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恩不要吸我花瓣了_我和母亲在麦子地里

情感网文 2020-06-29 21:03:05

百里觎想看的这场热闹,终是没能看成,莫家祭坛外围围墙实在是太高了点儿,墙下也没有狗洞可以钻,她叉腰仰着头目视天边夕阳余晖,任凭身边来往行人如潮水般在她身侧串行,最后也只能神情黯然的边用袖子掸灰边发出一声长叹。

“这算什么事儿,不白忙活半天么,呸!不过江溯怎么又跑到信州来了,这可是妖界的管辖,如若被妖皇察觉上报到天界,他那天帝舅舅还不扒掉他一层皮?”

江绾借着百里觎的嘴尝够了糖葫芦,这会儿也来了精神,开始逐渐话多起来。

“少主既然都从囚龙潭出来了,为何还不回妄海呢?”

百里觎抱着胳膊来回踱步,看着紧闭的大门耸耸肩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可能他憋坏了,好不容易出来就到处转转透透气呗。”

江绾沉吟片刻,有些犹豫着继续道

“那……那你去问问他到底何时会回去。”

百里觎略微一愣,随即不禁干笑两声。

“哈哈哈哈哈,江姑娘说笑了,我算哪一号人物啊我去问他,再说他也得认识我才行,前阵子我上赶着和他攀谈可没落什么好下场,以后我必须躲他远点儿。”

情谊归情谊,但该记的仇还是要记,她迟早要跟江溯好好算算囚龙潭的那笔帐。

“你躲不过。”

“你说我躲不过?我偏说我躲的过,不信走着瞧。”

百里觎刚抬脚欲走,江绾便在她脑中叹了口气,有些惋惜道

“不用瞧的……你身无分文,又不打算再回去与你师兄结伴,不寻少主蹭吃蹭喝的话,你就只能露宿街头了。”

她闻言将刚抬起的脚又默默踏回了原处,思忖片刻还是决定蹲回到门口墙根儿底下等江溯出来,然后再如江绾所说一般找他蹭吃蹭喝。

识时务者为俊杰,置气也犯不着和自己过不去,此次妖界之行还不知需要多久,难道她还真能一直风餐露宿不成?

“算你说对了。”

百里觎晓得自己是极容易睡熟的那一种,因此片刻也不敢闭眼,即使明知江溯随行莫家出来的阵仗和动静绝不会小,那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硬是瞪着眼从黄昏日落等到残月高悬,不过还好她没睡……因为门终于再次打开之时,只有江溯背着手悠哉悠哉的独自从里面走了出来,这回他连马都没骑,想来是莫家的人在祭坛内有别院以供居住,而他作为外人不便在此留宿。

“这位少侠请慢行。”

江溯看着猛地起身窜到他眼前的百里觎,下意识后退两步,待看清她样貌又认真打量了几眼后,顿时弯着眉眼笑了出来。

“我原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竟还真是你。”

百里觎看着江溯喜不自禁的模样,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在高兴什么,只不咸不淡的扯了扯嘴角,抱拳意思着对他拱拱手。

“是我没错了,难为你还认得出来。”

陌城是座不夜之城,倒不是说它不会黑天,而是因为各界人口混居,因此即便入夜,路上也依旧灯火辉煌、人流穿行,江溯于长街上左右看了看,确定百里觎只是孤身一人后继而问道

“姑娘是在等我?”

百里觎这会儿说话底气十足的犹如要拦路抢劫一般,甚至还叉着腰开始活动久蹲之后有些发麻的胳膊腿儿,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打人。

“是在等你,有些话想要问你,问完我就走。”

江溯看着她若有所思的微微颔首,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抱歉,我原想办完事便回去换你出来,可你怎么从潭里逃出来了?”

百里觎自囚龙潭之后对他始终压着一口怒气,故而从方才开始说话语气便不算好,可待斜睨了江溯一眼,见他笑的一脸人畜无害后,偏又没法再同他多做计较了。

说到底,他并没有与自己相交千年的记忆,又怎能要求他对初见之人就有什么情分呢……像他们这样的人,损人利己实在是常态。

百里觎冷笑一声,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到旁处后若无其事的摆摆手。

“不提也罢。”

见她不愿再提,江溯倒也没继续追问,于是顺势转回到方才的话题。

“那姑娘在此等候我许久,是想问我什么?”

百里觎瞥了他一眼,伸手虚颠了两下,搓了搓手指道

“能不能借我点儿盘缠,不用还的那种。”

江溯茫然的看了看她伸出来的手,垂眼间不自觉抬手握住她指尖逐渐收紧,百里觎摸不清他的意图,生怕他把自己手指头捏断,连忙将手从他掌心抽了出来。

“没到击掌为盟的时候,这手你还是别乱握为妙,容易让我想起初见时那段不怎么美好的回忆。”

眼前之人似是突然回神儿,无声的垂头笑笑,复又抬眸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底澄净如江。

“那件事不算小事,姑娘耿耿于怀也是人之常情,只是那却并非是我的本意,既然有缘再逢,不如姑娘给我个赎罪的机会?”

“我不是给你了么,我问你能不能给我点儿盘……”

“姑娘既然都随行至此了,不如到舍下与我一叙,有些话绝非三言两语能说的清的,还是坐下慢慢谈的好,等将一切说清之后,我自会奉上姑娘所需的盘缠。”

百里觎想说我随行你?你也不看看自己有何值得老子随行的……不过这单纯逞口舌之快的言辞,在她听到江溯最后一句话时,就毫不犹豫的重新咽了回去。

不是谈话么?走啊!谈啊!

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江溯竟然与她孤男寡女在住处的院子里对月饮酒……他要早有这能耐,何至于一直孤寡?

百里觎坐在石椅上看着江溯递过来的酒盏,伸手接过来一饮而尽,吧唧吧唧嘴后觉得味道不错,又将酒盏置于桌上递回到他眼前,示意再来一碗。

“你若是想同我解释囚龙潭那桩事,就大可不必了。”

借着院里悬挂的灯笼光亮,百里觎将江溯脸上的细微神情看的一清二楚,他眼里蕴着暖意,一边捏着酒壶替她斟酒,一边柔和的说道

“当时匆忙,我没来的及好好与姑娘介绍自己,后来想起来,多少有些遗憾。”

话音与倒酒之声齐落,江溯仰头将酒壶里剩下的酒肆意倾斜入口,而后擦了擦不小心溢出的酒水,笑眯眯的以肘撑在石桌上,半弓着身凑近百里觎。

“在下姓江名溯,表字怀夜。”

百里觎端起酒盏再饮一口,淡然与他对视,心想我当然知道你叫什么,不然当时怎么能连名带姓的骂你呢,只可惜你没听见罢了。

“不知道姑娘是否有兴趣,与我一同繁衍后嗣。”

(//)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