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推油真实经历—哥哥快点进来都湿透

热点 2020-07-01 18:02:33

“哥!”司马月惊叫并想要帮忙。

“别过来,快带着星儿离开我身边。”左辰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个字。

“哥!哥!”只是,司马星似乎并不想离开左辰,尤其是这种时刻,她一个劲的呼喊,并缓缓的朝着左辰身边爬去。

刚刚从绝望中救了司马星的左辰,带给了司马星难以想象的安全感,如今左辰差点面具控制,司马星自然是认为是自己的错。

若不是我一直赖在哥怀中,哥也不会...

所以,司马星不想离开左辰,反而想要帮他。可是,司马月却不允许司马星这样做,强行将司马星从左辰身边拖走,便拖边说。

“不要打扰哥,你现在过去也只会让哥分心的!”可以压低自己的声音吼叫出来,为的便是不打扰左辰。司马星一愣,接着看向司马月,她已经泪流满面了,之前的笑容都是她的强颜欢笑。

“我也是...很想去帮哥的,之前的战斗是,现在也是。只是,无论是那时候还是这时候我什么都做不到,只能远远的呆在一边为哥祈祷。我...也是很不甘心的...”依然是可以压低声音,明明已经泪流满面,脸上充满了不甘心却还是不让自己大声的吼叫出来,发泄出来。

“月儿!”司马星翻身将司马月抱住。

“星儿!”司马月搂着司马星。

两人的心中都充满了不甘心,却只能祈祷,安静的流泪。

另一边,左辰与鬼面的战斗越发僵持,没有人敢靠近左辰,甚至不用左辰劝离,一个个村民都自发的远离。

右手带着面具越来越接近面部,左辰怎么也阻止不了。鬼面可以控制他的手臂哪怕毁坏了也没关系,可他却不能无视手臂传来的疼痛,渐渐的,左辰招架不住,鬼面终于被带在脸上。

“哥!”看见这一幕的两姐妹心碎了。

本以为已经完了的左辰,做好了和鬼面决一死战的准备,可谁想耳边竟然传来这这样一句话。

【以装备神器鬼面,以检测到神器使用资格,神器负面干扰效果减半已开启,持续时间三天。】

这时意料之外的事情,本以来自己也会和村民一半会被恶鬼的邪念驱使,可谁曾想到神器的使用资格居然帮了他一把,虽然时间只有短短的三天,却能让左辰有所准备,有所习惯。

不过,虽然是减缓了一半的负面效果,可这一半也不可小觑,它化作魔鬼,时时刻刻的引诱和影响着左辰。起码在短时间内,左辰为了对抗邪念很难控制自己身体。

当左辰带上面具后,两姐妹本以为已经完了,没有人能阻止左辰了。可失魂落魄的等待了一会也不见左辰有所动静,两姐妹又偷偷的看向左辰,结局是不是像两人期望的那样,左辰的意志战胜了恶鬼的邪念。

“哥?”司马星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副害怕又无助的样子。

“哥你怎么样了?”司马月大胆的朝着左辰爬过去。

两姐妹来到左辰身边仔细的观察,奈何左辰闭着眼睛毫无动作像是睡着了一样,她们什么也情报也获取不了。不过,两人知道,左辰没有立即攻击别人那就说明了事情还有缓解的机会。

盯着左辰看了很久,司马星突然贴近左辰,接着伸出手缓缓的探向面具,到摸到面具,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司马星看向司马月,司马月对着司马星点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手捏着面具的边缘微微用力向外拽,可是面具却像是粘在了左辰脸上似的,拽不开也拿不掉。

这样的结果让两姐妹越发的着急。如果不趁着这次机会拿掉面具,哥之后更很危险。

一道光芒闪过,那是左辰睁开了眼睛,司马月被吓了一跳,不禁往后退了退,而司马星却是一把抓住左辰手臂微微颤抖。

从结论上来说,司马月是正确的,在不明敌我的状态下应该保持距离和警惕才是,可司马星的那副样子却是让左辰感到心疼。

明明一直喜欢把什么都藏在心里,一直想要保持冷静和理智,可如今却是像受惊的小兔子似的,把什么都表现出来。不是受了太大的惊吓是不会这样的。

“星儿!”司马月在发现了司马星不仅没有远离左辰反而靠近他后也是吓了一跳,想要把她从左辰身边拉开时,却看见左辰伸出了另一只手臂探向司马星,并用手抓着司马星的头。

颤抖的司马星双眼紧闭,不敢睁开眼睛去看去确认,生怕看见自己最不想看见的结果。她听见了司马月的呼喊,那时一种惊慌的语气,让司马星心中的不好的预感更加眼中。

“哥!”一个手掌的触感从头上传来,颤抖的司马星下意识叫了出来,可是眼睛却一直不敢睁开。

手来回在自己的头上抚摸凭借着感觉,司马星知道这是左辰柔软又温柔的手,虽然不大却能给她带来了安全感。

“我没事!”简单的三个字从左辰嘴中说出来,战斗的司马星听见后,再也控制不住颤抖的自己又一次留下泪水,这次是安心的泪水。

“啊~”司马月整个身体都软了,还好最好的结果还没有出现,看着像是孩子一样的司马星,司马月不禁露出安心的笑容。

远远的村民们看见左辰无事后,都发出惊讶的声音,直说这简直就像是奇迹一样。

可只有左辰和两姐妹知道,这时进过了长时间的艰苦抗争才得到的结果,其中更只有左辰知道这份安定只是暂时的,不过他并不打算说出来。

“感谢各位为我们讨伐恶鬼,天色不晚了,各位请务必留宿参加晚上的庆功宴。”村长激动的想抓着左辰的手,但看见了左辰那副纤弱又充满伤痕的身体又不好意思。

“快来人,将恩人和伤员带回去治疗,用村里最好的药,务必让恩人在庆功宴前回复全完。”村长回头对着村民们大喊。

“不用了,我们会带哥过去的!”司马月和司马星异口同声的说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