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趁爸爸不在和妈妈 自己把腿张开 小性奴

情感网文 2020-06-07 18:00:49

NO.21

这是国庆之后难得的又一次算长的假期,虽然只有两天,但是陆晓还是觉得无比的惬意。

要知道他们学校有一个特别让人觉得变态的事,那就是正常的周六上午他们是必须上课的,所以难得放满了双休日,这就显得多么地可喜可贺。

关城最多的就是黄槐树,而黄槐又是几乎一年都开花的,所以当你漫步于满是黄槐的林荫道时总能产生些文艺情怀。比如说此刻的陆晓。

周六下午3点,陆晓靠在黄槐树下等着小学的小伙伴们一起出来看电影,话说他们也确实有接近3个多月没见面了。左右她是睡饱了,大家就约出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看见陈烟远远地奔了过来,陆晓也卯足了劲跑了过去,毕竟她们俩已经有两年没见了。

陆晓围着陈烟东瞧瞧西看看,就觉得她家小陈越发的漂亮了,于是乎一脸痞子模样的抬起陈烟的下巴调戏起来。

“小妞,几年不见越发的漂亮了嘛,嫁给小爷我当第十八姨太太怎么样啊?”

陈烟看着一脸不正经的陆晓不由嗤笑。

“好啊,可是人家可不想只当个姨太太呦,公子整个人都是我的,怎么?还想要姨太太不成?”陈烟反手揽住陆晓的腰,调笑着点了下她的额头。

看着陈烟越发成熟的装扮,陆晓才完全认同了“岁月是把无情的杀猪刀”这句话,但是她觉得陈烟是越发的光彩了,不像她,感觉和小学没什么两样。

陈烟瞧着直勾勾看着自己的陆晓,心里只觉得“果然陆晓还是陆晓。”

任由陆晓看着自己,陈烟才想起时间快到了,就拉着陆晓的手问到:“你怎么在这啊?”

陆晓不由得楞,:“诶?不是同学一起出来玩的吗?”

陈烟也是一楞。

(是啊,现在自己和她共同的朋友圈是越来越小了,难怪。)

(不过眼前的家伙怎么还没认清,自己根本就只是碰巧遇见她,她的同学也已经并不是她的同学啊)。

“你是不是傻,你的那些小伙伴我哪认识啊。”陈烟一脸嫌弃地看着陆晓道。

“诶!也对哦,那些家伙都是六年级时的同学,小烟确实不认识,不过没关系嘛,我介绍一下不就认识咯。”陆晓抬起下巴,一副快夸我聪明的模样。

“不啦不啦,我还有约会,才不陪你们闹呢,下次吧。”说着,看了看手机,已经距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有半个小时了,看来得赶紧走了。

陆晓瘪瘪嘴,“见色忘友的家伙,好歹我们也两年没见了,你回来也不先跟我联系一下。”陆晓佯装生气的转过了身,就看到六年级的班长陈聪带着其他几个同学过来了。

陈烟也望了过去,陈聪她是认识,虽然已经过了两年,但还是有点尴尬。

拉了拉陆晓的手,陈烟歉意地说道:“哎呀,一时找不到你的电话号码嘛,抱歉、抱歉,下次请你吃肯德基,乖,那我先走咯,你同学也来啦,拜啦。”

NO.22

被风吹落下来的黄槐花瓣飘飘洒洒,陆晓拍了拍落在肩上的花瓣,看着陈烟渐渐远去的身影不由得有点伤感,至于为什么,她有点说不清,所以她只能解释为,都怪这场景,天杀的有些悲凉,连花都是黄的。

风游荡于树枝间,沙沙作响。

撩起耳边的头发,用别在衣角的发夹别在耳后,陆晓也笑着走向了她的小团体。

没准真的是朋友圈不一样了,距离就拉开了,而以后似乎也都会这样。

赶到电影院的时候,电影院门口还站着几个小伙伴。早早就出门的陆彬也在门口等着他们。

在买好(功夫熊猫)的电影票后,他们一群,十二个人浩浩荡荡地踏进漆黑一片的放映室。

看着阿宝的笨拙身体,和他的英雄梦,陆晓觉得这部电影在表现东方文化方面真的特别地好,而阿宝乐观和不屈的精神也让陆晓颇有感悟。当然,她只是觉得自己今天吃错药了,不然怎么会想这么多。

时不时地往嘴巴里塞爆米花的陆晓在开场还没多久,就快渴死了,本来是想电影一结束就要去肯德基了,没必要多喝一杯可乐,现在想想真的是后悔死了。

实在受不了口渴的陆晓,将爆米花塞到陆彬怀里,就猫着腰要跑出去买杯芬达喝,电影一时半会儿还不会结束,但她是最受不了渴的,比饿还难受,反正大不了回去拿电脑再回顾一遍。

陆晓跑到入口处时大厅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了,毕竟离线一场电影开播还远,而现在放映的却连一半都还不到。

