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一

一个

  • 夜明珠续(1)——赎罪

    夜明珠续(1)——赎罪

    当女孩不顾一切地冲上来时,那个罪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的灵魂第一次震动了。他眼睁睁地望着那女孩,开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他的世界观完全被颠覆了,在这以前他也杀过人,就在这昏暗的屋里,无数跪地哀求饶命的身影,这些身影在他面前颤抖着,大声哭号着“请放过我,我有我的家,我有我的职责!我有我的……”可他从来都是不顾的。是的,他的灵魂是冰般的坚硬的,可是,这一次是为什么呢?“我不信!”他愤怒地大吼,同时,用...

  • 我在好友贺大学午宴上的演讲

    我在好友贺大学午宴上的演讲

    在好友贺大学午宴上的演讲各位朋友、赵总、嫂子,大家中午好!感谢赵总让我在这个人员足够多、场面足够大、视觉足够强的现场发言,对我来说这既是荣誉,也是压力。说荣誉,是因为他把大家发言的机会给了我;说压力,是因为在坐的都是赵总的亲朋好友,受命发言生怕说错话,念错经,扫了大家的雅兴。好在是今天是一个家庭式的午宴,我想即便有不敬人意的地方,也一定能够得到大家的谅解和宽容。作为赵总的兄弟,我就站在一名家长的角度,简单的谈谈个人的几点感受:首先祝贺赵媛成为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一名新生...

  • 时隔五月再度回首

    时隔五月再度回首

    五月零十二天前第一次在比较有名的文学网站上注册了ID成为了一个网络作家成功发表了第一篇文章《lost》“一袋牛肉干,一袋巧克力豆,一杯茶。度过了属于我自己的一个完美的下午”这是文章的第一句,安静,孤独,忧伤这是我的代表词,我的另一面。一切的一切源于成长。成长的路上丢失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多得我们数不清,理不清。有时候根本不在意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句话都会影响着每个人。只有沧桑的岁月才有悲惨的年轮。在每个时间段都会有不同的人进入你的世界,进入你的生活...

  • 一个故事,终

    一个故事,终

    你依然在我身旁五月十二号,早晨6时08分。当窗台的阳光还没有来得及跟被子缠绵的时候,果果就已经早早的就爬起了床,叠好了被子,她看起来无比的兴奋,一蹦一跳的走出了房间。风轻轻掠过窗台,天空清澈澄明,蝉鸣鸟叫,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妈妈早上好”,果果打着哈欠道。“果果小朋友,先去洗个脸,然后乖乖的把桌子上的面包牛奶消灭掉,不乖乖吃完的话,今天就不带你出去逛游乐场了哦,”厨房里传来了母亲的附加条件,或者,更多的是叮咛。...

  • 众人一词,猪口难辩

    众人一词,猪口难辩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七月份的某一天,一头母猪在我们村的一块稻田里戏水。“快来打野猪呀!”不知是谁在叫,那长长的呼喊声震耳欲聋。正在吃中饭的父老乡亲放下手中的碗筷,扛起棍棒锄头,不约而同地往那吆喝声中赶去……一个、两个,三个……眨眼功夫追赶那头野猪的人数足可组建一个连!有过路的问起,众口一词:打野猪!那头野猪最终在哀嚎声中倒下了,带着十几只快要降生的猪崽离开了这个是非不分的世界,因为人多,它的肉...

  • 想想这些就累了哭了

    想想这些就累了哭了

    来到这里已经有将近五年了,这五年过得很快,也不知道有多少事情曾经拥有的,而现在却什么都变了,都说家是停靠的港湾,也是最温暖的地方,这五年LiLy从一个儿童变成青年,也发生了很多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真的是累了,不想再逞强了。特别是家庭的变化,即使她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去考虑过身为一个学生的压力,从未有去过问一下她的事情,任何一件事情都要她自己去处理,去承担一切。知道寄人篱下的感受的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回去亲戚家,因为那毕竟不是她自己的家,她也可以看懂亲戚们的眼...

  • 与其怀念,不如相忘于江湖

    与其怀念,不如相忘于江湖

    有些事需要经历,有些人需要忘记,而这中间有可能一转身就是一辈子—题记。也许你觉得我可能又要以一个涉世江湖尚浅的小青年,无病呻吟的痛批过往的人事,然后又假装用自己成熟的眼光来给大家灌输一些心灵鸡汤,没错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用懵懂青春混迹职场多年,每月的薪水却连一平米的卫生间也无法购买,于是我狂妄的认为职场就是尔虞我诈,阿谀奉承小人得志的地方,虽然我兢兢业业的工作但心里对职场的人们嗤之以鼻,我讨厌戴有的人带着面具却对你满脸堆笑,倔强而狂妄不羁的性格最终我以愤青的角色离开...

  • 他来了,他走了

    他来了,他走了

    他来了,他走了,他像一个陌生人人走了,他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而我却永远活在过客的回忆中。来年的樱花树下的少年,我还能从他们的身上看到我的影子吗?我永远不想只做一个替代品,所以你从我的生命中离开了,我也想抹掉你啊,可是熟悉的回忆,熟悉的脸庞,我不想只停留在梦中。也许我只能活在回忆中,每每想起你,就是一种冲动。一种对过往的冲动,回忆当时我的笑脸,我想我当时是开心的。17岁的雨季我遇到了你,遇到了能让我伤感的你。我要的不是守候而是陪伴,是你的陪伴,而你什么都不懂。对不起...

