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艳遇舒慧第一部|我给校花酒里下了春药

情感网文 2020-06-29 18:03:48

陈大雄已经将近一周时间没有跟余娇接触过了,现在被她这么一推,也管不得场合和时间,直接抱着她将她困在电梯间的墙角里哀哀地索求起来。

余娇心里可是一丁点儿都还没有原谅他,见他如此放肆哪里肯依,一顿拳打脚踢地喝斥他赶紧放手。

已经昏了头的男人耳里听得她咿呀软语,恨不能直接吞了她,怎么可能放开她。

“你、你你好大的胆子……”

余娇拼命挣扎了好久,当她认命地发现自己逃脱不了时,才推抵着他的额头,气急败坏地要求道,“别在这里啦!”

陈大雄知道她这是从了自己,一把抱起她高兴得犹如火箭一般地将她带进了反方向的楼梯间里。

楚昊家中。

林淑贞和林月芬已经过来陪同楚昊父子吃完了早餐,余娇却还不见人影。

林淑贞和林月芬二人心里起疑,便委托林月芬去向舒小容问个明白,林月芬就牵着楚人杰,将他带到了二楼小客厅里。

舒小容正拿着手机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等着余娇和楚人杰进来上课。

见带着楚人杰进来的人不是余娇,而是林月芬,她心里顿时暗叫一声:

不好,余阿娇那个疯女人肯定又搞出什么幺蛾子了!

“呵、呵……芬姨,阿娇呢?怎么她还没有上来,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她应该要开始给小杰上数学课了。”

“我还想问问你呢,容容,你知不知道娇娇跑哪儿去了?她今天一大清早就过来这边了,可是,我们都已经吃完早饭了,还没见到她的人影,打她的电话也无人接听。你说说,她到底去哪儿了?”

舒小容微微一愣,下一秒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脸蛋突然爆红,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

“我、我我这个,我也不知道啊。芬姨,我一进门就上来这里坐着了,我也没见过她啊。”

“我知道,你也没有见过她。”林月芬笑了笑,笑得人毛骨悚然地继续问道,“但是李星说你今天早上把陈大雄带过来了,不是吗?他人呢,你把他叫出来让我瞧瞧,我想问问他,娇娇都已经跟他分手了,他还跑过来干什么?”

什么?!

想也知道,林淑贞和林月芬不可能主动询问李星,肯定是李星自己为了讨好她们,主动把她和余娇给出卖了。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李星说的不对,你并没有把陈大雄带进林隐公园来吗?”

舒小容急忙站起来,连连摆手道:“不不不,她说的没错,我确实把大雄带过来了。那是因为阿娇有事想要跟他谈一谈,具体他们要谈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林月芬呵呵一笑,竟道:“没事,你不清楚我清楚。她是想问问陈大雄,愿不愿意跟她一起去湘妃阁里吃个饭顺便见一见她肖叔叔,对不对?”

“噎!”

舒小容霎时大惊失色,不明白林月芬是如何得知这件事的。

难道是楚昊想通了终于打算出手治一治余娇,所以把昨天中午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那那他到底说了多少,只说了余娇要带陈大雄去见肖仓的这个结果,还是把肖仓质疑余娇和肖千付有一腿的这个原因,也一并说了出来?

不知道度在哪里的舒小容,只好鼓起勇气,问道:

“芬姨,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啊?”

“哼,就是她肖叔叔昨天突然来跟我们报喜,说娇娇有了个初恋男友之类的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通,我们一追问,才知道她要带陈大雄去湘妃阁的事。”

林月芬把自己的消息源头大方地告诉她后,又问道:“娇娇不是答应我们,要跟陈大雄断绝来往了吗?为什么她还跟他扯在一起理不清白?”

舒小容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肖仓没有把肖千付说那些混账话也一起告诉林月芬他们。

“芬姨,阿娇也许只是跟肖叔叔说着玩的吧,昨天中午我肚子饿得很厉害,一直在闷头吃饭,没听清他们在讨论什么。所以,具体情况究竟怎么样我真的不太好说,还是等阿娇回来,你们亲自去问她吧。要不然,你们去问楚昊也行,说不定他有从头听到尾。”

林月芬狐疑地打量了她几眼,就说:“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我也不追问你了,你帮我给娇娇打个电话,问一下她现在人在哪里吧。”

“哦、噢,好的。”

舒小容不敢不从,拿起手机给余娇拨了一个电话,心中却默默祈祷着她不要接绝对不要接。

没想到,她不仅接了,一开口打招呼的声音还断断续续如泣如诉一般沙哑吓人。

连舒小容这种小菜鸟都听明白她现在正在做什么了,更何况是林月芬这个已经生过孩子的妇人。

趁着舒小容还在呆愣之际,她已经猛扑过来,抢走她的手机,冲着电话那头的余娇怒吼道:“娇娇!你在做什么混账事!你想把你贞姨和我都给活气死是不是,还不赶紧给我回家来!”

余娇一听打电话的人不是舒小容,而是她,“啪”一下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气得林月芬将手机一甩,立即调头跑下楼去找林淑贞,两人草草商量了一下,便叫丁仁、郑豪和匡威等人赶紧四下散开去找人,一定要把余娇给带回来。

舒小容躲在一楼楼梯间,将她们俩的反应看在眼里,连忙又打了个电话给余娇,想通知她快点完事,要不然被人抓个当场那她可就要糗大了。

没想到,余娇吃一堑长一智,这次连她的电话都不接了。

急得她没有办法,就想冲出去找人,最好让她抢在丁仁他们之前先找到人为好。

可她刚跑到电梯间,还没去按电梯外呼按钮,就见陈大雄扶着余娇从对面走了过来,看她眼窝带泪双脚打颤的样子,就知道她刚刚肯定被欺负得很惨。

“余阿娇,你这个疯女人!”舒小容飞一般跑到了他们面前,把余娇从陈大雄怀里接了过来,怒火腾腾地大骂道,“你不是说不原谅大雄吗,为什么又跟他纠结在一起,你是不是说话不算话啊!”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