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炉工与校花 约的熟妇同事

情感网文 2020-06-30 03:01:05

“我们不收钱,你们住吧”其中一个小孩直言不讳的说。

张灵雅见太阳已经近中午,她还要回去做饭,顺带说说她给顾爷爷带来的麻烦。便道:“杨阳你先照顾他们,我要回去做午饭”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师兄你看我们怎么办,那位姑娘走了”其中一位娇俏女子开口问俊朗的男子。

男子沉吟,他苦笑,他还不知刚那位女子叫什么名字,为何恰好能住在东柳湖旁边,真的耐人寻味。他沉吟良久道:“我们先打听打听,看看是否能靠近那个地方,不能靠近在做细密安排。少不得还需要费点功夫。”

而清风似乎抓住了良机,他缓步走到那些受伤的孩子面前,温和的说:‘我有办法让你们的外伤快速的治愈’

其中一个男孩不屑的说:‘我们过两天自然就好了,不用’

最小的8岁男孩诺诺的说:‘真的吗,我的大腿好疼,你能帮我吗’

“虎子,你别上他们这些外地人的当,小心有诈”一个男孩道

“刚哥,我真的很疼,这位大哥哥说要帮我们,我们为什么拒绝。”

“他帮你肯定有目的的”

“那那位姐姐帮我们,有什么目的”

“总之哪跟哪不一样,虎子你小,你小心点,别被狼吃了”

清风见孩子争吵,他和煦的笑着,也并不在意这些孩子的反对,他主动取出玉瓶,先给最小的虎子上了药,完后又一一的帮这些孩子服药,虎子道:‘大哥哥的药真神奇,果然不疼了,哇,我这里的伤口愈合的好快。’

清风做完这些,他温和的说:‘那我能送你们到东柳湖哪里吗’

虎子最小没什么算计,一口答应,并谢谢大哥哥。

而张灵雅一个人赶回东柳湖居所,还没进门,被邻家渝大娘一把拉住道:“我老婆子在这里等你一上午,你到我家坐坐,我有话对你说。”

张灵雅明显的有点为难,但也不好意思拒绝,她委婉的道:‘大娘快到中午了,我要回去准备午饭,以后在坐,日子还长’哪知渝大娘根本不管张灵雅如何推脱,一个劲的拉着要进她的院子。

顾爷爷不知什么时间在自家院子门口喝着酒,突然道:‘臭不要脸的死老太婆,都说了不去,你还硬拉。’张灵雅听见惊呆,顾爷爷怎么出口这么臭,好歹渝大娘也是好意邀请。顾爷爷又道:“还不快回去做饭,今天惹的麻烦还嫌不够。”

张灵雅一听这,她头低下,轻轻的挣开大娘的拉扯,没想到大娘的力量这么大。所以她用了些紫气才挣脱,大娘更加两眼冒金光的道:“闺女,你来大娘这里,大娘保准好吃好喝供养你。”

张灵雅不懂这又是哪一出,她勉强的笑了笑道:“谢谢大娘,我去做饭了。”

渝大娘不死心,见张灵雅进了院子,她还是喊道:‘闺女,大娘护定你了’

顾爷爷酒葫芦一收,背着手准备进院子,被渝大娘一把扯住道:‘你这个死酒鬼,你说你把人家姑娘怎么骗到手’

顾爷爷显然得意的一笑道:‘秘密’说完头也不回的进了院子,那个得意,恐怕只有渝大娘知道。渝大娘眼珠子开始活泛起来,日子还长。渝大娘笑盈盈的进了自家的院子。

张灵雅在东屋内心焦虑,她不知道该如何对顾爷爷说这些小孩的事。她似乎六神无主,忙着里忘记哪里,见顾爷爷背着手走进堂屋,她不知道的事,清风治疗好小孩们的外伤,基本上可以行走,正带着来东柳湖的路上。

张灵雅心神不宁,索性不做,出了厨房,没走到堂屋便普通跪倒在地道:“前辈,晚辈擅自做主,收留了8个孤儿,请前辈原谅”

屋内传来漫不经心的话道:‘恩,你愿意收留就收留,不过以后出事你要负责,与我无关。’

“多谢前辈”说完张灵雅磕了一个头,刚准备起身,院子里多出9名小孩和一个大人,只见最大的16岁,率先普通跪倒,接着一个个小孩都跪倒在地齐声道:“多谢顾爷爷,我们以后都会听话,保证不闯祸。”

