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上女领导唐成_把奶尖送到王爷嘴巴上齐水儿

情感网文 2020-06-29 15:04:53

上一刻才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下一刻这声音就到了屋前。只听见铃兰环佩环绕的脚步声里一个爽利的声音传来:“絮儿,你还知道醒啊,啊?”

伴随着声音进来的是一个身穿月白绣花裙的女子,看不出年龄来。可是只一眼,雪若嘴里就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娘!”原本不怎么能动的脖子居然不由自主的缩了一缩。

脑袋里面却想的是:“妈妈咪呀,这些人都是吃什么长大的,要不要这么美。对了,刚才我叫了什么?娘?唔,娘?看样子灵魂虽然消失了,可是有些刻在骨髓流淌在血液里面的东西却怎么都忘不了。至少遇到了这个身体原主人的亲娘,自己不记得,身体却会自然反应出来。”

“你这死丫头还记得我是你娘啊,嗯?你看你这混成了什么样子,我从你这院子外面一直到你屋里,连个鬼影都没见到。

你给我说,你这九亲王的王妃是怎么当的你。床头除了这我给你陪嫁的丫头,连个端茶倒水的都没有,你好好给我说说。这次要不是你出事我过来,我是不是到死都不知道你个死丫头过成了这么个样子。”沐夫人顺势坐到床边,一张美丽的脸上写满了生气。

雪若吓得缩着脖子想,“这个娘亲生气起来好吓人啊,不过每一句话里透露的都是满满的关心,就是一会说到激动处不会把我从床上拖起来揍一顿把。”

雪若的心里打着小九九,这时一个浑厚的男声传来:“紫苓,你看你把絮儿吓得。她才醒过来,有什么事不能以后再说啊。”

雪若抬头顺着声音望去,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映入眼帘,男子站在沐夫人身边,背对着窗子,逆着光五官看不太清,只是周身有一种自成的气场。

“爹”雪若叫到。又是不由自主的声音从嘴唇溢出。看见这个男子,雪若的心不自觉的就觉得心暖,好多破碎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里,幼年时被这个男子顶在肩头逛集市、年长些在这个男子面前撒娇、被母亲责骂时躲到这个男子身后……无数破碎的画面涌来。

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心暖却又心疼,这是把自己疼入骨的人啊。身体在的悲伤,仿佛在替原来的灵魂哀嚎,再也不能相见。这些,这么重要的人,都再也不能相拥。

雪若突然想到了自己远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父母,不知道他们在知道自己的消息了之后又会是怎样一番场景。想着眼泪更是如同雨下。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既然在这个世界重活了一回,自己一定要替这个身体好好的活,不仅是为了自己,还为了那些疼爱了关心着这个身体的那些人。

这一刻,雪若灵魂才真正的融入了这个世界,她不再觉得自己漂浮无依,她是沐雪若,沐絮儿,是面前这对夫妇心疼的女儿。她还有一个还没见面却宠爱有加的哥哥,还有所有的这一切。

沐老爷看着雪若,说到:“好了好了,醒了就好了,絮儿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雪若拉回思绪,老实回答到:“爹,娘,絮儿不孝。醒来之后絮儿发现自己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空,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可是我看见我刚才进来的的时候你还没把我给喊错啊,丫头。”沐夫人说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其实连你们也记不得的。可是一看见爹娘我就觉得你们就是我的爹娘。”雪若继续低着头说,她实在没有勇气告诉面前这一对父母,他们的女儿已经死了,现在在他们面前的只是一个占了他们女儿躯壳的异世界的灵魂。

“没事了没事了。”沐夫人坐在床沿抱住雪若说到,“只要人还在就好。”雪若靠在沐夫人身上,闻着沐夫人身上淡淡的幽香,心中一片安宁。

碧荷泡了茶端来送给坐到一旁的沐老爷,立到一旁。说到:“老爷夫人,刚才刘太医来给小姐把过脉了。说是没有大碍,就是小姐失忆能不能再恢复,刘太医也不能确定。刚才刘太医给开了一张方子说是以后就用这一张药方。”

碧荷从怀里拿出刚才贴身收好的药方,递给沐夫人。沐夫人看了一眼递给沐老爷,说到:“刘太医是太医院的院首,这么多年来声名在外,他开的方子还是非常稳妥的。”沐老爷看着方子点点头。

沐夫人看着碧荷说到:“拿到方子怎么还不安排人去拿药,还揣在怀里做什么呢?”

