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他的

  • 最恨秋风悲思忆
  • 杀手

    杀手

    杀手的准则,岀鞘的代价是钱,回鞘的代价是血。雇主的钱,别人的血,自己的剑。任少凌就是这样一名杀手,一个知名杀手,一个只在白天杀人的杀手。他杀人,不出几百两金子不可能。可再多的条件,别人也会答应,因为他的武功是杀手中最好的。尽管他才十五岁,尽管他很清秀,尽管他的师父是毒王。毒王的大弟子,一般都会遵师命成为杀手,二弟子成为新一任毒王。任少凌也不例外。镇远镖局的镖车被少主押着向前走,在一个路口,被杀手拦下。“你是镇远镖局的大公子么?”&ld...

  • 欠自己人的,也不要欠别人的

    欠自己人的,也不要欠别人的

    睁开迷蒙的眼睛,看着枕边还在熟睡的他。他睡得那么沉。我抚摸着他的脸,拇指划了划他那浓密的眉毛。感觉到他平稳的呼吸,熟悉的气味。闭上双眼,鼻子一酸,眉睫挣扎间,流出了泪水。抱着他,把头埋在他的怀里,怕被乍醒的他发现。昨天,他兴冲冲地来见我了。他背着书包,坐在小道旁的花坛石板边缘上,旁边靠着他那装得鼓鼓的行李箱。他在等我。“干嘛带这么多的东西啊!重死了!”我嘟起嘴,笑着说:“猪猪猪——啊你!”&ldqu...

  • 爱上不该爱的人——富二代(一)

    爱上不该爱的人——富二代(一)

    该怎么去说自己呢?该怎么去恨自己呢?该怎么去让自己冷酷呢?他,今年27周岁,一个自由职业者,家庭条件很好,典型的富二代。依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沉迷于股票,爱玩,不定心的男人,但他有一个优点,不乱性。只要他指定了一个女人,他就绝对不会去碰别的女人。我就是他指定的其中一个女人。我跟他的缘起要从去年11月份中旬说起。那时的我刚刚跟男友分手两个月,生活很不自在。也许是贪恋以前吃饭,走路,逛街煲电话粥的习惯,自从分手后,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对于这段感情,我把责任归咎于自己,因...

  • 我们的脚步太慢,依然赶不上地老天荒

    我们的脚步太慢,依然赶不上地老天荒

    我们的脚步太慢,依然赶不上地老天荒。——题记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两件事,一件,是时间终于将我对你的爱消耗殆尽,一件,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我遇见你……我站在阳台上,抬头看天阳光很是刺眼,空旷旷的没有云,风抓不住一点可以依靠的东西。“沫沫!”莫的声音突然很大声的晃进耳朵,循声望去,他在离我一公尺的地方,满脸的紧张,沫沫,别,别做傻事。突然觉得好笑,我只是来捡那只被风吹过来的袜子而已。淡淡的看着这个男人,...

  • 殇情

    殇情

    急骤的铃声将有典型神经衰弱症的他惊醒,虽情不可耐可电话又不好不接,颇后悔为何没关机?“喂。”带点不情愿的含糊的音调。对方许久的沉默。“喂!”音调开始烦燥。“呜……”传过来苦楚但却是久违的熟悉声,好像在哽咽。虽然是第一次听见她的楚恸,他一点都不吃惊,甚至有点乐祸。令他至今在苦思不解的,她为什么要离开尔奇那么执意?那一年正是他意气张扬最春风得意时。他静静的听她哭,也随...

  • 那些早已错过的时光,我们又该如何回去

    那些早已错过的时光,我们又该如何回去

    我从来没想到,现如今你竟然还会跟我说出这一句话:我依然喜欢你!可是我们已经错过了那么久,还能回得去吗?初中三年,我们在初二的时候认识,(因为一些原因,学校在初二时候重新分配班级),你是班长,我是学习委员,我们感情还算可以。后来老班总是能知道我们班上一些事,我们猜测肯定是有人告密,因为老班最看重你,所以自然而然我们就怀疑是你告的密。我们吵了架,吵得很厉害,好久我都没理你,老班知道后狠狠批评了我,我想着反正也过去了就算了,刚想着和你和好,可是我没想到,那天早上你竟然当着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