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丈夫绿奴小说_宝贝我要吃你下面小说

热点 2020-07-01 12:03:53

我与沈轲相识六年,对他的往事了解并不算多。我在江州时,彼此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加上后来我离开江州回了北京,与他的联系就变得更少。再后来,也不知怎么的他后来就成了我的老板,领了编辑的任务,对我开始没完没了的催更。口水战更是不知与我打了多少回,对他淡出群众视野的事我也试着问过他,可他给我的回答却是比较敷衍的。

我记得他当初是这样说的,他说“世上哪有什么完美的人,我只是装的累了,想要回归自己原本的生活。”

“呵呵……这现在不是认识了吗?以后想采访直接上门找,他要是不见你,我给你做主。”我给沈轲使了个眼色,转了个话题“哎!轲大大,这栋酒楼的老板你认识吗?能不能介绍介绍。我对他这里面的装修风格挺好奇的……”我边说还不忘四处打量。

“林夕,你确定我们认识吗?”沈轲神色黯然“咱们好歹认识六年,你竟然连我名下有什么产业都不知道,心塞啊。”

“你是说这是你的产业。”我吃惊的看着他。

“是啊,我的林作者。”沈轲无奈摇头,“你啊,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没变。”

“我怎么记得江州以前没有这号地方。”我问。

“两年前接了块地皮,刚盖起来的。这不看你来江州了,特意引荐你来看看的吗?”沈轲漫不经心的回答。

一旁的徐妍见我两聊的火热,便跟我打了个手势,走开了。

“这么说来,我以后可以来这里吃霸王餐咯。”我殷勤的靠了过去。

“嗯,”沈轲挑眉,嘴角含笑的看着我。

“同意还是不同意。”

“嗯,随时欢迎。”沈轲在关子卖过之后,顿时眉开眼笑。“怎么样,惊喜吧。”

“谢啦。”我拍了拍他的肩,动作随意。

沈轲这个人很奇怪,平常与他相处,会觉得他高大上。可是时间一长,他的二货本质就会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次来江州准备呆多久。”他正色问道,收起了一贯的嬉皮笑脸。

“不知道啊,可能就一直呆着吧。”我回答地漫不经心。

“真的!”沈轲面上一喜,不确定地问。

“嗯,所以啊,你要好好招待我,说不定你招待的好了,我就不走了。嘿嘿……怎么样,说不定以后你出门,还能充当下你的绯闻女友。”我熟络的掺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往里走。

“那好啊,刚好我也缺一个女伴。”他最后的那句话淹没在了喧闹的人群里,让我没有听清。

“你说什么……”我回过头,大声问道。

沈轲却只是眸光温柔缱绻的看着我,笑着摇了摇头。

今晚的人并不算多,比起那天在云阙宫,少了一半。

我拉着沈轲,在人群里寻找着徐妍的身影,时不时的打量着周围,看会不会有熟悉的身影。

“林夕,你也在。”这还没开始找呢!就被人拦住了去路,抬头,是余笙。

突然就有种世界变得好小的感觉,走到哪里都能碰见。

“咦,余笙,你怎么也在。”我好奇的看向沈轲。

沈轲笑着解释“今晚的酒会本就是随意的,除了娱乐圈里当红的几位明星,就是商业上打交道的人,还有咱们杂志社处于江州的作者,”

“哦,”我点头。

“你们认识?”余笙看向我搀着沈轲胳膊的手,语气阴沉的问道。

我继续点头“嗯,认识啊,老朋友了,是吧。”我对着沈轲甜甜一笑。

沈轲当即就大笑出声,似对我的回答很满意“哈哈……当然。”

“走吧走吧,这里人多,找个清净的地方坐坐。”我二话不说的拉起沈轲就往那张长桌的角落里挤。

那里灯光幽暗,人也少,比较清净。余笙也不知是抽了什么疯,跟着我们走了过来。

“要喝酒吗?”落座后,沈轲不知从哪拿来了一瓶红酒递到我的面前。

“嗯,不喝。”我连连摇头。“你不是知道吗?我从来不喝酒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余笙皱了皱眉,抬眼看了过来。

“是吗?我忘了。”沈轲只好收回红酒,看向余笙“余先生,要来一杯吗?”

