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到了

  • 闲扯

    闲扯

    听着燕姿的《雨天》,看着窗外发呆,不去理会聒噪了两节课的女生,老师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飘过来。不知道为何,一向雨少的长安最近阴雨绵绵。不知道怎么,一到雨天就爱东想西想。记得两年前赴考时阳光明媚,考试中有些许阵雨,考完了一场瓢泼大雨,聚餐后一行人去网吧上网,感觉如释重负,接下来的日子,放纵,还是放纵。得知军检过了,也看到了自己的分数,高不高低不低。一个人翻遍了志愿书,不知道填哪儿,也不知道填什么专业。军校?好像又想去传说中的象牙塔看看,会一会那些“天之骄子&rdquo...

  • 假如有重生

    假如有重生

    新年的钟声仿佛已在耳边敲响,过年的那些事儿,最有趣的莫过于包饺子了。在新年的时候,我们全家团圆,真是高兴极了。妈妈和奶奶要包饺子,我呢,则帮妈妈一起包。妈妈先切下一块发好的面,再用擀面杖仔细地擀面。接着,就把面切下许多小块儿,再仔细地擀啊擀啊。我在旁边看着妈妈擀面,不得不说,妈妈擀地面真圆。在看的过程中,我也学会了擀面的技巧呢。接着,妈妈继续擀面,我呢,就和奶奶坐在旁边包饺子。我拿起一片圆圆的面皮,用勺子舀下一小勺饺子馅,认真地包起饺子来。饺子馅有两种,因为妈妈怕我们...

  • 听,内心深处那一抹淡淡的花香

    听,内心深处那一抹淡淡的花香

    是谁,夜半走进了我的梦里,哼唱着那段我们都很熟悉的旋律,轻轻敲打熟睡的我,我恍惚中听到了那首熟悉的歌,我忘了是你在唱还是我在迎合着你唱。我不想醒来,但却不得不接受我已经醒来的现实,是的,我已经醒来了,我还清楚的记得我们唱到了哪里,我告诉自己应该唱下去。于是,我忘记这是在深夜,陌生的深夜里,紧紧的闭着双眼继续着我刚刚的梦,继续着刚刚梦里的那首歌。好像内心深处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看着我,用他忧伤而又深邃的眼神提醒我告诉我,是的,你没有忘记,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只属于回忆的梦。然后,...

  • 我人生的结局

    我人生的结局

    每个人,都会有从这世上离开的时候。也许,那是春季。春气开来,是春天的气息,将你带入到了天堂。那里,开满了比人世间更美的花花草草,飞满了美丽的蝴蝶。在这么美的地方、美的季节,你根本不会想回来。也许,那是夏季。夏天了,天气炎热了起来。而你,被那夏季仅存的一丝微风吹到了天堂。那里的夏季比人世间凉爽,比人世间冷清。在那里,你可以想明白一切在人世间想不明白的事。在那里,你根本不会想回来。也许,那是秋季。秋天到了,像被染了鲜血的枫叶盛开了。它们每一个,像舞蹈者一样,飘落到地面。好像...

  • 一趟列车

    一趟列车

    这是从重庆沙坪坝开往解放碑的列车,共耗时1个小时,历经14个站。方芳就在这趟列车上。她身材高眺,面容姣好。她要到解方碑去见一个人。在汽车行驶的前3个站,她都昏昏欲睡。直到到了列车的第四个站,列车上都坐满了人,她的旁边还站了一个男人。他长得成熟稳重,穿着考究。一会儿,车猛烈地颤抖了一下,一个急转弯。方芳的手机掉了,她毫不知觉。他看到了,他把手机捡了起来,当他叫了她一声,他把手机递给她时,他看向她,她看向他,他们的脸都同时红了。这时,车驶过了第5个站。他故足了勇气,...

  • 记忆停留的地方(3)

    记忆停留的地方(3)

    看着繁星烁烁的夜空,趴在窗前的企鹅不停地晃着小短腿。它的眼里充满了好奇,遇到想不通的事会翻看一下身旁的书。在书本里面的世界,它彻底地陷入了进去,仿佛眼里现在看到了一艘遨游在宇宙中的飞船,它不是船长也不是船员,它是那艘飞船。企鹅突然想起了少女的房里还有好几本关于宇宙的书,它迫不及待的从窗户上下来,一路跑向少女的房间。到了少女房门前的企鹅,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间里空无一人,原本躺在床上的少女不见了。企鹅看了几眼空荡荡的床,然后走向了书柜,从一堆崭新的书中拿出了几本旧书。...

  • 悔

    母亲 人生如梦,转眼间二十余年已匆匆过去。每当独自一人时,便会回忆起往事。如同电影屏幕般的往事在脑海里不断的回放。不断的用现在的眼光去衡量以前的事。每次思索都有着不同的体会,故此欲以文章已记述,望诸君共勉之。夜已深,忙碌了一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如同燕雀归巢一般,急急忙忙躺在床上。挂上久违的耳机,闭上眼睛慢慢品味。“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爱吃的三鲜馅有人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音乐进入我的耳朵,走进了我的心里。我...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