  • 雪

    冬天了,雪吹来了。啪啪地响着,窗户是打不烂的。雪白的农场,冰冷的风,一位孤独的老人。她脸上锁着着急的皱纹,徐徐地在雪风中行走。今天太怪了,雪突然就在昨晚来临,早上爬起来呼清窗户,整个农场都冰凉凉的,到处覆盖着雪,农畜也见不到了。老奶奶起床后,马上就去看农场,她拄着拐杖,急急走向鸡窝,嘴里一直念叨着鸡蛋,鸡蛋。打开栅栏门,她朝鸡窝里望了望,老母鸡正蹲在里头。她靠住拐杖,把鸡用双手抱出,费劲地安置好母鸡后,又去看鸡蛋。她蹲在鸡窝里细细地数,一个、两个、三个,一个个都热乎乎的,...

  • 朋友圈,是鉴定爱情的圣地

    朋友圈,是鉴定爱情的圣地

    编辑荐:恩爱不秀,是因为不够爱。有人说,这世界上最大的冒险就是爱上一个人,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全身心的投入付出,最终会换来什么结果,这就像是一场豪赌,你明知可能会输,但是忍不住投身其中,其实你真正需要的并不是输赢,而是一个能令你收手的人,因为最终征服你的人,会令你失去爱其他人的能力。而如果你交付了一腔痴心,对方并不急于把你们的关系公之于众,那么你还愿意继续下去吗?合租的女孩问我,怎么看待“不秀恩爱,死得快”这个问题?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我的一个高...

  • 浮生六记【纪念南康白起】

    浮生六记【纪念南康白起】

    【这是南康白起的生前的小短文,因为字数和内容原因删减了一些。谁能告诉我非法字符到底有哪些,我要被逼疯了!】有一次谈起人与人之间的缘份,我说:“真可怕,你生在陕西长在甘肃,我生在辽宁长在内蒙,相隔了几千里。中国有十三亿人口,而我们竟然考入同一所大学,住同一个宿舍。算一算,机率小得吓人,万一哪里出一点错,我就遇不到你了。”这么一说,便觉得生命中多了点玄学的味道。冥冥中是不是有一种神秘难解的力量指引着我们,两个圆在某一点交错,我们便相遇。或者,一切都只是偶...

  • 我拿什么去爱你

    我拿什么去爱你

    《我拿什么去爱你》原创 李梦林夕在一阵阵的腹痛中醒来,这样的疼痛一直折磨着林夕已经好几个月了。林夕刚要起身下床吃药就听到丈夫在睡梦中喊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林夕的心痛的快要窒息,她不仅仅是因为丈夫时常在睡梦中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而是因为在半年之前检查出了胃癌晚期。当林夕拿到诊断书的时候整个人都崩溃了,从一开始检查都一直是林夕的闺蜜陪着她,林夕的老公从未陪着她来过一次医院。林夕趴在闺蜜的肩上哭的一塌糊涂,闺蜜也一直安慰着她,没事亲爱的,说不定有奇迹发生呢。林夕摇摇头说,不...

  • 落花泪

    落花泪

    花儿笑,花儿美,花儿风光,花儿飞,那一瞬间,那么疼,那么冷。 在他人的眼中,你是一朵花,仅仅是一朵花而已,在我的眼中,你不只是……。我曾想着我要努力,凭借一颗单纯稚嫩的内心,做着天花乱坠的梦,我想我可以,我鼓足了决心与勇气,从未如此“单纯”,我冲动了,触碰了最后她的最后一条底线。 那是一个寻常的星期日,而是个不寻常的我,外面依旧温暖和煦,阳光依旧普照大地,风儿依旧细腻可人,人们像往常一样,来来往往,我有信心,我有勇气,我表白...

  • 日出

    日出

    太阳微笑着从东边升起,大地却在沉睡中忘却了昨日的邂逅,但太阳依旧笑着、说着,如同初见时的寒暄,于是,这世间,便有了日出。——题记太阳终于用它的光芒捅破了黎明的最后一层薄纱,将温暖和光明一股脑地倾倒出来,淹没了一座矮矮的山丘。山脚下的医院,此刻也浸润在一片温馨中,从楼顶的瓦砾,到洁净如洗的窗户,再到或是淡蓝或是薄荷绿的帘子……两个六七岁的孩子的脸从淡蓝色的帘子下钻了出来,一个是女孩,一个是男孩。两个孩子都是这所医院的病人...

  • 我努力读懂泪

    我努力读懂泪

    见过一个父亲的泪,满身疲惫的风尘,他先是呆呆地蹲在一隅,后来用手捂住脸呜咽。双肩不停耸动,单薄的身影好似深秋之夜上一枚欲抖落的树叶,眼泪不间断的从指缝中流出。爸爸和我说过这样一个人故事: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伴着向日葵的呢喃,一个满脸通红的婴儿睡在那嚎啕大哭。走上前去,襁褓里还有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上面隐约能看见写着一个日期和乳名。再把孩子抱起后他静静的坐在那等着,直到看见孩子饿的哭闹不止,才将他带回了家。版权作品,未经《...

 22    1 2 下一页 尾页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首页/栏目广告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