已经等了好长时间却依然还要等着。突然手机响了,是微信:“轩轩,我今天有点事就先不去啦!”手机里传出了十分清甜的声音,真是让人抵挡不住,他正寻思是回还是不回。索性关掉手机,把花轻轻的放在地上……

看一个人黯然离去的背影……

“嘿!”一大早上有人按响了项天轩家的门铃,开门就见到了任晓梦,她那天真清纯的笑容,每个男人见到都难免会微微触动。

“你怎么来了?”

“哎呦,别生气了嘛,我错了……”

“我也没说什么呀……”

“那你为什么关手机呀?”晓梦噘着嘴,下巴微微向下,抬着眼睛望着项天轩,顿时就看项天轩的脸开始泛红了。

“好了好了,我没生气……”说着把手轻轻的放在了晓梦的脸上晓梦又害起羞来了,羞答答的样子真是让人爱不释手。项天轩笑了笑,转身去收拾自己折腾了一晚上的床。晓梦就一个人站在那里,落寞的,无助的样子,抚着胸口,伴随着隐痛。她又抬起了头,眼眸中好似还含着泪水。

“饿吗?我做点饭给你呀?”晓梦走到项天轩的卧室,扶着门框把脑袋探了进去。

“不了,我早上吃过了。”

“哦,那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一个微笑,这是晓梦的告别的方式,只是今天有些牵强的样子,项天轩却没察觉出什么。

“诶,晓梦……”

“嗯?”

“中午有空吗?我想请你喝杯咖啡。”

“嗯……好呀,还是老地方?”

“对,12点。”

“好,拜拜啦。”晓梦出了门就坐在了门口,痛的就差叫出声来了……

12点,这次晓梦按时来了,打扮得甚是漂亮,身形曲线也被衣服衬出了极致,当真是让人沉醉。

“哇,好漂亮啊……”

“难道你既要跟我说这个?”晓梦俯下头轻轻地抿了口咖啡,在咖啡散发的香气里,雾在升腾,在盘旋,冬日的午后,谈尽了所有的浪漫。直到两个人的话音都落了下来,周围的死寂,怕是要把这所的浪漫都一笔勾销,不复存在。

“轩轩,其实我……是想跟你说分手的……”晓梦停了下来,望着项天轩,“请你不要难过……这块表送给你吧,再见!”

“晓梦,”项天轩一把将她拉住,就像不忍放开自己的生命那样死死的拽着晓梦。“其实我是想跟你求婚的,呵,没想到我想要进一步,你却在这个时候想要剪断一切。你想要分手一定有你的理由,我也就不问了,无论怎样,这戒指我也要送给你。”可以想得到的缠绵,一枚硕大的珠宝,一块昂贵的名表,两个人都不忍放手,只惜今生无法走到一起……

一切就像冬日的雪,来得太突然了……

就在分开的两个小时后,项天轩接到了一个电话。“什么?!”不顾人们疑惑的目光,不顾车流的川息,只是向那最后的地方飞奔……

“阿姨,……怎么了?”手术室前站着晓梦的父母,哥哥,还有其他的亲人。项天轩连气都没有平过来就拽着晓梦的妈妈问。

“晓梦她……”说着,晓梦的妈妈哭了。项天轩还没定过来神儿,这面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问着“谁是任晓梦的亲人?”项天轩拨开所有人跑到医生面前,“医生,晓梦怎么了?”

“病人抢救无效,刚刚过世了……”项天轩完完全全的懵了……

“你再说一遍?”项天轩看似轻轻地问着,“你再说一遍!”一个突然地怒吼所有人都给吓到了,“你今天要救不了她,我TM弄死你!”

“你干什么!”晓梦的哥哥一把把项天轩拉了过来,“你冷静点,你冷静点!”一边喊一边给了他一耳光。

“晓梦,晓梦……”项天轩念叨着,不顾所有人的阻拦冲进了手术室,“晓梦!”

“诶……”医生刚要阻拦,却被晓梦的哥哥拦下了“让他去吧。”

手术室已经空了,只有晓梦一个人孤独的在那躺着,项天轩为她拨开了额头上的散发,俯下身吻了吻她还带着余温的嘴唇,好像下一秒,晓梦就会醒来……可他一直等一直等,直到晓梦的亲人进来将他拉走……泪好像在那一个下午都流干了一般……

晓梦爽约的那个晚上,她在医院做了最后的检查和治疗,最后,晓梦只得到了病危通知书……她的乳腺癌让她在第二天就远离了她挚爱的人。

项天轩又一次来到了和晓梦约好的那个护城河边,沿着小路向下,只留下无数人杂乱的脚印……这个冬天好奇怪,天空中居然有无数的星星……

爱也许就是这样,最后的爱两个人轻轻的放开手,也许来世还会来到同一个雪地里,望满天的星。片刻的浪漫,同时也绘画着通往那遥远星星的道路。

版权作品,未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