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女孩

  • 真的能回到原点么

    真的能回到原点么

    现在涛是我在这个城市最好的朋友,我应该也是他最好的朋友,跟静已没有了联系。认识静也是因为涛。当时的情形依旧记得很清晰,我有这种很奇葩的能力,很久以前的事情我都不会忘记,五岁以前的事情肯定要除外!在大学二年级的植树节,为了制造新闻或许真的是为了植树造林爱护我们的环境,我们学校的校报全体成员要在学校的后山上面种植茶树。我肯定不是学校校报的成员,当初我去面试校报记者团时候,面试官也就是后来校报记者团的团长说看过我的文章感觉我很有当***时期红卫兵的潜质,这肯定不是对我的表扬,本来...

  • 伊人如斯

    伊人如斯

    那年,漫无边际的夏日,欢乐闲适的午后,白色衬衣的你,静静走过,那年的懵懵懂懂,怦然心动,或许,只是喜欢,六月的夏天,我们各奔东西,以去经年,自此不再见,时光匆匆,如今,再也记不起那时的怦然心动。在这微冷的秋日,一日一日的安静,一日一日的沉默,我静静在此,静等少年,入我梦来,也曾迷茫,也曾彷徨,时光久了,就习惯了寂寞。习惯了一个人,我是这样一个女孩,静等花开,看细水长流,不知多久没有敞开过心扉了,多久不曾去亲近一个人了,多久习惯了漠然。岁月久了,连爱一个人的能力都没有了,不...

  • 聆听伤感

    聆听伤感

    伤感的文章,一起聆听作者心中的伤。是否,会和你一样!其一:初恋,多想不是去祭奠你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这雨下的飘渺,不知道是不是这天,再祭奠我那渐渐逝去的爱情,呐喊的嘶哑,你却听不见,这天,真的变冷了,冰封了那满布裂痕的伤口,我错了,我就是那个骗子,欺骗了你却伤害了自己。本以为轰轰烈烈的相遇,这份会长相厮守的爱情原来也会悄悄的退出了舞台,剩下独自一个我表演着这独舞,跳了心疲力竭,慢慢的闭上了双眼,睁不开的沉重,却不想,睁开了就再也见不到你。做了一场繁华梦,却醒来繁华...

  • 亡灵复仇记

    亡灵复仇记

    一农历五月初四上午,天空下着密密细雨,如同织女织布机上的线,不曾间断。隔天就是传统的五月初五端午节,即使天公不做美地下起雨来,各条街上的人还是如出窝采蜜的工蜂一样蜂拥而出,买的卖的,讨价还价,都为了明天过上一个丰盛的节日。小镇的邮政局旁,一位扎着小辫子,留着一小捋胡子的老人坐在路边的台阶上,旁边放着一块牌子:算命。街边的摊子生意都很不错,只有他门前冷落地坐在那里,也就顺便帮邮政局看起了车子。11点左右,邮政局门口突然出现俩个鬼鬼祟祟的男子,戴着上了隔阳膜的黑色摩托帽,...

  • 现在的孩子是怎么了

    现在的孩子是怎么了

    ——陪读生活(三十八)今天,是儿子高三陪读生活的第三十八天。今天是周六,晚餐后儿子还是去教室自习了。我和隔壁的陪读妈妈一起去校外的超市购物。校门口的马路很宽,主要是走来往大小车辆的。马路两边有用一排排的绿化隔开的,供行人步行的不算窄道路。这条道路,也是所有步行人去超市的必经之路。在这住了一年多了,每次出校门,我发现,从校门外往右拐,大概一百米的行走的道路上,总是停着一辆大货车。很高、很长的那种今天依旧还是看到它在老地方停着。我和隔壁妈妈出校门时...

  • 熊先生

    熊先生

    这次是熊从出生到自立根生以来第一次有想要认真打扮下自己的想法,他对照着湖面自己的倒影,蘸着水将自己蓬松的毛发捋顺,然后将从垃圾堆里捡回来并没有太明显破损的塑料蝴蝶结,仔细端详着该戴在胸前的什么位置合适。而湖面倒映的自己的这样的样子,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专注于打扮但又抿紧着鼻梁肉,紧张兮兮的笨拙样子。这和平常那个来这里喝水的自己完全不像,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是自己吗?而这一切都源于熊先生在森林里救了一名迷路的人类女孩,女孩在森林迷路已经两天了,饥肠辘辘晕...

  • 女人就应当被看到,被瞩目,被关怀和惦念

    女人就应当被看到,被瞩目,被关怀和惦念

    有个女孩叫小若,很乖也很善良,从小听话,读书都在本地,也没有离开过父母的身边。像小若这样的女孩,大家都懂的,就是人人都会夸,但在社会上,却往往淹没在人群中,很难被发现。读书时,小若不是最好看也不是最丑的,却也没什么人追求,更不是风云人物。工作时,小若虽然很努力,但却还是不受重视。而在感情上呢,周围那些出挑的女孩们一个个的交上了男友,小若却一直没市场,跟着别人去唱K去酒吧,也总是最被忽略的。小若虽然认命,但有时也想不通,她自觉虽不是特别漂亮,但实在也不差,而且大爷大妈们总是...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