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无羡失忆成魔界少主 高考妈妈让我发泄

情感网文 2020-06-07 18:00:49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那么不买叶宸的账,苏瑶看了一眼身侧浑身散发着冷冽气息的叶宸,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知什么事让苏小姐如此开心,可否与我分享一二?” 叶宸面无表情的询问,但任谁都可以感觉出来叶总的心情十分不好。

“没什么,方才那位小姐......”

“与你无关。”叶宸打断苏瑶的询问,很显然不想和苏瑶说楚澜的事情。

“是吗?作为合作者,关心一下你的境况不是应该的吗?”苏瑶漫不经心的说着,手指把玩着垂到肩头的卷发。

听见苏瑶的话,叶宸皱了皱眉,不置一词,径直往前走。

“诶?怎么走那么快,叶宸哥哥。”将叶宸的反应尽收眼底,苏瑶急急追上,那双美丽的双眸深邃如夜。

苏瑶,苏氏千金,极富商业头脑,虽然仍在读书却依旧接手了公司部分事务,并且打理的井井有条,在商界评价颇高。

“叶总,事情就那么定了。那么接下来,叶宸哥哥,送我去学校吧,我还有点事。”苏瑶笑眯眯的,宛如一只狡黠的狐狸。

“......”叶宸定定的看了一会苏瑶,不发一语地去开自己的车。苏瑶是一个有脑筋的商人,作为合作者是一个很好的对象,她会抓住自己的利益,刚刚在餐厅的协商事宜差点就被她带着走了。和聪明人合作,有好有坏呢。

苏瑶看着远去的背影,心想:总算有八卦可看了,不至于那么无聊。

“任务怎么样了?”夙夜看向窗外,看见一名黑衣短裙的妖冶女子坐上一辆车,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目光瞥向他。

“......”

“这样啊,最近几年,似乎已经很少失手了呢。你...还怪我吗,楚澜?”他转了回来,似叹息,转而又道:“好吃吗,我记得这里的饭很和你胃口吧。”

“恩,挺好吃的。”白衣少女也不知听没有听清他的低喃,继续扒饭。

饭毕。

“这次...”楚澜斟酌了一下开口道:“为何来中国?”

“看看你不行吗?”夙夜无所谓的说着。

“我也是奇怪为何突然让我来中国杀个人,你...想来这里发展?”白衣少女无所畏惧的看着那双阴冷的宛如毒蛇的碧眸,表情冷漠。

夙夜的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意,但那笑却不达眼底,他开口道:“差不多吧,对了,还有一件事,白岳丘知道吗?”

“恩,白氏董事。”楚澜不明白为何突然提起这个人,不解的看向夙夜。三个月前楚澜才从S市回来,不过A市大部分情况还是了解的。不过,夙夜又是......

“他想收你当养女。”

“啊?”突然听见这个消息,白衣少女顿觉奇怪,自己似乎和这白总从未见过面吧。

“走吧。”夙夜看见少女脸上难得一见的困惑,宠溺的摸了摸楚澜的头,触手的是意料之中的柔软。

背对着办工作,叶宸看向窗外,橘色的阳光洒在大厦23层,柔和的,深情的。

“调查的怎么样了?”叶宸也不回头,淡淡地问道。他看着夕阳,脑海中都是那张脸,浅笑着的,生气着的以及淡漠的,一切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楚澜,S市‘星之海’福利院的孤儿,就读于‘沧涟’学院。”

“孤儿?‘沧涟’?”叶宸语带不悦,重复道。

“恩,似乎有人资助她读的大学。”那人冷汗涔涔。

“继续。”

“是...白氏的白总。”

“哦?”叶宸蹙了蹙眉,瞥了一眼来人手上的资料,吩咐道:“好了,没你什么事了,资料放桌上。”

送资料的人刚走没多久,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叶宸拿起手机,发现是陈伯打来的,心想陈伯不会无缘无故打来电话,便接起了电话。

“少爷,白家有了动静。白家大少爷从欧洲白葉回来了,另外白岳丘似乎要收一个养女。”

“知道了,还有其他事吗?”

