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今晚留下来 老公不要…

热点 2020-07-01 18:03:36

乔羽懒懒的坐在副驾驶上摸着肚子,像个猫一样眯着眼,周瑾见状便问:“怎么了?不舒服?”

乔羽眼都没睁说:“没,你妈太热情了,吃撑了!”

周瑾低笑:“带你去散步吧,刚好画展的房子已经订好了。”

乔羽眉眼带笑:“这么快?”

乔羽不说话的时候总是神色清冷,给人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如今这副眉眼带笑的神情都也是少见。

周瑾将车停在路边,说:“就这么走过去吧,也不远!”

乔羽理好头发跟在周瑾身后,背后是无尽的夕阳,身前是一个看着无上高大的背影,若是一直这样走下去也未尝不可。

周瑾见身后的人慢悠悠的走着,也没有并肩的意思,刚巧前面有个奶茶店便回身说:“你等我一下!”

说完就留下懵圈的乔羽,身边隐隐约约听见小狗呜呜咽咽的声音,顺着生源找去,见一片绿油油的地方藏着一只小狗,乔羽低身将它拉出来,摸摸他的头顶说:“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呀?是不是迷路了呀?”

小狗哼哼唧唧的用头蹭了蹭乔羽,乔羽心下决定把它送去宠物院再说。回身去找周瑾,见周瑾提着一杯饮品从店里出来,便挥手喊道:“周瑾,我在这儿!!!”

周瑾找见人眼睛发光似的像乔羽走去,看见乔羽脚下的狗便问:“这是流浪狗?”

乔羽说:“不知道,我们把它送医院检查一下吧?”

周瑾不像乔羽同情心那么丰富,但乔羽喜欢,就顺了她的意。弯腰就要将狗抱起来,乔羽马上出声阻止:“哎,你等一下!”

说完就转身向一个便利店跑去,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特大号的购物袋,对周瑾说:“我看你穿的太干净了,把狗放这个袋子里你再抱着吧!”然后蹲下身把小狗装了进去,抬头对周瑾说:“这下可以抱了!”

周瑾将饮品递给乔羽,弯身将狗抱起,说:“夏天喝菊花茶去去火。”

乔羽哦了一声将饮品戳破咬着吸管和周瑾去了宠物店,一路上跟在周瑾身边逗逗狗,笑哈哈的好不欢喜。

“你很喜欢狗?”周瑾问

“还好吧,主要是想着今后有人陪我就很开心。”然后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他:“我想把它带回去,你的套房里能放只狗吗?”

周瑾看着这大眼睛,便说:“你开心就好!”

乔羽又有些得寸进尺:“你明天找人在这贴个寻狗启示吧,确定他是流浪狗我也养的心安!”

周瑾诧异,:“直接养着就好,费那么多周折做什么?”

乔羽严肃的说:“这要是宠物狗丢了,主人家是很心疼的,你要是怕麻烦我自己贴吧!”

周瑾见好不容易和自己拉近点关系这又要一清二白的便急忙说:“我来找人贴吧,留我秘书联系方式可行?”

乔羽想了想,说:“也好,那要是找到主人了千万要告诉我!”

周瑾点头。到了宠物店简单打理好小狗后已是七八点的光景。

“现在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明天早上再来接你去画展那?”周瑾问道

乔羽只顾着逗狗,也没听清他说什么就应下了。

到了车上乔羽抱着狗对周瑾说:“你给狗取个名字吧!我才疏学浅,取不出好名字!”

华灯初上,一天也过了最热的时候,天气转凉,夜也正是暧昧的时候,周瑾看着逗狗的乔羽,便说:“那就叫凉凉吧,和你很搭!”

乔羽说:“凉凉倒是好听,不过怎么和我搭了?”

周瑾摇摇头没说话。因为我和你见得第一面,你扑面而来的凉气正好解了我心里的酷暑。

翌日早上,周瑾去酒店找乔羽。

乔羽悠悠转醒,摸了摸身旁的凉凉说:“真好,这么多年了,有人和我一起醒来的感觉可真好!”

乔羽在浴室洗漱,头上哗哗的流着水,连门外门铃响都不知道。

周瑾在门口等了半天都没人开门,怕是昨日吃太多今天生了病,细思极恐,给客服打了电话叫再拿一份房卡。进了门后只见凉凉在床边蹲着,见周瑾叫着跑了过去。

乔羽听见狗叫,围了浴巾便出去了。

乔羽推门而出,伴着蒸蒸热气,周瑾看的出神,长发滴着水珠顺着锁骨往下流,蒸汽将脸熏的微红,粉粉嫩嫩煞是可人。

乔羽呆呆愣愣的说:“你怎么进来的?”

周瑾回神:“我敲门你没应,担心你出事,便进来了。”

乔羽淡淡的嗯了一声,才发现自己穿着引人遐思便说:“我还没洗好,先进去了!”说完也不等周瑾回神,直接奔去了浴室。乔羽进了浴室经过全身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真是又羞又恼。

乔羽来来回回几趟便收拾妥当,问周瑾:“你来找我干嘛?”

