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夫君闹洞房 小说孝番外第二段

热点 2020-07-01 15:01:17

“这人似乎从未见过,是谁?好放肆!”

“不知道从哪突然冒出来的!”

“这小子说话太也张狂!”

“那是人家有实力!”

“瞧他之前对那人乖顺的模样,本以为他很孬种,没想到发起飙来如此冷酷!啧啧啧~是棵好苗子!不如……拉来做徒弟玩玩好了!嗯!”

“一来边城,就敢惹怒边城出了名的四大不能惹,以后有好戏看咯!”

“那神志迷糊的,怎么看上去那么像之前被诬赖为私通敌寇的副总兵呐!”

“听军队的人说他善兵法,是军中少数可以与项将军匹敌的实力之将,可也因此糟了横祸,被人嫉恨招致了冤屈而死!”

“怎么可能是他呐!话说他不是死于单于掌舵之手嘛!”

“总之是死了!”

“我记得前一段时间,还有人来寻他,莫不是他也像那单于之刃一般,被制成魅影人魔了吧?”

“这楼兰秘术,岂是那匈奴人可以偷窥地,他们不过做做样子!唬人罢了!据说那单于之刃的魅影人魔是人吃了什么提升内力的丹药,又扮作单于之刃的模样!”

“别提这么玄乎邪门的事儿了!不是正说着这小子嘛!”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年纪不大,这一手寒掌露得甚是漂亮!”

“武林中又出了什么用寒掌的新秀吗?”

“没听说!”

“那刚坐稳武林盟主之位的向应天倒是用的掌法!”

“休要和老子提什么向应天!向应天那厮才是个套着人皮的魔鬼!你不知道我一兄弟死于他手,死相有多惨烈!”

“这枭雄吗?总要有点非常手段!况且你那什么兄弟也不见得做了什么光彩之事!”

“什么狗屁的枭雄!你竟敢说老子的兄弟坏话!是活的不耐烦了吧!我兄弟他一生光明磊落活得比老子都坦荡!”

“是吗?”

“你再说!”

“嗨!你们乱起什么哄!都住手!”

“……”一旁的人窃窃私语着,有的甚至都动起手了。

只是偶尔才有那么两三句话飘入他们耳中。

他收回手臂放于身侧,轻轻甩掉手心凝结的含血冰凌,想握住手掌时,才发现有些困难,只能任由血一滴滴从掌心沿着手指滴落。

这剑太过坚韧,若是寻常剑刃,经此一摔,怕是早已断裂,碎成渣了,也太过锋利,否则以他的速度,又如何伤到他手掌。

转眼间,他见挥扇客转动手中铁扇子,攻向破寒右背,他顺势出左掌拍向铁扇子。

挥扇客适才见识了他寒掌威力,心中早已做了防范,见此便开启了铁扇子侧边机关,六枚细小的银针朝着他所在位置的六个方位疾驰而出,同时手腕转动铁扇子脱离他寒掌范围,继续袭向破寒。

然后这六枚银针只飞出一寸远距离,便一瞬间统统凝结在空中,一一落地,此刻他若再出掌已然来不及格挡那袭向破寒的铁扇子,便抬起右腿一脚猛踢向铁扇子。

挥扇客只觉一股寒气逼人的气势逼近,手臂一个不稳便松了手,那把铁扇子哐当一声便被大力钉入一楼房梁之内,顿时,积累在屋顶的灰尘扑簌簌地飘落了下来。

这时,从白眉客方向疾速地朝破寒飞来一只筷子,筷子上裹挟着一股惊人内力,方位直指破寒眉心,他急忙回身横臂一压破寒脊背,筷子堪堪擦过破寒发梢,而后钉入了对面的窗柩,足足两指深。

他心中涌起一阵阵后怕,若他动作再晚一秒,此刻被筷子打中的将是破寒眉心,而破寒像一无察觉般起身,一脸懵懂地用眼神询问着他,他为何突然如此动作。

“破寒!”他心中蓦然痛极,开口喊着破寒,“我们离开这去找将军,好吗?”见破寒眉眼展开,笑意融融地点头,他便拉起破寒转身就走。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若破寒开心,破寒喜欢或者不喜欢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只愿破寒日日开怀无忧,他不愿看到破寒因痛苦隔绝外界一切的封闭模样。

持剑客借此时机,已脱离破寒剑圈,自然不甘心自己刚才受人胁迫的样子,见他们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般转身要走,怒气更盛,于是抬脚踢起地面上的宝剑,也不管是不是宝剑上还挂着冰渣,便绕到他们背后,悄无声息地朝他们两人杀去。

“客官,您甭走啊!您的菜到了!即使您要走,还烦请您结了帐,连带您的朋友的账也一块结了吧!不然,我这里不好向我们老板交代!毕竟小本生意嘛!一概不赊账!”

