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真紧我想要你 一起教女儿作爱

情感网文 2020-06-07 18:03:00

周月接客时,每当顾客说这句话的时候就代表着,要开始了,她连忙对着魏东城的嘴吻去,似乎想要撬开他的牙关,这让一直占据主动权的魏东城感到非常的异样。

他连忙将周月压在身下,而周月的双手正在一个一个的解开魏东城身上的衬衫纽扣。周月将手向下摸去,摸到了魏东城的皮带,可她她似乎倒腾的很久也无法将皮带解开,她小声的骂了声fuck,便放弃解皮带而去抚摸着魏东城的鼓起处。

而听到周月骂人声的魏东城似乎顿了一下,而周月是什么人啊,夜总会一姐,她不慌不忙的挑,逗着魏东城,令魏东城重新进入状态。

魏东城终于忍不住了,拉开裤拉链,对着周月就是一挺。周月感受到了魏东城的灼热就开始卖力的尖叫起来,周月仿佛忘了他们还在客厅里。

魏东城对于周月的配合及主动感觉异常的异样。一起的谭绵绵总是特别的害羞,若不是自己主动,根本就无法……而如今的谭绵绵主动的让他害怕,现在根本找不回以前那种感觉了,这一年,谭绵绵究竟经历了什么让她变成了这样。

第二日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叮叮当当早已坐在了饭桌上,可是却迟迟没有饭菜端上餐桌。我气得连忙往厨房跑去,却遭到了仆人的苦苦哀求,说是苏杰不让开饭。

我连忙去找书房找苏杰算账,结果苏杰似乎知道我的来意,见到我便说:“昨天你的表现我真的不是很满意,尤其是你昨晚夜会魏东城,作为我的妻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不舍得惩罚你,只好让你的小宝贝们饿一下了。”

我异常愤怒对苏杰大吼:“叮叮当当是你的亲生孩子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你是个父亲吗!”

苏杰冷笑道:“那你把我当过你的丈夫吗?”

叮叮当当见情况不妙连忙跑过来,说:“爸爸妈妈别生气,叮叮和当当不吃早饭了好不好?”

我牵起叮叮当当的手,带着他们两个便往外面走去,我对苏杰说:“你不让叮叮当当吃早餐,我自己带他们去。”

苏杰深深地叹了口气,便也没有拦我。

我走出别墅大概才走了5分钟,突然几滴水滴掉在我是头发上,过了一会雨势突然变大,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因为我们还未走出别墅去所以避无可避,我只能拉着叮叮当当拼命往家里跑去,生怕叮叮当当生病感冒。

我连忙脱掉自己的衣服,让叮叮当当将衣服盖在头上,因为出来的急我并没有带双人摇篮车,而叮叮当当又小刚刚学会走路,他们脚软根本跑不起来。我一只手抱着一个孩子,连忙往别墅跑去,雨就如同泼水一样从我头上泼下来,当我累了我就停下来休息一会,来的时候只走了5分钟,而此时回去不知道走走停停了多久终于回到了别墅。

即使用的衣服稍微挡了一下,而叮叮当当早已全身湿透,我连忙跑去拿浴巾为叮叮当当擦雨水。我环顾了一周,此时别墅里除了忙碌的佣人再没有别人了,看来苏杰已经走了。毕竟他今天被我气的不轻。

“啊嗤”我听到叮叮当当似乎着凉了,鼻涕还喷了出来,我连忙帮他们换上新的衣服,放在被子里捂着,我生怕他们感冒发烧了。

我心想着,我小时候便是这样,先拿被子捂着,大概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热汗淋漓,大概感冒也就差不多好了。

可是叮叮当当出生到现在被照顾的太好了,从来没淋过雨,饿过一餐半餐。是我把叮叮当当想象的太坚强了。大约过了几个小时,叮叮当当已经沉睡了好久没起来了,我连忙去房间里面看叮叮当当,可当我的手一碰到他们的额头时候,我感受到了一片滚烫,这下完了,刚刚淋太多雨了,叮叮当当又小,而且还没有吃早饭,怕是发烧了,我得连忙把她们送去医院。

我与佣人们交代了一下便叫了一辆滴滴打车开过来,我用厚厚的衣服包裹着叮叮当当并把他们放在双人摇篮车上,带他们去医院看病。

因为附近没有诊所,我去的是一家市里面的公立医院,来到医院门口便全都是哭闹声与嘈杂声,我将叮叮当当放在了双人的摇篮车里,好在叮叮当当特别安静特别乖,他们用两对玻璃球般的眼睛咕噜咕噜的盯着我,似乎医院的嘈杂与我焦急的心情也变得烟消云散。

我拿着证件去挂号,望着前面一望无际的队伍,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我蹲下来对叮叮当当说:“叮叮当当,你们再坚持一会,妈妈现在挂号,一会儿就带你们去看病好不好?你们千万不要大吵大闹哦。”

叮叮当当虽然不会说话,但他的听得懂,他们乖巧的点了点头。我站起来排着这可怕的队伍。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要到我我,我连忙将证件拿去挂号,我拿起钱包缴费,并等待护士找钱给我。当我拿着挂号单与剩余的零钱回头时,叮叮当当居然不见了。

我焦急的快要疯了,怎么就找个零钱挂个号叮叮当当就不见了呢,明明刚刚还在还在啊!

