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妇好大好深好满好爽,强迫开 苞小说小说

情感网文 2020-06-29 09:02:33

想到这里,李振兴狐疑地扫了一眼高大伟,然后喏诺地问了一句,声音很是忐忑地问道:“那啥,大伟,你是不是也过去帮我啊?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去世外桃源去生活吧!”

高大伟大胖脸一甩,很是猥琐地翻了李振兴一眼,很是装逼地对李振兴说道:“我的志向你又不是不知道,未来的富一代。一代胖商高大伟。你管养,我管卖。”

高大伟一边指手画脚地说着,还一边摆了一个一手指天自认为很帅气的POSS。他极度无耻地继续说道:“我这样的大忙人哪里有那个时间啊!貌似我这个大帅哥假期还要泡漂亮妹妹呢!”

高大伟弄的POOS和那无耻之极的语言差点没让李振兴背过气去,心中恶狠狠地骂道,这丫的,实在是太无耻了,要是没有那鼻子和小绿豆,真看不出来这丫的有脸。

李振兴顿时就被高大伟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见过无耻的,真就没见过这样没长牙的。简直了。

他抽巴个脸,郁闷之极地对高大伟磕磕巴巴说道:“你……你……你咋不说我管死,你管埋呢?”

高大伟身体一晃,从那破椅子上猛地就站了起来。

他的手按着那个破旧的八仙桌,嘴角翘了起来,大笑道:“靠了,兴哥,你小子是不是最近郁闷了啊?咋还想死了呢?”

他看到李振兴苦瓜着脸,好像是被他的话给弄郁闷了,于是他笑呵呵地走过去在李振兴的脑门子上摸了摸,然后啧啧有声地继续说道:“还真就没有发烧。不过呢!现在墓地太贵了,你死得起,我还不一定能埋得起呢。这个我真的管不了。哈哈哈哈……”

高大伟脸上的大肥肉蛋子晃悠了半天,仿佛都要美上天了,他觉得,李振兴实在是太可爱了,居然找出来话题让他虐。

“我……我……我……”

李振兴我了半天,硬是被高大伟气得后面的话不知道怎么去说了。他郁闷地想到,他要是现在死了的话,真就连块墓地都买不到。

高大伟看到李振兴绿绿个脸,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立刻大声地对李振兴说道:“我,我什么我,好像大公**似的。这个事情就这样定了。我下午还有一个有漂亮妹妹的饭局,你记住了,明天一早我就打车送你到那边去。”

高大伟说完以后,和来的时候一样麻利地拉开房门,脚底下好像是抹了一层厚厚的油一样,一阵风似的就跑掉了。

望着和胖子不符速度的高大伟的背影,李振兴紧蹙眉头地愣了一下以后,脚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颇为愤慨地一脚踹在一旁的破房门上。

“这个该死的死胖子,直接就给我安排出去了,哥现都这样了,你这就滚了,也太不是个东西吧!”李振兴话语还没落下,他就忍不住捂着脚丫子,痛骂了一声,道:“干你大爷的,痛死我了。天杀的死胖子。”

李振兴把头抬了起来,探出门外左右看了一眼,确信高大伟已经走了之后,这才气愤地把门关了起来。

他心中大大地爆了一个粗口,郁闷地骂道,这个高大伟,日他的个嘴的,居然就这样的把自己扔到了屋子里面,跟饿死鬼投胎似的跑掉了,还说是哥们呢?

李振兴临了还在心中给高大伟加了一句祝福,祝高大伟童鞋今天被和凤姐一样的美女踩个半死,把人丢到爪哇国去。

李振兴祝福完高大伟,他回过头,意犹未尽地望向桌子上还剩下一些残汤剩羹的十块钱盒饭,刚想走过去把饭菜都吃掉。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面部表情突然僵直,瞳孔极度地收缩起来。

咦!!!?

这是什么啊?

他猛然间发现眼前凭空就出现了一个像投影仪一样的东西。

而那大投影上面居然显示有两行字。

他定睛一看,上面竟然是——

发现初级动物饲料原料。

是、否合成的字样。

是否合成?

合成什么啊我?李振兴眼睛顿时睁得浑圆。

第七章这也太邪门了吧

李振兴蹙着眉头郁闷地想到,难道自己被那几个混混打得脑袋出了什么问题,咋突然之间就又产生幻觉了呢?

李振兴强压下心中的忐忑,奋力地眨了眨眼。他看到眼前依旧是那副怪异的投影一样的东西,他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好像最近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让我给摊上了,不是又出怪东西了吧!他望着那巨大的投影,脸上的肌肉又抽搐了起来。

咋看上去那么真实呢?

他直勾勾地看了半天,整个人都傻愣到了当地。

他想了想,把双手慢慢地举到了齐眉高度,然后把眼睛紧闭了起来,又狠狠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一下。他把眼睛微微地闭了一小会儿,猛地又向前面看去。

这定睛一看,李振兴的脸绿了。

和之前一样,还是那种像投影一样的东西,一点变化都没有出现,还是那么突兀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对于眼前出现的这个景象更加狐疑起来。

李振兴双手绞到一起,狠狠地攥了一下,发现手真的很痛。他脑门上顿时就出现了一丝黑线,心底喏诺地想到,这不是真的吧!

是、否合成初级动物饲料?我合成动物饲料,这个也太扯蛋了。

李振兴郁闷地想到,啥时候还弄出这样的一个东西了呢!怕不是昨天被那些家伙打得出现幻觉了吧?

他此刻心中联想到最多的就是,他因为失血过多,没有快速地补血,眼中出现了幻觉。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尼玛,这不开玩笑呢吗?

能不能是高大伟那个该死的胖子走地时候,给他弄的什么圈套呢?

李振兴蹙了蹙眉头地四下里打量起来,难道是那个无聊的死胖子弄了个投影仪来捉弄我?

可是,他转念一想,也不应该啊!那个死胖子来的时候就带了一盒盒饭,而且都已经走了那么长时间了,也不应该是这个家伙整蛊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