“不用了,我也不爱喝酒。”余笙的话怪怪的,听不出情绪。

“好吧。”沈轲叫来服务员,将红酒递了过去,“82年的拉菲,你们没有口福了。”

“哎!轲大少,不是说给我介绍作家认识的嘛,江州有名作家,你该一清二楚,还不赶紧给我引荐。”眼前的两个男人,气场都太强大,我夹在中间,心底的别扭劲直线上升。

对我的反应,沈轲这只老狐狸笑的牙齿直打颤。“走吧,我带你去。”

他拉起我的手就要走,一旁的余笙也不甘示弱“我跟你们一起。”

沈轲不屑的瞥了眼余笙,抬步便走。其实这座大厅的视野还是蛮开阔的,除了偶尔低垂的轻纱会遮住人的视线,其余的一览无遗。

再见到安堇年,便是这样。我搀扶着沈轲的手走在前面,余笙跟在身后,一眼看来,三人的关系暧昧不明,容易使人遐想。

“林夕,这位是安堇年,安先生,最近名声大作的作家。我记得他还是你前段时间的绯闻男主角,你应该认识吧。”沈轲拉着我走到安堇年面前,介绍道。

客套的表情上充满了喜悦,看他的样子,像是不知道我与安堇年的关系。

倒是余笙,面色一白,脸色大变的看着我们几人,眼中惊疑不定。

我从未想过,会在这里遇见安堇年,我以为,他不会再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了。

特别实在看到他那张寒如冰霜的脸时,我的心就没来由的痛。

此刻的他,是要跟我装陌生人吗?

他没说话,眼神淡漠的从我身上扫过,拿着高脚杯的右手不停晃动着杯中的红酒,连要开口的意思也没有。

从看见他的那一刻起,我的目光就一直跟随在他身上,寸步不离。

没有人发现,我在极力隐藏自己心中的不安。隐在身后的左手紧握成拳,反复的松开又握紧,手心里不断溢出细细麻麻的冷汗。

“怎么了。”沈轲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不说话。”

我眼帘低垂,目光直直的盯着自己的脚尖,强忍住快要溢出的泪水,轻轻摇头。

身后,左手忽然被人握住,温热的触感传来,我忍不住回头一看。

只见余笙正微笑着朝我点头。

我歉意一笑,没有哼声,收回了自己的手,仍低头不语。

“林夕,你没事吧。”沈轲察觉出了不对劲,忙扶正了我的头,关心的问道。

安堇年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目光,当看到沈轲对我做出亲热举动时,他的神色随即沉了下去,面露不悦。

我挥开沈轲的双手,强颜欢笑“没事,沈轲,我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聊。”我脚步踉跄的仓惶逃离,不敢再多做停留。因为我怕,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上去拉住安堇年,怕自己又会像上次一样,无可救药的沉沦。

既然他都没有选择和我相认,我为何又要自取其辱,将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也弃之不顾。

徐妍说的对,我不能因为他,放弃我所有的选择。我可以爱他,也可以为他奋不顾身,却不能为他丢失了自己。

“林夕,我送你。”余笙不知何时追了上来,扶住我摇摇欲坠的身子,一脸关切。

我推开靠过来的余笙,大口喘着粗气。眼前渐渐模糊一片,甚至分不清东南西北,胸口的闷痛压得我喘不过气,身上的冷汗层层往外冒。我甚至觉得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是多余的,所以,我不停的推拒身边的人和物。“走开,都走开……”

气息随着空间的窄小,而越来越微弱,我逐渐失去浑身力气,眼前一黑,便软倒在地。

余笙见状,忙俯下身来抱我。

我低声呵斥“别过来,让我躺一会就好,一会就好。”低血压发作,于我而言,已经习惯了。每一次犯低血压,我就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这边动静太大,惊动了大楼里的所有人,不多时,就都围了上来。

我难受的侧躺在地上,嘴里只有往出冒的气,没有进的气,脸色煞白“余笙,你……你叫他们都……散开……不……不要围在……这里。”我有气无力,意识却格外清醒。

“林夕,你怎么了。”一路小跑过来的沈轲神色大变,不由分说的就准备上前将我抱起。

意想不到的是,有一个人比他更快的将我抱起。当熟悉的香味扑入鼻尖,我的心又是一阵颤栗,是安堇年,他来了,他终是没有选择丢下我。

“怎么样,好些了吗?”他轻声问。

我摇头,却忍不住在他怀里痛哭起来,轻声抽噎。

“你们谁去拿瓶水来,快。”他对着一旁的沈轲和余笙说道。

沈轲一听,即刻起身跑开“我去。”

不一会,沈轲拿着拧开瓶盖的矿泉水递给安堇年。

安堇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接过水瓶。小心的扶起我的脑袋,将瓶口递到我的嘴边“乖,就喝一口,喝一口就好了。”

我听话的张嘴喝了一大口,涣散的意识渐渐往回收,模糊的眼睛也变得清明起来。

有谁能想到,对于低血压患者来说,一口水就能起到关键的救命作用呢!

安堇年打横抱起我,“这里有休息的地方吗?”

“跟我来。”沈轲转身带路。

恰好徐妍也发现了这边动静,一路小跑的踩着高跟鞋跟了过来。

沈轲带着我们众人进了三楼尽头的一间较为简朴的卧室。

一进卧室,安堇年便抱着将我轻轻放置在床塌上,拉开一旁叠好的被子替我盖上,眉头皱成一团。

“安堇年,你混蛋。”安堇年这边才将我刚放下,那边余笙就抡起拳头朝安堇年的脸上打了过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