屋子里并没有人回答,张灵雅看到眼前的一幕,她赶忙让起来,带他们到南边的客房,这个房间虽小,设施简单,关键不漏雨,大伙挤在一起总会有家的感觉吧。杨阳眼明手快,负责安排住处,最大的那个名叫陈平,今年16岁,父母离世已经9年多,张灵雅检查过,筋脉粗壮,除了祖窍穴堵塞,其他都无异常。其实张灵雅存了心,想帮这几个孩子在空闲时间帮他们疏通经络,说不定还会走上不一样的路。陈平毕竟大,年轻又有力量,徒手劈柴,又有小孩在哪里烧火,淘米的淘米,张灵雅见这么多人手,发现昨天买的米和面有限,于是又取了一些银两交给杨阳,让她负责买米卖肉,打酒。

清风淡然的看着院子里每一个角落,他似乎在观察着什么,他不停的思考,好像很疑惑。张灵雅看了一会清风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忙碌自己的事。

很快中午饭熟了,张灵雅让陈平请顾爷爷吃饭。由于桌子太小,只能容下4个人坐,于是除了顾爷爷而外,就剩下张灵雅和清风,小孩们很自觉的端着饭,满院子站着吃饭。张灵雅今日并无多大胃口,简单的吃了点,她觉得,不能每顿饭都如此站着吃,他等孩子们吃完,和杨阳陈平等大点的孩子商量,买一些桌椅板凳还有床,总不能大家在地上睡觉。

小镇虽小,但五脏俱全,很快置办妥当,大家一直忙碌到吃过晚饭,总算安动下来。于是尴尬的事情来了,没有清风的住处,白天忙碌忘记清风也需要床,张灵雅无奈的道:‘清风,你能不能和小孩们挤一段时日,我知道不会长久呆在这里’清风无所谓的道:‘没事,我睡哪里都行,比如和师妹一个屋子也行,过过夜而已。’

张灵雅一听这是什么话,好心收留,还被调戏,她冷着脸也不管清风的态度“你愿意和孩子们挤在一起,便可以留你过夜,如果不愿意,清风道友门在哪里。”说完指了指,又安排了几个小一点小孩,并答应他们从明天开始,她教他们练剑。弄完一切后便自顾自的进了自己屋子。

白天小镇没有任何异常,由于西头缺少几个少年,显得更加寂静无声。小镇内敲梆子的声音时不时响起。张灵雅晚上继续修炼段神,她又和平常一样看看珠子里的小白,这是她给起的新名字,只是这个小白并没有理会过她。呼呼的大睡,好像永远也没有醒来的时候。

天很快的亮了,张灵雅是被院子里的脚步声吵醒,发现小孩们个个精神奕奕,院子已经被清扫干净,在看看水缸也满了。张灵雅刚出东边厨房,陈平抱着一抱柴火走了进来。她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这些孩子都是如此的吃苦耐劳。恻隐之心又一丝的动摇,其实昨晚翻找过,剑法除了她师父交给她的这套,还有门中在典藏室里一些凡人武功。她想经过改动,弄一套适合这些小孩的一套剑法,毕竟这里灵力被封印,以后这些少年长大也要有一口饭吃。

她朝着大家招手道:“以后每天早上练武,等你们长大了也好讨媳妇。练的武功,我所知道的有限,有一些并不能联系,我想今天我先教大家打坐吐纳。你们一个一个的来,我先帮你们疏通经络。”

少年脸上个个喜悦,大一点的一直盯着张灵雅,小一点的直接笑弯了眼睛。其实张灵雅之所以让他们一个一个的来,就是帮他们用紫气疏通祖窍穴。

一个一个的被张灵雅疏通,最大的陈平16岁,他感受最直接,虽然没有法门口诀,筋脉的力量夹杂长久以来的阻塞,他隐隐的出现暴烈之感,就在刚刚化为乌有,他不由自主的席地而坐,眉心渐渐的凝聚出火焰的标记。陈平一个人带头,其他小孩也都是在张灵雅帮他们疏通后,打坐起来,眉心的标记不一样,陈平的是火焰,杨阳的是木桩,张灵雅看不懂那是什么印记,其他几个她都能看懂,金2个小孩,火3个,水2个,土1个。

就在这个时候,顾爷爷突然急匆匆的到了张玲他们所在地方,一个一个探查众小孩体内,稍等一会,他高兴还是什么,背着手出了院子。

过了一会,顾爷爷又带了一帮人进来。直接让他们排好队,这次最大的离谱50多岁的老头也有,20到30的居多,还有几个看起来像五六岁的模样。

顾爷爷道:“丫头,刚刚你帮他们打通,现在你在帮这些人看看,是不是能打通。”

其实这些事很简单,所以张灵雅没有推辞,大家依次排序,张灵雅这次花费了点时间,因为她需要探查一下是否有阻塞。大家都有阻塞,问题也帮着疏通了,并没有出现这些小孩额头上的印记。20岁以上都没有印记,五六岁的几个小孩,还有几个丫头,只有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小女孩额头出现水的印记,其他都没有。顾爷爷把这没有印记的遣散。于是他又急匆匆的出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