付完钱的陆晓,抱着三罐汽水转身就要回去了,不经意间就看到类似陈烟身影的一个女孩在对面咖啡厅门口与一个人对峙的模样。

细细回想着之前陈烟的穿着打扮,有些确定但又没多少信心能保证,傻愣着一会儿,她还是决定到门口看看,反正她还有票根,门卫大叔应该不会不让她回去吧。

NO.23

其实,在陈烟怎么回来也不提前通知自己这件事上,陆晓觉得自己也不怎么厚道,人家只知道你家座机,你有手机了也不把电话给人家,怪谁,还不是怪自己。

在门口向外看去,凭借陆晓学渣的完美眼睛,她敢保证,那个人就是陈烟,至于她面前的家伙是谁她不清楚,也不用去清楚,重要的是她家小烟似乎被欺负了。

陆晓内心的小兽炸起了毛,但还是理智地叫陆彬出来把她手上的汽水拿走,顺便让她帮忙向大家道个歉,她还有些事得先走了。

陆彬淡然地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的两个人,直说了句,“你只是女生。”就回去了。

陆晓有些囧,这意思是叫自己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吗?但是陈烟的事情她看到了,就还真不能不管。“我是女生,他难不成还敢跟我动手,那就真太没品了。”

小心躲过路上的车辆,到达马路对面时,陈烟已经扇了这位哥们儿一巴掌,那叫一个响亮,那个引人注目啊,陆晓都替这位仁兄疼,别人可能不知道陈烟的“凶悍”,但是她可是一清二楚的。

别看此女子外表娇小柔弱,但是小学三年级就已经是柔道2级褚带的人,能弱到哪去?人家三年级才刚学柔道呢,她已经分分钟过肩摔无压力了,这攻击力就不需要陆晓去多解释了,只能怪这位哥们,没事干嘛惹我们小烟生气呢,这不是自讨苦吃嘛。

对面的仁兄只是歪着个脑袋,一脸的冷漠。陆晓看着不由得就将心里那么点同情心全部散了个一干二净。“这不还能耍帅呢,还是说只是个面瘫?又或者他是在隐忍不发,准备出其不意?”

这么想着,陆晓赶紧一把将陈烟拉至身后,尽管自己的武力值没有陈烟高,但好歹自己还能将陈烟安全地护在身后。要真打,也能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陈烟惊讶地看着身前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陆晓,虽然陆晓逞强装英雄的举动让她有点想笑,但是内心的温暖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忽视的,本以为自己已经不被她所需要了,现在才知道,她一直都不曾离开过自己。

拍了拍陆晓的肩膀,陈烟跨步向前。

欧哲明也转回头来,看了一眼陆晓,微低下头来盯着陈烟。

“我明天就回上海。”说完就人就转身走了。

陆晓心虚的吐了口气,人家一看就是一米8的大高个,就她那狐假虎威的本事,她还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危险系数太高。

NO.24

咖啡厅。

“他说他并不喜欢我,只是当妹妹。”陈烟的侧脸柔和的融入阳光,恬静得不像话,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情绪,像是在说件与她无关紧要的事。

陆晓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不会安慰人,虽然陈烟一副不需要人安慰的样子,但她其实是知道她有多伤心的。陈烟是个心思细致的女孩,不表露出来不代表她有多坚强。

陈烟说她两年前去四川也是为了他,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直到陈烟10岁那年,欧哲明的父母离异,他和她才分开的。

“他去了加拿大,后来他妈妈再婚他才回来,就在两年前。”陈烟继续淡然地说着。

“那他现在为什么又要回上海啊,他不都回来了吗?”陆晓问道。其实陆晓也是知道陈烟家附近有家姓欧的人家,只不过在她到陈烟家玩得时候那家人就已经搬走了。

“他这次回去是为了考iBT(托福)的,年底就要回加拿大了。”陈烟放下了手中的咖啡,终于是低下了头。“我追了他那么久,终于可以在上海读书了,他说他要回去了,可能再也不回来了。”

陆晓不知道这是怎样的感情,她现在还只觉得学校的一个学长很帅,觉得挺有好感,但这样的感情,她真的是理解困难,只是她知道陈烟有多努力。

“欧哲明难道不在国内读书了?”

“他高三的时候就准备好要回加拿大了,我以为可能还是有希望的·····算了,多说无益。”陈烟终于是抬起头来。

“我下个月就要回四川转学去上海,还有些手续要办。”陈烟握住陆晓的手,“谢谢你还陪着我。”

虽然陆晓觉得有些矫情,但没准文艺少女都是这样的。

回握住陈烟那双比自己要小巧的手,“我当然会陪着你啊,我也会努力向你看齐,好好学习的!” 陆晓觉得现在的陈烟就像小说里的女主角,虽然现在是有些悲情,可不一定后面就成喜剧呢,这么现在她更是乐观的笑了笑。

黄槐的花语是迁就,也有人说是隐秘的爱。

陆晓看着纷纷零零的花儿,吹向自己的窗台,不由得又是一阵沉默。

今天事太多,她还是明天再好好学习吧,这么想着就床钻进的自己的被子里,硬生生惊醒了旁边睡梦中的陆彬,陆彬看了看桌子上原封不动的书,转个身又兀自睡去,陆晓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知道自己又被学霸鄙视了,但是这也无法改变她懒人的特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