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种族的虏姫 老头的大肉棍真厉害

热点 2020-07-01 18:01:17

留青年独自休息,鸠神练与弁袭君相携探查起整座轮回圣殿。

“虽然暂时坐困愁城,但我们也不需坐以待毙,此方秘境虽然封闭日久,但观灵气依旧充溢,不输苦境那些有名的地脉灵穴,可见必有数条灵脉蛰伏其中……”

鸠神练开了口,弁袭君顺势接道:“有灵脉的地方,必然生长着珍奇灵物,若能取得一二天材地宝,许对祸风行的伤势有所助益……”

“好友……”

一声好友,两人对视,皆从彼此眼神中看到相同的打算,鸠神练幽幽轻叹,“圣殿看来暂时没有危险,我们不如分头行事,3个时辰后不论有无收获都回到此处汇合?”

其实她更想提议一人行动,一人留下,但她也明白弁袭君强势的性格必定不肯留守。不得不说,作为同样要强,喜欢将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心里的人,有时候,两人的冲突总是这么莫名其妙。

她也不愿意留下,那么,只能估算着时间尽早赶回了。

“……”

弁袭君反常地沉默不语。

鸠神练警觉地看向对方:难道他要强硬地要求自己留下,由他负责出去寻找灵脉?按照弁袭君以往的霸道作风,这也不是不可能,但她不会答应。

“……我留下。”

意料之外的答案,令鸠神练一时愕然。

看着青年别扭地移开视线,鸠神练顿了片刻,才了然一笑,又在对方即将恼羞成怒之际连忙开口道:“那就这么决定了,先由我出去探查一番,你在此好好守护祸风行,待我回来之后,你我再行轮换。”

弁袭君闻言点了点头。

他当然不是选择退让,只是觉得没必要在此等小事上进行争锋,这般想着的他已然忘了往日两人间是如何就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进行争论,甚至拉着祸风行非要裁出一个胜负方肯罢休。

回到起居室门前,弁袭君并没有推门而入,青年此刻已经酣睡,他不想打扰,于是默默站在廊上看着园子里茂盛的冰晶之花,虽然已是夜晚,但在宛如白昼的光辉照耀下,依旧开得那么美轮美奂,令人心折。

鸠神练离开轮回圣殿之后,原是打算前往山林寻找灵脉,却在中途突然神色一恍,竟是转身顺着心中莫名而来的奇特感应来到了圣裁法堂。

看着已成一片废墟的旧址,鸠神练秀眉轻蹙,一边扫视着遍地断瓦残骸,一边寻找那连自己也不知道具体形象的物什。

翻翻找找……

寻寻觅觅……

眼看约定时辰将近,鸠神练开始怀疑自己这是在做什么?莫名其妙的心血来潮,生生浪费了大半时间,正打算停止这场无厘头的行动,眼角忽然扫过一处犄角旮旯。

又是片刻恍惚。

“……”

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拾起的黝黑晶体,鸠神练嘴唇紧抿,脑海中自动浮现出关于此物的具体信息:黑月天阿太阳精魄,来自黑海森狱的一种珍稀矿物,由黑月精华凝聚而成,能够提纯森狱种族血脉,强化体魄,增长功体,促进元神兽的孕养,种种好处数不胜数,唯有森狱皇族之人方有资格拥有。

祸风行身上的伤口夹杂着信仰愿力,不靠轮回圣印而只单凭药物治疗的话,难免反复拖延,黑月精魄虽然不能疗伤,却能吸收愿力,如此只要再取得一些疗伤圣物,祸风行的外伤就能尽早愈合。

不知从何处得来的认知,令鸠神练蓦然心底一冷,性格中的倔强却使得她紧紧握住了手中的玄晶,双目低垂,掩住眼底寒凉,既然是对祸风行有好处,那便先收着,至于其他……镜面修罗从来不惧任何挑战!

杜舞雩在一阵温和的暖意中逐渐醒来,朦胧睁眼,看到两位好友正站在他的床头,鸠神练手持一块黑色玄晶虚悬在他的身体上方。

晶石神秘诡异,溢散着丝丝缕缕的黑气,待仔细看去,却又发现黑色雾气并不是由晶石散发出,而是通过几不可见地吸纳慢慢聚集。

随着黑雾愈来愈见浓郁,原本冰冷的四肢创口处暖意更加明显。

“好友……?”

青年略带疑惑地看向鸠神练。

前世对方并没有拿出过此物,他的伤口因为夹带着愿力一直反反复复,如钝刀割肉难耐持久,当时众人正忙着整顿遗迹,为了不增加额外的负担,他并未将难处述之于口,而是选择独自默默隐忍,直到圣印回归方才消除痛苦。

他知道没有圣印的治疗之力他的伤势必然又是一场磨难,功体受阻之后无法运转风元自愈更是加大了折磨,但再难受也须得咬牙忍了,他从未想过要给好友们添加困扰。

……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似乎每当他打算依照前世的轨迹行事的时候,总会突如其来地冒出一个个谜团与困惑,青年想,也许他从未看清过自己的这位好友。

“此乃黑月精魄,我在遗址残骸中找到的,神书残篇中记载了此物对你的伤势有益,我便寻来了。”

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鸠神练知道这话也只能忽悠一下老实的青年,绝对不可能糊弄得住精明多疑的弁袭君,但她不想多说。

果然——

“哦……?这么巧……?”

