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婶的黑毛—给美女班主任下药

热点 2020-07-01 18:03:45

旋即便是看到岐黄手中的剑,又是为之一动,瞬间直接取了灵虫王的性命。

站在城楼上的士兵那一刻也都是傻眼了,不管怎么说,灵虫王可也是一个半圣呀!

他们那一刻也都是一脸的震惊,那一刻也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站在那里就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舞动,一时间也都是连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在这样的一击落下去之后,一个半圣就这么直接死在了这里。

白池嘴角上也是漏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紧接着便又是看到岐黄手中的剑。

那一刻狂奔到白池身边,那一刻也都是一副委屈的样子,让白池看到后也是哭笑不得。

上来就是直接安抚着,笑着说道:“好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是人都知道,神剑是有灵的,如今一把剑找自己的主人倾诉,并算不上什么。

白池长伸了一个懒腰,那一刻也都是打了一个大哈欠,上来也又是接着说道:“多谢师傅。”他知道,一般情况下,岐黄是不可能出手的,如今岐黄能够出手。

就已经证明了一切,听到这话的岐黄上来也都是冷哼一声,接着又是看了一眼白池。

“胡闹。”岐黄上来所说出来的这一句话,一时间也是让的白池一句话都不带多说了。

那一刻眼睛甚至是连带的眨动一下的可能都是没有了。

“若是再敢让我知道,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非要剁了你。”岐黄那一刻也是放狠话。

听到这话的白池轻微眨动了一下眼睛,连忙将双眸转了上去,接着便是又说着:“师傅。

您放心,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了。”白池上来也是保证着。

在他的记忆当中,岐黄从来都没有眼前这个样子的时候。

那一刻甚至连的白池自己都是有些发慌,一时间也是长叹了一口气,一句话也不多说。

“你自己只要知道便好,那个家伙,我早晚要去找他。”说着话,岐黄眼中透露杀意。

“去找谁呀!”上来书灵也都是直接开口说出这一句话,直接从白池文海钻出来。

“你怎么出来了。”白池眨着眼,上来也都是直接问出这一句话。

听到这话的书灵手朝一侧撒了两下,上来也都是直接开口说着:“我要是再不出来。

怕是我这身上是要发霉了,现在当然是要出来一下了。”书灵上来也是说着。

白池眉头轻微绉着,紧接着便又是轻微摇着头,反正那些人也看不到他。

出来也就出来了,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白池打了一个哈欠,一时间一句话都不说。

“是你。”岐黄那一刻表现出来的表情,确实是有一些难看了。

不是白池所有的行踪,他都了如指掌的,比如眼前这一件事情他就不知道。

岐黄那一刻长咽了一口唾液,紧接着便是见到书灵直接说着:“是我怎么了。”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蜀地了。”岐黄二话不说,抓着白池直接离开原地。

蜀皇听到这话后,眉头也都是一绉,显然这也并不是他们所想要的那种结果。

人是已经打跑了,可还有这么多灵虫族人留在这里,这种结果。

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办法接受,这对他们的创伤这一次真的是太大了。

“就按照那位前辈刚才所做的,但凡只要稍微发力一下,我们蜀地必当灭国。”

蜀皇上来也都是直接开口说出来这一句话,其他大臣也认同这一点,相继点头。

白池嘴角上勾勒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站在十万大山的山头上,看下面。

完全就是一副说不出来的风景,这种风景对白池来说真的是太棒了。

他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宛若眼前这一般的风景存在,一时间站在那里,也都是轻微点头。

“好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岐黄看了一眼书灵,上来也都是直接问着。

听到这话的书灵那一刻也都是哈哈直接笑了出来,看着那一张脸轻微点着头。

“你可是没有那个小家伙有趣呀!”书灵看了一眼岐黄也是轻微摇头。

“你若是有话的话,就直接说,不用在那里拐弯抹角的。”岐黄眉头一绉也是说着。

“哈哈哈,果然,你们这一脉的,都一个脾气。”书灵上来也是说着。

岐黄轻微点了一下头,紧接着又是呵呵笑了一声,接着便是开口说着:“好了,没什么事儿我们就走了。”岐黄突然而来的这一句话。

瞬间便让的书灵脸色直接就是一变,上来就说着:“创造我的人,可能还活着。”

创造出书灵的,那个肯定是岐黄第一脉无意,甚至那一脉之后根本没有往后穿过。

所有人也仅仅只是知道,有一本书,名字就万卷书的,其他的一概不知。

“什么?”岐黄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前面多少代人都已经死了。

现在书灵带给他来的这个消息,简直是直接打破了他这么多年陈旧的思想。

“他可能还活着。”书灵极为认真的直接开口说出这么一句话,书灵那一瞬也是吸气。

“你不骗我?”岐黄依然还在书灵所说出来的话中没有反应过来。

书灵呵呵笑了一声,接着也都是开口说着:“我说了,他仅仅只是可能还活着而已。”

“不过他所留下来的传承,已经够近百代人使用了,如今这才到几十代而已。”

“只要他还活着,就能够说明一个问题。”岐黄认真的开口说着。

“你说的不错,岐黄秘境确实也开启着。”书灵直接回应了岐黄。

听到这话的岐黄那一刻也都是眉头以后,接着又是问道:“那为什么我进不去。”

“不要说你进不去了,就算是你前面有几十代,几百代人都不一定能够进去。”

书灵对着一点很自信的说着,那一刻就连的岐黄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为什么。”在岐黄口中,能够听到这三个字,已经算的上是极为罕见了,认识岐黄这么久,白池还是头一次听到他问问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