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头一起玩我小说 母仪天下吧恋母

情感网文 2020-06-29 12:04:34

“你这个请假单没有宿舍老师的签字啊!”保安拿着林洛洛的请假单说道。

“宿舍老师开会去了,再说我又不是不回来睡觉,班主任不是签了吗!”林洛洛指着纸条上班主任的字说道。

“那没办法啊!这是学校的规定,住校生的请假单必须要签齐。”保安将请假单递回给了林洛洛。

“她开会去了,我怎么找她签字啊!什么时候开完都不知道,我还赶着出去呢!”

“那我打个电话给你班主任确定你是下午请假晚上会回来。”保安拿起电话拨通了号码。

“喂!是张老师吧?我是保安亭的,这里有一位你们班叫林洛洛的学生是请假外出的吧?”

“是这样的,请假单上少了宿舍老师的签字,学生是说宿舍老师开会了没办法签,哦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保安挂了电话:“请假单给我吧!你可以走了。”

叫的车早已在校门口等候,一出校门的林洛洛直奔而去,刚上车的林洛洛完全不知另一边翻墙而出的江智靖,得知林洛洛下午请假却不告知缘由的情况下江智靖只能偷偷跟随,至于下午课程点名早已和班主任请好假说是在宿舍休息,就着前一天的虚假病情说着自己还未康复的谎话瞒过了班主任。

“跟上前面那辆车!”江智靖对着司机说道。

“学生,你跟的是谁啊?可不能随随便便跟人车的。”出租车司机是个中老年人,一说话一股浓重的烟臭味,一看就是一个老烟枪。

“我妹妹逃课,我看看她去哪里。”江智靖顺口就回道。

“那要告诉你父母的,你这么跟很危险的。”听到这里江智靖只想让这个司机闭上嘴巴。

林洛洛在医院门口下了车,江智靖看着面前的建筑物心里起了一丝不安的情绪,医院的人很多如果不跟紧很容易跟丢林洛洛,因是复诊可以直接在一楼挂号机上挂号不用再排队,正当林洛洛取了号码纸时瞄见了一边熟悉的人。

“洛洛?”

“啊......表姐。”在林洛洛一旁正操作着挂号机的人正是表姐,那个是父亲姐姐的女儿,虽然关系不算近但是还是会客套地打一下照面。

“你怎么在这里?身体不舒服吗?”表姐打量着林洛洛问道。

“没有,我就看一下感冒引起的头疼。”林洛洛将挂号纸捏紧在了手心里。

“这样啊!”表姐一脸不相信的回道。

“表姐你怎么来医院?”

“我怀孕了来妇产科检查。”表姐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你一个人来检查啊!”林洛洛慌张地四处看了看,如果是拖家带口的话林洛洛就不好圆谎了。

“是啊!你姐夫工作忙,我就自己过来了,对了!你帮我把东西看一下我去趟厕所。”说着表姐就将随身物品递交给了林洛洛。

林洛洛就在边上找了一个位子坐着等候,看着表姐的挂号纸前面还有十几个人,应该不急!在座位的两排后江智靖拿着手机开着摄像功能拉近了距离看着林洛洛挂号纸上的内容,虽然字被拍的很模糊但纸上的楼层还是很轻易分辨出来。

江智靖顺着一旁墙上楼层板望去,4B!妇产科!一层都是这个科室!江智靖不敢相信地拿起手机上的照片仔细看了看,确定没看错后失落地垂下了手。

林洛洛坐在厕所门口等候了一会发现报号屏幕中离表姐的号已很接近,便急忙进了厕所:“表姐,你的号快到了。”