弁袭君拖着长长的咏叹调,斜睨了同伴一眼。明明是出去寻找灵脉灵物的,结果转头却跑到废墟里翻出来一块石头,好友,你很不坦诚。

鸠神练暗暗回了个白眼,都不是坦率的人,彼此彼此。

杜舞雩无声地看着两人间的眉眼官司,默默叹了口气。

他是看过天罚篇章的,自然知道里面没有提及任何关于黑月精魄的内容,但好友不愿说,他也不会勉强。

谁都有秘密,尊重对方的秘密,何尝不是维护彼此情谊的一种方式?

翌日,轮到黑罪孔雀出去探寻灵脉。

弁袭君自诩不是不务正业的某人,一出发就径直往灵气感受最浓郁的方向飞去。

“此处便应当是山中灵脉了,希望不要让弁袭君失望。”

高傲的青年徐徐落下,满怀期待地走进一处山谷,行了一段距离,停下脚步。

“嗯?有阵法?看来这里确实有宝物。”

孔雀指虚点数下,原本看似与周围一般无二的草木环境中突然出现一道水雾般的光幕。

“……是隐藏阵法。”

认真打量一番,弁袭君挑了挑眉,此等阵法还难不倒黑罪孔雀。

“破!”

一声轻叱,光幕瞬间破碎,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直教人舒服得连毛孔都要舒张开来。

弁袭君自信满满地踏入灵穴,目光一扫,顿时牢牢钉在中心处不动了。

半响,似是不敢置信般,孔雀眼眨了眨,随后,瞬间变为恶狠狠的视线,不善地瞪着灵穴核心处那两只毛茸茸的红色团子——

是的,他的运气就是这么该死的好!

传说中可遇而不可求的瑞兽麒麟,现在就在他的面前,还是幼崽期,契约签订起来不要太容易。

但他一点儿都不高兴!

略带嫌弃地移开视线,犹不死心地在灵穴中搜索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什么也没有——所有的灵气全都被用来维系两只麒麟幼崽的生机了,如何孕育得出其他灵物?

弁袭君郁闷地抬脚就想离开继续探寻下一处灵脉,那两只红色毛团此时却被惊醒了,傻乎乎地懵懂着兽瞳,看着眼前陌生的闯入者。

弁袭君毫无兴趣搭理它们,转身迈开脚步,可还没等走两步,脚下突然传来几声细嫩的嗷呜声,两只团子迅速又利索地一边一个趴在他的鞋面上,小小的爪子使劲扒着他的裤脚,似乎生根了。

“……下来。”

弁袭君面无表情地轻斥道。

两只小麒麟却有听没有懂,只觉眼前这人身上有一股令它们感到安全又亲切的气息——它们自然不懂那是同为天疆瑞兽的血脉气息,一心遵循幼崽的本能,紧紧粘附着强大的成年体。

弁袭君瞪了脚背上明显耍无赖的两只一会儿,又实在做不出诸如甩脚般有失形象的举动,只得弯下腰一手撕下一只毛团子,拎到眼前。

“……瘦巴巴的,肉都长到毛上去了?”

皱眉颠了颠手中几乎感觉不到的重量,高傲青年满口嫌弃道。

小麒麟们毫不知晓自己被嫌弃了,只乖巧地一动不动,任由人拎着。

“不许跟着我。”

弁袭君气势威严地对两只幼崽命令道。

然后将两小只放到一旁,继续打算离开,不料刚迈开脚步,那两只毛团又迅速地趴了上来,水汪汪的大眼睛还忒无辜地仰望着他。

“呵……你们以为弁袭君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么?”

冷笑一声,青年抬手朝两只幼兽缓缓伸去……

“……所以,这就是你今天探查的结果?”

鸠神练神奇地看着桌上打滚嬉闹的两只毛球。

自从弁袭君把这两只团子从衣袖中掏出来以后,她的表情就一直保持这样不可思议状——

实在是无法把两者联系在一起!

弁袭君冷哼了一声,不作搭理,一边将寻到的伤药进行炮制加工,一边对着倚靠在床头的虚弱青年开口道:“这些灵物并不能直接使用,只能委屈你忍耐几天,待我调制出药物来……”

杜舞雩轻轻点头,苍白的嘴唇擒着一丝笑,一边听好友细致的疗伤计划,一边心神却不由有些飘远。

这对麒麟,与弁袭君之间的缘分当真是不浅……

上一世,因为突如其来的灵脉涌动惊动了众人,弁袭君前去探查原因,正好撞上刚刚苏醒出来活动的麒麟,花费了一番功夫之后,终于收服这对瑞兽,得到一双威风凛凛的坐骑,谁曾想,今生他只是去探个灵脉,竟然又正好撞入麒麟的巢穴中,不得不说是注定……

感慨了一番之后,杜舞雩仔细打量起两只幼崽,许是一直靠灵气滋养的缘故,虽然精力十足,但个头看着实在小得可怜。

“……需要好好补充气血。”

弁袭君做出结论,青年跟着点了点头。

鸠神练在旁边突然扑哧一笑,这两人分明思绪已不在同一条线上,却对一人二兽做出同样的结论,实在令人忍俊不禁,开口取笑道:“那就一起好好补补。”

杜舞雩这才反应过来弁袭君一直在跟他说话,抱歉地抿了抿唇,耳根顿时有些发烫。

弁袭君脸色阴沉发黑,张口正要毒舌几句,却被对方难得的窘状撩得心弦一颤,当下不敢再将视线停留在青年的脸上,只垂眸冷冷道:“莫再走神。”

青年以为好友真气恼了,连忙收敛心神,认真听对方讲述接下来的疗养方案,反而弁袭君口头上虽然继续说着,心里面却时不时闪过对方微窘的唇角,红润的耳垂,真真是……

甜蜜又折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