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人心

  • 柔软的虚伪

    柔软的虚伪

    红尘阡陌,百花妖娆,流年芬芳,氤氲记忆里那些抹不去的浮光。拖一丝游魂,行走于笔尖之上,一路跌跌撞撞,探索着人生的百味。莫然回首,意念深处,嫣然着那一抹柔软的虚伪!——题记某一天,突然感觉,人心虚伪,人生虚伪,世界更虚伪。于是,心,开始失落,疼痛,不知所措。惆怅旋舞,神经的弦断,无奈,闭眼看世界,在沉寂中把灵魂安置。也许,我们就是在虚伪中,慢慢成长,悄悄淡泊,已至于把整个人生看透。人,贪婪。看破红尘,如行尸走肉地活着,既然没了追求,又在等什么?也许...

  • 晴天霜地无情记

    晴天霜地无情记

    相思一串串,梦卷一滴滴,多少凄凉地。醉在相望下,举杯思人人走远,饮梦哭泣泣别等,一灯三更雨,一笑黎明梦,醉也是情,碧云落雨方休枕,芳草再年渡,人能来世问,一渡花蕊,天波水月寂静,年年征心泪,滴滴刻骨船,望穿秋水,不见离恨布相思,古镇一灯灯花染,笑客问许许问泪,闭门千千结,落梦思思苦,未来残局少篇章,眼眸泪珠多坠落,步步莲台吻别,笑在夕阳,梦落黄昏。杜鹃湘江,少年一弦,人望飞雁飞,心追思忆远,冰封一渡,话了心画,东楼朱粉胭脂,西乡思忆过浓,花月满,心约慢,步步痕痕绕远,多少青...

  • 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为悲几何?纵时光无限,也终逃脱不了匆匆流逝的宿命;任沧海无边,也终避免不了沦为桑田的巨变。况人如蜉蝣,似蟪蛄,不过是岁月长河里的一粒沙,时光沧海里的一颗粟,渺小而又卑微,即使手持玉石,也难以卜算出白衣苍狗般的世事变幻,能做的只是屈服于日月凌空变换后的青丝变白发,麻木于时光无情流转中的生离加死别。待千百年后,一切便又会归为乌有,空书写出无数如梦人生而已。少年听雨歌楼,或纵马长歌,或春日陌上游玩,让满头杏花释放的香气氤氲出诗意无忧的青春年华。罗帕掩面的采莲...

  • 鬼妻

    鬼妻

    我的心灵,是无家的瞎眼乞丐,漂流街头,好心的女人将我收留,作我妻,给我温柔,可是我总怀疑,这是为什么,有人说,天高不为高,人心节节高,冷水当酒卖,还嫌猪无潲,我心也不好,有女作我妻,却说看不到,一定要开心,一切不重要,来到庙里求神仙,睁开眼。原来妻子是女鬼,相亲相爱,这几年,吓倒我在地上,模样好恐怖,长长舌头,骨肉血糊,她说,人心不知足,身在福中不知福,善恶美丑,何必太在乎,清醒也糊涂,哀,唉,她便走了,我傻傻几天,饿死街头。...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