周瑾说:“昨日不是说好的今天看画展的房子去吗?

乔羽懵懵懂懂的说:“啊,这样啊!”

周瑾看她呆呆傻傻的就觉得好笑,便说:“抱着凉凉走吧!”

到了车上周瑾递过早餐,乔羽说:“你今天不忙吗?”

周瑾说:“还好,送完你就去公司。装修这个事打算怎么办?”

乔羽摸了摸狗毛,说:“装修的话我找于冉就行,她在行。”

周瑾说:“于冉?于氏集团的孙女?”

乔羽吃完最后一个包子说:“你认识?”

周瑾接过垃圾说:“知道,不熟。”所完就把垃圾扔到了后座。

乔羽见状说:“垃圾你往后坐扔什么?”

周瑾看她一副管家婆的样子便笑:“不然让你拿着?还是我拿着?逗逗凉凉吧,要到了。”

乔羽也不在理论,人家都怕脏她也不必操心。然后就摸了一路的狗。

半个小时后就到了画展,周瑾说:“我还要赶个会,你有什么问题打我电话,3点我来接你,注意安全。”

乔羽道谢说再见,便拨打了于冉的电话。

周瑾刚到办公室穆晨便迎了过来,说:“你咋这么晚才来,我等你一早上了可,耽误我赚多少钱!”

周瑾脱了外套拿起笔说:“我又没让你这么早来。”

穆晨说:“不和你废话了,钥匙呢?”

周瑾拉开抽屉拿起钥匙丢向穆晨,问:“那天我们在酒吧看见两个女人亲热,其中一人可是于冉?”

穆晨接过钥匙说:“是啊,不都亲眼看见了吗?”“不和你说了,我得回去了,哪天带我小姨子请你吃饭!”穆晨说完便走了。

乔羽抱着狗和于冉在一家古香古色的餐厅吃饭,一边商讨着如何装修。

于冉喝了一口水说:“在哪弄得狗?”

乔羽筷子夹得欢快说:“捡的呀,不然哪来的。”

于冉接着问:“你打算怎么装修画展?”

听说画展,乔羽放下筷子正色说:“我喜欢极简风格的,这几年在国外生活,也习惯了欧式风格,结合着来吧。”

于冉夹了一块鱼肉说:“嗯,了解了,装修好了给你打电话吧!”

乔羽应了一声接着吃,还不忘喂喂自己的凉凉。

于冉看了看凉凉和乔羽说:“你现在对它如此好,倘若一日被主人寻回去,你今日所做岂不是白做了!”

乔羽摸摸凉凉说:“昨日也曾想过,不过啊,我就是想做自己所想的事,况且与我遇到,就是缘分,就当行善积德吧,能陪一日就珍惜一日。”

于冉又问:“那你对谁不是如此随便呢?”

乔羽停下喂狗的筷子抬头问:“什么?刚刚没听清。”

于冉低下头说:“没什么,快吃吧。”

乔羽的母亲伍岱是一个精神病,乔羽的父亲乔一恒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两人在相知相识相爱过程中伍岱都一直温婉贤淑,没有半点病人的样子。伍岱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但经常情绪失控,好在自制力很好。两人也一直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后来在乔羽22岁时,一切都灰飞烟灭了。

于冉和乔羽中学时便经常一起,欢欢乐乐的活得像个小神仙,于冉一直打扮的像个男孩子,酷酷的样子吸引了好多小姑娘。一年夏天,于冉在商场里看见了乔羽的父亲乔一恒,肩臂里挎着一个女人,于冉经常去乔羽家,自然知道那人不是伍岱。于冉想了一夜,决定第二天去和乔羽说这件事。第二天刚到乔羽家就听见里面有吵闹的声音,隐隐约约听见乔一恒说:“你这个疯子,伍岱你这个疯子!!!”于冉吓得不敢进屋,走出墙外就给乔羽打了电话。

“小乔,你在哪呢?”于冉问。

“我在爷爷这呢!你也过来呀!”

“好,你等我,我马上去。”

半个小时后于冉见到了乔羽,见面就拉着乔羽走出去,说:“我昨天在商场看见你爸手里挽着别的女人,然后刚刚去你家找你,听见你爸妈在吵架。”

乔羽听完眼里满是震惊,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拉着于冉往家跑,到了家门口就见母亲痛苦的蹲在角落里,精神涣散,手里握着擀面杖,看到了乔羽就直接扑了过来。于冉顿觉不妙,一下子拉过乔羽抢过擀面杖敲晕了伍岱。乔羽到现在也是吓傻了的状态,于冉拉着乔羽说:“我感觉你妈精神有问题,我听见你爸骂你妈疯子。”

乔羽悠悠回神说:“打救护车,快打救护车!”说完就抱着妈妈痛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