碧荷回答到:“碧荷也是想去拿药的,可是碧荷出去了小姐房里又没人照看。让屋外的小丫头去办,碧荷又不放心,碧荷正为难的时候小姐就醒了,然后老爷夫人也来了。现在老爷夫人都在这里,碧荷就去外院找陪房林嫂子,让林嫂子出去拿药。”

“王妃跟前确实不能少了人照看,现在你去吧,我们在这呢。”王妃说到。

房内沐夫人又开始教训雪若:“丫头,本来你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做娘的不应该再说你。可是,你自己看看,你把自己弄得,一身伤不说,你看看你屋内,连个服侍的丫鬟也没有。静香的事情我听说了,你从小跟这丫头感情不错,我才将她给了你陪嫁。

这丫头为了救你,她也是死的不冤。她还有个弟弟,听说读书不错,一直都是她在照应。以后他弟弟我会安排的,只要他想读书求功名,一定让他读下去。不会亏待了他。也不枉他姐姐跟你主仆情分一场。”

“静香就只有一个弟弟了么,他们姐弟相依为命,他弟弟失去了唯一的亲人,肯定非常难受,还请娘一定要好好照看。”雪若说到。

“这个你放心吧,对我们沐家人有恩的人,娘一定不会亏待了。只是丫头,给你的两个陪嫁丫头就只剩碧荷了,你身边怎么没有个王府的下人呢?”沐夫人问到。

“娘,我失忆了呢,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你问我,我哪知道呀。”雪若吐吐舌头。

沐夫人瞪了雪若一眼,“就你有理,我可不管你什么记得记不得。以前的事情我不知道也就算了,这次的事情很明显是有人要杀你,你说你,我以前就发现你是个惹事精。可咋还没发现你还能跟人结仇呢,以前也没发现你有这能耐呀?

算了算了,问了你你也不知道,我懒得浪费口水。只是我跟你说,你既然是九亲王的正妃,你以后出去就别再给我一辆小车,两个嬷嬷,连个护卫也不带就敢出门了。你敢惹事你就给我把自己给护周全了。”说到气处,沐夫人拎住雪若的耳朵,问到:“你给我听进去了没有?”

“哎哎哎,娘啊,别拎别拎,听到了啦。是不是我亲娘啊。”雪若伸手揉揉自己耳朵。突然惊喜到,“娘,娘,我能动了,我手臂能动了。”

“大惊小怪,不能动,还能总不好不成,还是那么毛毛躁躁。”沐夫人带着笑嗤道。

“娘,人家之前醒的时候连手指都不能动呢,现在手臂能动了不能兴奋一下啊。还有呢,我连基本的礼节什么的都记不起来了,以后见什么人什么礼节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啊?”雪若一边揉着耳朵一边问到。

“你现在是脑袋空空,可是之前我们进来的时候你不是也没有忘记我们,爹娘还是叫出来了么。所以,不要着急,虽然你记不起来,可是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等你遇到了放轻松身体自己就会反应的。相信你自己,丫头。”沐夫人说到。

“倒是现在,你仔细想想,看看能不能想出来到底跟什么人结仇了。刺客都安插到王府来了。”沐夫人问。

雪若沉吟半天,她是真想和刚才一样能够从自己脑海里搜寻到有关这件事情的一丝半点破碎的画面,可是脑海里面又恢复了平静,空空荡荡一片,什么也想不起来。

“实在想不起来吗?以为娘这十几年来对你的了解,你这丫头不是能够结仇的主。我跟你爹还没把你养得纨绔任性,小祸可能会惹,可是要说杀人害命什么肯定是不敢的。没道理会惹到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人。”沐夫人说到。

“娘,想不通就不想了嘛,反正以后我不出门就是了,不惹你们担心。”雪若说。

结果话音未落就吃了一记爆栗,“你这丫头怎么出了点事脑袋给砸不好了吧,你一天两天不出门,还能一辈子不出门啊。”

雪若揉了揉额头,心里想到,自己和之前的雪若毕竟不是同一个灵魂,还是少说点吧,别漏了表露了太多的不同,到时候被当成妖魔鬼怪就完了。可是,自己真的瞒得住吗?过一天算一天吧。

“娘,我以前是什么样子啊,你给我讲讲吧。这次醒来除了记不起事情以外,碧荷也说感觉我跟以前有点不同,不知道是不是。”雪若想要多了解一下以前的雪若是什么样的。

“这丫头,再怎么变还不是你,你这话听着像是怕为娘的把你给认错了?你是从娘肚子里面蹦出来的,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是你。”沐夫人虽然这么说,可还是给雪若将起雪若小时候的事来。

同时,沐夫人的这句话也给雪若吃了一颗定心丸,父母婢女都觉得自己还是原来那个自己,那么自己只要小心一点不要表现出太多以前异世界的东西,就不会被认出来了。

至于那个九亲王,一个大婚两年见面屈指可数的名义上的夫君,自己就算换成另外一个人来,她也不一定能认出来吧。

正说着,院外传来了一个男子清冷的声音,“岳父岳母在此,小婿来迟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