“那个杀手在S市失踪了。”陈伯的声音满是愧疚。

“不用再查了,想杀我的人千千万。陈伯,这几天辛苦了。”陈伯对于自己来说就如同父亲的存在一般,那时候不是陈伯护着他,他也些许不会有今天,他知道陈伯是也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陈伯是他父亲忠诚的追随。

第二天,各大媒体都在报道白家收女一事。荧屏上:

“我现在十分开心,感谢白先生多年来的资助,也感谢白先生能够让我成为他们家的一份子。如果没有他的话,就没有现在的我。”面对诸多记者和镜头,一身白色礼服的少女面露笑容,话语恳切,坦然自若。

“澜澜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我能有这样一个女儿是我的荣幸。”一身西装、大约四十来岁的白岳丘面对着记者如此说道。

“为了欢迎澜澜正式成为我们家的一员,明日晚上将于开元酒店举行宴会,欢迎各位前来捧场。”白岳丘如此说道。

坐上车,楚澜还是不明白夙夜为何要自己演这出戏,白家养女,这个身份可以为夙夜带来什么?或是和白岳丘联手能给他带来什么,白家只是一般的集团公司,即使在这个繁华的A市有着一席之地。

回到白家,不,应该叫来到白家,白家果然不愧是商界巨头,别墅的装潢十分华丽,这房源几十里的树林似乎都是他们的土地,别墅就被包围其中。有如此财力,身为第一的叶氏也不一定比得过吧。

将楚澜送到别墅,白岳丘就立马驱车回公司了,似乎是有是要处理。

楚澜也不和白岳丘打招呼,毕竟只是利益关系。楚澜慢慢向别墅走去,迎面扑来的清新的空气,耳边还有林间鸟语,刚刚入夏,太阳光还不毒辣。

这里地方确实不错,白岳丘总不是像他本人那样不知趣,楚澜想着(不管知不知趣,都是楚澜自己觉得的)。就在这时,穿着曳地长裙的少女被叫住了,那声音她无比熟悉,五年来一直在耳边回荡。

“楚澜,回来了?”夙夜一身黑色的T恤,从树林里走了过来。

“恩,”随后楚澜问出了自己的疑惑,道:“为何让白岳丘收我为养女?”看得出来,白岳丘是极不愿意的。

“白氏身份比较特殊啊,而且也不太会暴露。我们可能会在这里带一阵子。”夙夜难得解释了一会。

想了想,确实是,学校那里她是黑进去的,处理不好一定会暴露。

“对了,澜澜,不要忘记任务。S市那里已经处理好了。”那双凤眸微眯,虽然瞳色变成了黑色,却依旧很美。第一次见面,他也是这样带着美瞳,那时候自己才会觉得违和吗?

“狙击有困难,我现在的身份想要接近任务对象......”白衣少女垂眸,想起那天。

透过瞄准筒看着那人行走在街道上的身影,将眼前的十字对准那人的后脑勺,只要...扣下扳机,就可以完成任务。只要......

三个月前,因为自己的动摇,虽然开了枪,子弹却只擦着他的脸飞过。那人看向她所在的楼层,她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只好飞速离开。至今她都没有没有想明白那时候自己为什么扣不下扳机,杀不了他。夙夜说过,你可以杀了任何人,因为你没有牵挂。

“这是任务,就算是我也不能包庇你,”夙夜用手挑起她的下颚,迫使楚澜看着他的眼睛,道:“不管用什么手段,明白了吗?”

看着夙夜漆黑中带着碧绿的眼睛,白衣少女愣愣地道:“我...知道了。” 即使心底即使心底划过一抹刺痛,也只能这样回答。

“你是我的,楚澜。”夙夜看着发呆的少女,脸上浮现满意的笑容,放开了手,转身走向别墅。

白衣少女依旧站在原地,风起,黑色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背转身的夙夜当然看不见,即使没有转身也看不到楚澜的满眼落寞,五年,亦填满不了那个空白的世界。

“好了,你也进来吧。外面太阳大,会晒黑的。”夙夜转过头说道,阳光下的少女黑发黑眸,衬着那雪白的肌肤。

“恩,知道了。”收回思绪的楚澜跟上黑衣男子。

我的世界一直是空白的,所以对于我来说,黑即白,白即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