“你先上去,我马上就好,报到的话你先进去。”表姐在里面回道。

还能这样的操作吗!林洛洛一方面觉得自己倒霉碰见熟人另一方面又担心这样的操作会被医生骂,想着便上了楼,而江智靖紧随着林洛洛上了扶梯。

江智靖在亲眼目睹了林洛洛进了妇产科的门后站在扶梯口处走不动路,“别堵着口啊!”后面的大妈没好气的说道,江智靖慌张地让了道。

除了外边的等候区里面是男士禁止入内,江智靖在这层转了一圈确定只有一个科室后失落地下了楼,心像被碾碎了一般,连走一步都很沉重,坐在一楼的等候区的江智靖捂着脸眼泪抑制不住的掉落,那个自己最喜欢最心爱的女生真的不可能是他的了。

“表姐,那我先走了。”林洛洛将手机和挂号纸递给表姐后离开了妇产科,从一楼另一侧坐电梯的林洛洛与坐在一楼的江智靖擦肩而过,谁都没看见谁,时间像停止了一般,上天看起来很悲伤突然暗了天刮起了风下起了大雨。

“你来了啊!上次给你布置的作业怎么样?”心理医生亲切地问着。

“我只写了两篇日记。”说着这话的林洛洛缓缓递上自己的日记本。

“没事,慢慢来,最近心情怎么样?”

“好像没有心情好的时候,就比较平静。”

“还有出现幻听或者幻觉吗?”

“还好!”

“那睡眠呢?睡得好吗?”

“不算好。”林洛洛开始不耐烦了,就算知道这是必要的询问但是就莫名地让人烦躁。

“能和我说说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心理医生貌似看出林洛洛的情绪笑了一下问道。

再次从心理室出来的林洛洛感觉自己被掏空了一般,这一次林洛洛感觉非常不好,心理医生说的话林洛洛都懂,像小孩被家长教训时的倔强,难道小孩不懂吗?不,她们都懂。这时的林洛洛就是那样的感受,自己拼命隐藏的心事都被挖空,像极了窥探自己心里世界的针孔,扎着内心血肉模糊却还要笑着说不疼。

“叫林洛洛?你的药看一下。”拿药窗口的医生将药品递给林洛洛。

“好,谢谢!”

刚转身的林洛洛撞上眼神中满是失落和痛苦的江智靖:“江智靖?”

“为什么!”江智靖低沉地声音。

“什么?”

江智靖拉着林洛洛出了医院大门在一边的草地上松了手:“为什么都不说!”

“说什么?”以为被发现看心理医生的林洛洛说话略有些颤抖。

“是谁的!余轩的吗?”

“什么啊!”

“你以后怎么办!你以为瞒得住吗!”江智靖红肿的眼睛死死盯着林洛洛。

“你有没有搞错啊!你在跟踪我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还要瞒到什么时候!”江智靖抢过林洛洛手中的药品袋,药品从袋子中滚到了草地上。

“你有病吗!能不能有一天正常!”林洛洛惹怒了大声吼去。

“这是什么!你要自己处理掉吗!这个......”江智靖看到药品上的字时声音也渐渐小去。

“这是什么!”江智靖仔细看着没听过的药名,看了后面的说明后疑惑地抬起了头。

“可以还给我了吗!”林洛洛心里再也抑制不住的怒火。

“抑郁?什么意思?后面写着抑郁是什么意思!”

“看不懂吗?抑郁不知道什么意思还要我解释是不是!”林洛洛说着上前抢过药品拦了一辆车离开了。

江智靖看着林洛洛离去的背影,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看着远处装药品的袋子里的诊疗单,江智靖伸手捡起里面四个字让他心痛不已“中度抑郁”。江智靖握着诊疗单整个人颓坐在了地上,林洛洛总是瞒着所有事这点让江智靖很是难受,如果自己没发现或许林洛洛永远也不会说,甚至林洛洛现在中度抑郁位于什么阶段都不清楚。

前面下过雨的草地湿漉漉的,透过江智靖的裤子冰进了身体,天空还是阴沉沉的,路上的行人匆忙地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江智靖,没过多久雨又开始下起来,淅淅沥沥声音盖住了江智靖的痛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