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着他

  • 春暖花开

    春暖花开

    十八岁那年,命运的风暴突然来袭,他落榜了。多少年的梦想,多少年的努力,多少个日日夜夜埋首苦读,那一瞬间,一串串的梦想被命运摔得粉碎。在夜色静谧的空气里,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他,泪雨纷飞。可曾知道,那是他十多年来的梦想啊!就当他伤心欲绝的时候,又一重打击狠狠砸向了他。在那个冷风褶褶,阴雨绵绵的夜晚,他和她分手了。他静静的站在雨中,望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暮色中。那句“就这样吧,我们从此山水不相逢!”的话语依旧在他的脑海中久久回荡。雨伞从他的...

  • 如果这不是结局

    如果这不是结局

    一直想写一篇文章,只述她,只关于他,但迟迟没有落笔,因为我怕自己笨拙的文字,描不尽他们之间那份纯真的情。他,一直都是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从朋友到知己,再到蓝颜,他在她心里是无可替代的。她爱他,正如他爱她那般真实、不含任何杂质。她,是他生命里最美的客,红颜太美,所以,注定难以成全两个人的执着。红颜,或蓝颜,似乎是称呼他们最好的方式,他对她的爱很深很深,就像他门前的那颗梧桐,执着的守候着那一方心灵的净土,任凭风吹雨打,任凭千万次轮回的洗礼,依旧立在那里。树的忠贞与坚守,深...

  • 难过的时候,我也会害怕

    难过的时候,我也会害怕

    我害怕,未来的时间会像从前的时间一样,不因谁在某个时刻的灿烂辉煌而止步不前,不因谁的急切期盼而飞梭似箭。好比去年的六月,在所有人如饥似渴的遥望后,以稳健的步伐,走进每个人的世界,端庄而典雅。解脱后的时光,一切看来都是美好。那时是真正的夏夜,星空璀璨,香草芬芳。我们疯狂的度日刷夜,早出晚归的聚会,一夜一夜的难眠。拼搏出来的果实,散发着甜美的清香。我们狂歌,在那如歌的岁月。我害怕,总有一天我要走进成人的世界。我会看到太多的凡尘俗事,听到太多的流言蜚语,我会提着公文包奔向...

  • 欠自己人的,也不要欠别人的

    欠自己人的,也不要欠别人的

    睁开迷蒙的眼睛,看着枕边还在熟睡的他。他睡得那么沉。我抚摸着他的脸,拇指划了划他那浓密的眉毛。感觉到他平稳的呼吸,熟悉的气味。闭上双眼,鼻子一酸,眉睫挣扎间,流出了泪水。抱着他,把头埋在他的怀里,怕被乍醒的他发现。昨天,他兴冲冲地来见我了。他背着书包,坐在小道旁的花坛石板边缘上,旁边靠着他那装得鼓鼓的行李箱。他在等我。“干嘛带这么多的东西啊!重死了!”我嘟起嘴,笑着说:“猪猪猪——啊你!”&ldqu...

  • 我们的脚步太慢,依然赶不上地老天荒

    我们的脚步太慢,依然赶不上地老天荒

    我们的脚步太慢,依然赶不上地老天荒。——题记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两件事,一件,是时间终于将我对你的爱消耗殆尽,一件,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我遇见你……我站在阳台上,抬头看天阳光很是刺眼,空旷旷的没有云,风抓不住一点可以依靠的东西。“沫沫!”莫的声音突然很大声的晃进耳朵,循声望去,他在离我一公尺的地方,满脸的紧张,沫沫,别,别做傻事。突然觉得好笑,我只是来捡那只被风吹过来的袜子而已。淡淡的看着这个男人,...

  • 殇情

    殇情

    急骤的铃声将有典型神经衰弱症的他惊醒,虽情不可耐可电话又不好不接,颇后悔为何没关机?“喂。”带点不情愿的含糊的音调。对方许久的沉默。“喂!”音调开始烦燥。“呜……”传过来苦楚但却是久违的熟悉声,好像在哽咽。虽然是第一次听见她的楚恸,他一点都不吃惊,甚至有点乐祸。令他至今在苦思不解的,她为什么要离开尔奇那么执意?那一年正是他意气张扬最春风得意时。他静静的听她哭,也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