我顺着队伍一个个去寻,大概把所有排队的人一个个都找了个遍,我依然没有看见叮叮当当的身影,那么大的一个摇篮车,应该很好找啊!

我连忙拿起手机,翻着叮叮当当的照片与摇篮车的照片,询问路人:“小姐您好,请问你有没有看见这样两个个小孩,一岁多,躺在双人摇篮车里,长得很像,双胞胎?”

路人大概瞅了一眼,摇了摇头,说:“我没看见,要不你问问别人?”说完便匆匆离去。

“先生您好,请问您看见我家一对孩子吗,他们是双胞胎,一岁多。”

“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一会我看到了我会跟你讲的。”

“小姐您好,请我看到一对双胞胎孩子了吗?”

“没有看到诶,对不起,你再去问问别人或者找找吧,医院这么小应该不会丢的。”

…………

我拿着手机上的照片询问一个又一个路人,得到的回复无非都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我渐渐地感到一丝绝望,我的孩子叮叮当当,他们那么小,还发着烧,我就挂个号怎么就不见了呢。

我绝望的挠着头发,几欲想要将自己的头发给扯下来,叮叮当当你究竟在哪啊!不一会儿我的眼眶渐渐变得湿润,豆大的眼泪就从我的眼角边滑落,仿佛旁边就是深渊,而我正站在悬崖的边上,窒息的绝望。

而此时一个慈祥的老奶奶排了排我,我泪眼朦胧的望向那个老奶奶,老奶奶慈祥的说:“小姑娘,是不是宝贝不见了?”

我连忙点点头,说:“奶奶你看见他们了吗?”

奶奶要摇了摇头,我的目光便黯淡了下来。但是奶奶接着说:“你这样一个个人问是没有办法的,你要去前台问问,在哪丢的就在哪查监控。这样能够更好的帮到你,不然你现在就是在浪费时间。”

我连忙擦干眼泪,点了点头,感激地跟老奶奶说了声谢谢,便往前台跑去,我再一次拿起手机,对前台的护士小姐说:“护士小姐,请问您有没有看见两个小孩,是一对双胞胎,不见的时候坐着双人摇篮车,一岁多。”

“嗯……我好像没有看见,如果你加孩子年龄大一点的话,我可以帮您广播一下,但是孩子这么小,我要不帮你查查监控录像。”护士回答道。

我连忙点点头,其中护士小姐便领着我去监控室调去监控录像。而此时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与其在茫茫人海中一个个寻,一个个问有监控录像总归是好的。

“我是在挂号的地方不见了孩子的,我当时就挂了个号,一转头孩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问了好多人他们都说不知道,噢大概是半小时前的事了。”我对监控室的技术人员说。

技术人员连忙打开对应的监控电脑,为我调取挂号处的监控信息。我看着监控录像中的我自己,带孩子排队挂号时,背后有一个人带着黑色鸭舌帽和口罩,鬼鬼祟祟的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反侦查意识特别强,似乎是个人贩子惯犯。

就当我挂号的时候,人贩子一脸自然的装作是叮叮当当的爸爸将叮叮当当坐的摇篮车推了出去,令我不解的是人贩子想要走出去,但是走到了临大门楼梯口出便消失了。

看来我要去楼梯找他们了,我问技术人员能否调取楼梯间的监控录像,但是技术人员摇了摇头,说:“今天医院来了大人物,有关他的监控一律销毁了,怕是查不到。”

我叹了口气,说了声谢谢便往那的楼梯口奔去,应该还没有丢我安慰自己道。我一层一层的爬,一楼一楼的找,我寻了5楼,却依旧没有找到,当到六楼的VIP病房时,我被安保人员拦了下来,只见叮叮当当的摇篮车就在病房的门口,我冲破安保人员的拦截就往里面跑,保安在后面追赶着我,可不知为何保安最后停了下来。

我连忙跑去叮叮当当的面前,见他们头上贴了退热贴,正安详的熟睡着,我紧绷的内心瞬间平静了下来,我的眼泪又哗啦啦的流了下来,我哭了好一会,才注意到旁边站了个人。

“魏东城?”我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