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着她

  • 最恨秋风悲思忆
  • 渐行渐远

    渐行渐远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听着那些伤人的话,她又能说,只能说她的心是凉得彻底了些吧。手机被缴了,没法向人倾述自己的衷肠,就连他也不再理会她了。她惆怅地沉默着,太多的话让她不知如何开口,绝对的猜忌的话语,想要得到安慰的安静,令她彻底心灰意冷。小清郁郁地进了屋,倒下就睡了,小妹静静地为她洗脚,这是她第一次为小清洗脚,小清想,这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吧。因为她决定了,心中苦笑了一下,便睡得如猪样的死沉。时过恰巧凌晨整,小清好像特意留意了时间般,趁夜深玩游戏的小弟刚睡下近有半小时的时候就醒了,灯...

  • 葬爱

    葬爱

    那一年,应该是零一年吧,我们都还小,十四五岁,不知所以的考进了卢家湾中学,开学那天,山沟里的孩子没见过那么大的场面,三层楼房,学生站了一院子,都是灰头土脸的呵呵。我们的开学典礼就是分班,分完就开始各班级班主任带着自己的学生回到自己的教室里,新的楼房,新的同学,新鲜的事物,大家都在窃窃私语,排座位了,有些是同一个乡镇上来的,他们站一起,我是中心小学上来的,我也没例外,初一(3)班呵呵。我的第一个同桌是个女孩子,扎着一个小辫子,胖嘟嘟脸,穿着粉红色的小中山装,一条黑色的普通裤子...

  • 殇情

    殇情

    急骤的铃声将有典型神经衰弱症的他惊醒,虽情不可耐可电话又不好不接,颇后悔为何没关机?“喂。”带点不情愿的含糊的音调。对方许久的沉默。“喂!”音调开始烦燥。“呜……”传过来苦楚但却是久违的熟悉声,好像在哽咽。虽然是第一次听见她的楚恸,他一点都不吃惊,甚至有点乐祸。令他至今在苦思不解的,她为什么要离开尔奇那么执意?那一年正是他意气张扬最春风得意时。他静静的听她哭,也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