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女婴嫩苞\男生放学把我带回家

情感网文 2020-06-29 21:02:25

沈青岩躺在躺椅上,看见贺东穿着感的泳裤朝她走来,一下把她拉起 ,然後将她抱到泳池边,一下抛了进去。沈青岩只觉得水全部朝她的口鼻涌去,但是很快一个温暖的唇覆在她的嘴唇上,那唇撬开她的贝齿,慢慢搔刮着她的上颚。

哈男人带她破水而出,沈青岩大口的喘着气,眯着眼看着勾着嘴唇笑的小叔,小叔,你

男人再次堵住她的唇,炙热的手掌在她的腰间抚,一股颤粟传遍全身,沈青岩慢慢把手臂环上男人的肩膀,感受着坚实的臂膀带给她的安全感。

贺东把人压在池边,一点一点的解开少女的扣子,这副迷人dòngti他已经肖想太久了。少女纤细的腿缠绕着他,火热摩擦着少女的大腿内侧,辗转吻着少女的唇,贺东蓦地一把扯开少女的diku

就在男人进入的那一刻,沈青岩咬破了他坚实的臂膀。

沈青岩忽而睁开眼,只觉得全身发热,她慢慢坐起来,朝泳池看去,发现那里早已空无一人,沈青岩拍拍脸,让热度退下。

晚饭的时候,贺东穿着宽松的居家服坐在那里。

沈青岩过去帮忙端碗,走过贺东的时候,她发现在贺东的肩膀上,露着一小块咬痕,她心里一惊,手里的碗应声而落。

贺东一把拉过沈青岩,问:怎麽了没事吧

沈青岩摇摇头,说:没事,但是小叔你的肩膀

噢贺东伸手了,说:我也不知道怎麽弄得,今天下午游泳後就有了,可能是不知道在哪里碰的吧。

哦。沈青岩点点头,满脑的迷惑。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l; &quo;uf8&quo; src&quo;hp:vp.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quo;&g;

郾城下的第一场雪在半夜,雪下的很大,像鹅毛一样。

沈青岩睡到半夜被噩梦吓醒了,这是她第三次做这个梦了,她擦掉额头的汗,想去喝杯水,意外的扫过半敞着的窗帘,发现外面一片白,沈青岩惊喜的跑到窗台上,打开窗户,把手伸了出去。

下雪了耶。

她扯过毛毯,坐在窗台前,看着白成一片的天和地,脑子一点点的清明。

沈青岩还记得她十岁的时候,郾城也是下第一场雪,家里的孩子都在外面打雪仗,爷爷在和亲戚喝茶。而她在卧室里写作业,她记得大舅的孩子拉她去打雪仗,那是她第一次和小朋友打雪仗,以前父母在的时候,妈妈沈荷怕冷,贺西心疼她所以从来没带沈青岩去打过雪仗,所以尽管那时她不善言辞,却心里也是欢喜的。

想到这儿,沈青岩闭了闭眼睛,那天她被喂下了十个雪球,那冰凉的雪球让她半年都没有在开口说过话,她记得她的嘴唇被冻得失去了知觉,她躺在雪地里,看着那群孩子拍着手,脸上带着的笑容,好像跟雪一样纯白无暇。

今晚她梦见沈京掐着她的脖子,叫她小biao+zi,扒开她的衣服想上她,她还是拿起桌子上的板子,却怎麽也落不下手。

那两天晚上也一样,地点换了,动作却一变未变。

外面的雪覆了厚厚的一层,沈青岩露出一个笑容,躺回了床上,至少现在她有一个疼她的小叔,一个温暖的家。

半敞的窗户,外面的风徐徐的吹着。

所以一大早沈青岩就没能起来,她头昏昏沈沈的,裹紧被子,把头也缩了进去。

贺东本来想带着沈青岩去采购,当然一开始他是想让王妈买好菜,让服装顾问选好衣服送过来就行,但是那天李渝缠着他让他带她去买衣服,贺东有些不耐烦,让她叫服装师置办,但是李渝撒着娇说,那哪能一样啊,你带着我呢,就好像带着个女儿,你不想享受一下家庭的快乐当然这些话换来只是贺东的信用卡,他才不信李渝会想要所谓的家庭的快乐,不过是变样撒娇,要几件金贵东西,给她就是了。不过却让他想起了沈青岩,她在沈家估计没享受过几回家庭的快乐,所以他想给沈青岩最好和最温馨的。

但是为何已经八点,人还没起床呢

沈青岩一向早睡早起,最晚起床也没超过七点,贺东担忧的敲了敲她的房门,敲了好一阵才听见沈青岩沙哑着说:进

贺东推门的时候,感觉到一股冷风扑面而来,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怎麽没关窗户呢贺东把窗户关上,然後又去看床上的人,了额头,说:发烧了,我去拿药。

给人喂下药後,贺东又让王妈拿了条被子给沈青岩盖上,才安了心。

晚上七点,沈青岩在饥饿的召唤下,醒了过来,烧退了,但是因为躺了一天又未进食,所以头晕晕的。她坐起来,想要下床。

所以贺东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沈青岩摇摇晃晃的,快要跌倒,在人倒下的那一刻,贺东把人扶住了,着额头不那麽热了,才放下心来。

坚实有力的臂膀托着沈青岩,她抓着贺东的衣服站起来,软软的说:小叔,我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