店小二喊声一到,他片刻间回了神,便察觉到背后异样,立刻携着破寒跃起,避开了持剑客的偷袭招式。

他跃起后,并未立即落地,而是飞向了屋顶,将铁扇子拔下,而后飞刀窗边,又将窗柩处筷子拔出,才飞回原地,扭头将铁扇子筷子一并丢回了那四人落座的桌面。

“还给你们!”

他说完后,便和破寒走向小二身边,见小二左手端着酱香牛肉,右手端着叫花鸡,胳膊窝里还夹着一壶花雕,便把银子塞在小二袖中。

“多的不用找,算是赔偿,也还烦请小兄弟将我们的饭菜打包,外加一壶梨花白,两壶水,六个馒头。”

“好嘞!您稍等!”小二爽快回答后便跑向了厨房。

小二边跑边想,原来那小哥不是瞎子,原来这人也不是什么哑巴,他们还果真认识!要赶快给他们打包了饭菜,早点送走,若让他们继续搅合下去,还怎么做生意!

“嗨!小叶子!”小二正跑着,突然面前跳出来一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翁,眼看就要撞上他时,被他一把抓住了肩膀,拎在半空。

而这白发老翁正是之前嚷嚷着冰窟是棵好苗子,要拉他做徒弟玩玩的酒客明六辰。而店小二本名为叶开,因名中带着一个“叶”字,被明六辰称呼为小叶子。

“明爷爷,你快放我下来!”小叶子身体和四肢一直摇晃着,想挣脱明六辰的钳制。

“小叶子,你想不想喝冰镇的吐蕃葡萄酒?喂!老实点别动!”明六辰丝毫没有放下小叶子的打算。

“想!”小叶子点头说道,可哪里会听这老爷爷的话,兀自踢着脚胡乱挣扎一通。

明六辰只能先放下小叶子,问道:“你刚才看见没有?”

“看见什么?明爷爷,你说说哪里有冰镇葡萄酒,别又来诳我!”小叶子的神情从疑惑过渡到憧憬又变为漠然。

“小叶子,这次明爷爷绝对不诳你!”明六辰满脸认真地对小叶子说道。

“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我不想跟你说话,我要去干活!”见明六辰拦着路,小叶子推开他就要走。

“好了好了,明爷爷知道不该每次都骗你,这样,如果这次明爷爷又骗你,明爷爷以后就……滴酒不沾!对!即使是馋死,也不喝一滴,怎么样?”明六辰说话时,一把又将小叶子举到半空。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有逼你!如果……”小叶子本不住挣扎着,但听见这见酒如命的明六辰敢如此说话,便停了挣扎,任由明六辰逗弄着他。

“没有如果!”明六辰信誓旦旦道。

“那酒在哪里?你又是怎么弄来的?”虽然得了明六辰如此保证,但小叶子被他骗的次数太多,这次一定要问个清楚才行。

“我不是问你刚才都看见了什么吗?”明六辰说话时,用眼神询问着叶子。

“嗯!”小叶子点头回道:“不过就只看见几个食客在店里打架,没人运酒啊!”

“笨叶子!”明六辰故意用力低下脑袋,额头正好碰上小叶子的额头,嘣……

“疼!”小叶子不觉喊出口,抬手想揉一揉痛处,才发现明六辰的脑门抵着自己,本想推开他,但看着明六辰满眼慈祥宠溺地看着他,又是如此近的距离,小叶子突然有一种至亲的感觉,于是就没忍心推开。

小叶子没想到,这明六辰主动撤离了脑袋,还将他放在地上,又替他轻轻地揉了揉额头,才说道:“要想喝这冰镇葡萄酒,难就难在冰镇这一环!”

“哦,明爷爷你想用那人寒功帮你冰镇葡萄酒,甚至想学到那人的寒掌,是吗?”小叶子突然福至心灵,便说道。

“我的小叶子,你终于开窍了!明爷爷好开心!不过……什么叫帮我,是帮咱们!”明六辰蓦然觉察,看来,这循序渐进的提醒,还是很有必要的,小叶子也是很聪明的,这也省得他多费口舌了。

“这个困难!我还是去干活吧!”小叶子一边说一边耸耸肩,之后便绕过明六辰,向厨房走去。

这看小叶子的种种反映,估计也早就习惯这明六辰时而疯癫时而认真,时而幼稚时而成熟的作风了。

“你可以……”明六辰追着小叶子说道。

“我可以在饭菜里下毒,是吧?”小叶子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明六辰点头,那欢喜如孩童的模样,在一个白发老翁身上显得异常滑稽。

“休想!明爷爷,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这是酒馆,不是黑店,不可以自己砸自己的招牌!”小叶子颇为无奈地说道。

“小叶子……”

“明爷爷你自己想办法去……”

“小叶子……”

“……”

“你不想喝冰镇葡萄酒了?”

“想喝!”

“那就照我说的办!”

“休想!”

“那我打晕了你!”

“你不怕那人起疑,你尽管来啊!”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