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小柔两大校花完整版 哥哥别磨了妹妹痒了快进来

情感网文 2020-06-29 12:01:22

嗖嗖——

日过正午,一阵破空声从九原上空传来。

这声音,叶暖他们并不陌生。这两天,阿九他们归来时都会出现这种破空声,快而猛,卷起枯叶盘旋着,变成风卷被带走落入不知名的远方。

“准备下,月姨他们回来了!”叶暖道。

话落,一行人兴奋朝着河畔瓦窑奔去。算算时间,月他们该从峦地那边归来了,怀着对赤尾蝶的好奇,叶暖脚步奇快赶去河畔瓦窑。

“回了——”螣尧仰头,停下与啸月空交谈,望着天际盘旋落下的巨鹰。雪鹰部落兽人兽型与原鹰部落相差不大,多银色,极为炫目。攻击力比原鹰部落兽人略弱,体型更大些,性情温和。

“看样子,这趟收获不小。”啸月空欣喜道。

成为有蛇部落一员,啸月空自然希望有蛇部落变强。九原,让他看到了崛起的可能,再给有蛇部落几年,别说与原鹰部落抗衡,就算正面杠上翼虎部落都不憷。

唳唳——

数声鹰啼划破蓝天,宣告归来。

啸月空挥手,族人熟练顺着巨鹰羽翼登上脊背,然后将黄泥卸掉。

“这就是赤尾蝶的羽翼?”叶暖吃惊道。光线折射下,堆放整齐的赤尾蝶羽翼散发出五彩或七彩的光泽,入目,便让人为之惊艳。叶暖登上巨鹰的脊背,轻触着赤尾蝶的羽翼,轻薄,微凉,像是染色后的玻璃,炫目而华美。

螣尧道:“小心些,赤尾蝶羽翼很锋利,别划破手指。”

说话时,示意族人上前把赤尾蝶羽翼卸掉,弄去暖城。暖城还没有规整出适合巨鹰兽身落脚的地方,否则可以让阿九他们直接送过去。那边还在重建,废墟仓库前面搭建着大树屋和临时存放蜜草的树屋,其他地方没有足够的空地,只能让阿九他们把东西卸在河畔瓦窑前。

“尧,赤尾蝶羽翼这般锋利,难道需要打磨?”叶暖迟疑道。

螣尧耸耸肩,淡淡道:“放心,门窗交给撒卡叔处理。他会给出满意的答案,我们等着看就好。”

“门,撒卡叔已经做好了?”叶暖惊喜道。

“嗯!”螣尧点头,解释道:“他学着施罗德在门上镌刻了部落图腾,效果很不错。等下,你过去暖城看看就知道了。”说时,螣尧适当卖了个关子,吸引了叶暖的好奇心。

“暖,蜜草找好地方存放了吗?”月擦拭着热汗,天儿冷,她却忙得大汗淋漓。这趟峦地之行很顺利,顺利弄回蜜草不说,更重要的是找到了赤尾蝶的踪迹。这一来,部落房屋窗户的问题能完美解决。

叶暖笑道:“河亲自找的地方,河畔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食物,先吃东西……”

说完,让螣尧叫过族人回河畔上游。

嗅着食物诱人的香味,族人们密切交谈。

瓦窑成功封窑开始烧制第一窑砖瓦的事,族人很快全都知道了。同时,还知道今晚午夜前,大抵有两窑砖瓦出炉,大概能供应上暖城四分之一房屋的使用。一换算,他们很快就知道最迟三五天,所有族人都能住进暖城漂亮整洁的房屋。顿时,河畔上空爆发出嘹亮的欢呼声。

“尧,最迟什么时候能住进暖城?”月低声道。

螣尧微顿,抬头望向月,沉声道:“娘,外面情况有变?”

“峦地那边比九原城温度更低,越靠近冰川地带温度越低。我担心再过两天,九原地面会结冰,树屋住着太冷怕是会冷得厉害。”月凝重道。离开九原城,她才看清整个九原的格局,兴许因白湖的缘故,九原城附近温度整体比九原其他地方略高23度左右,这温度看似不起眼,却为有蛇部落争取到了不少时间。

“最迟后天,所有族人都能住进暖城。今晚连夜封窑烧制砖瓦,明天能有四分之一房屋能全部竣工住进去。温度实在下降过快的话,族人们住一起挤挤不会有事。”螣尧道。果然今年勘塔斯异常变态,连九原温度都这样快速下降,勘塔斯森林其他地方可想而知。这个冬季过去,不知道勘塔斯森林还会有多少兽人部落幸存?

原鹰部落、辛力等人不知情况如何?

不过,以鹰岩崖独特的地理位置,兽祸不一定波及到原鹰部落。但,雪灾绝对让原鹰部落不好过,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倾天而落,谁能扛得住?

月庆幸道:“能赶上就好,今晚别睡……抓紧时间把砖瓦烧制好,土炕一定要尽快砌好,实在不行用泥砖先砌些土炕,今年冬天怕是很难熬……”

“我会安排好。”螣尧严肃道。

师婆婆没过来,河把食物送去了废墟仓库的大树屋,她带着孩子们全都留在那边。有土炕这个吸引力,青叶他们全都乖巧留在那边没有过来河畔,今天比昨天更冷,河畔这边如果不是有足够多的篝火架,族人也不敢袒胸露背干活。地面,已经铺陈着一层薄薄的雪衣,天空飘洒的雪花渐渐变大,没有任何停顿的意思。

饭后。

不用催促,族人自发开始忙碌。

诚然月没有提及九原城外面的消息,但看月等人严肃的表情,族人多少猜测到一些事,外面情况怕是不怎么好。明智没有多问,安静忙碌各自的事情,都盼着尽快住去暖城睡炕床。

“尧,让撒卡点点数,看这些赤尾蝶羽翼够不够用?够用的话,我就留在部落不去峦地那边了。”月开口道。温度骤降,让月精神高度紧绷,就连蜜草都吸引不了她的注意力,她清楚活下去才有机会品尝更多的食物。当下,她需要考虑如何让族人顺利渡过这个严酷的冬季,部落囤积了不少蜜草,她不打算把目光全都盯着蜜草。

螣尧点头,朝撒卡走去。

“月姨,别太紧张了。”叶暖安慰道。

月苦笑摇头,说道:“暖,你没见过勘塔斯绝情的一面。我宁可少折腾些东西,也不想族人冻死或饿死,太惨了!”说着,月一双眼不觉泛起一层浅浅的水雾。

一旁,螣?伸手轻轻搂住月,温声道:“放心,尧和叶暖有分寸。再则师婆婆都没担心,你瞎操心什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