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视频wwww色 女班长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

热点 2020-07-01 12:02:46

韦舒征显然没想到会看到她,登时半张着嘴,眼睛瞪得圆圆的。

薛醍齐从他这副表情似乎嗅到了古怪,虚着眼道:“鬼祟得很,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罢?”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

韦舒征两只手摆着,站起来的时候都费了好些力气,又低头胡乱扑着袍子上沾带的泥土。

宫女们近来脾气有些躁动,四处扬言要套了麻袋暴捶他,还派了不少人在尚药局盯梢,只等他前脚出宫禁,好发泄怨气。她们背后有宜安公主撑腰,被逮住的话估摸着连骨头渣都不剩。他这是躲人呢,怎么敢让薛醍齐知道。

薛醍齐多精明的人,随便一个动作都能看出猫腻。

因此韦舒征不敢逗留,笑呵呵地说:“你这是回官舍吧,我也准备出宫了。这月等你休沐,我们去莲娘那儿吃鱼喝酒,再聚吧。”

薛醍齐都没说什么呢,他就极力岔开话,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派。

薛醍齐瞥了他一眼,声调淡淡,“朝廷里不少人等着抓我的把柄,你可别太过火。”

“省的,省的。”韦舒征伏低做小,听话得不行,还躬着腰送她走了几步。

看她一直往官舍方向去,方暗暗松气。转念想着,薛醍齐的那句话怪得很,总觉哪里不对,他却愣是想不起。

又怕再呆下去被人逮住,坚决不敢在这里走神,于是佝着脖子疾走,走了一阵,脑子灵光一现,竟就这么忽然想起来。

坏了,薛醍齐知道了。

他脸色发白,脚下发软,眼看着走不动道了,背后又是一声轻喝,吓得他再顾不上许多蒙头就跑。

只是跑得再快,他也跑不过四面围拢过来的内等子。三两步就被前头迎过来的人堵了回来,他擦了把头上的汗,笑吟吟的,绷得面皮泛酸。

宜安公主甩着袖子朝他过来,嘴里呼呼喘着气,“韦三郎,见到我你跑什么跑?”

韦舒征硬着头皮给她拱手作揖,“臣眼瞎没瞧见呢,这就给公主请安。”

死在公主手里也比死在一群宫女手里好吧。

他把腰塌下去,还未直身起来,宜安身旁的两个小黄门就势钳住了他的胳臂。

韦舒征左看右看,脑子发懵,“公主这是做什么?”

宜安几个大步上来他才得以看清,先帝这位捧珠擎玉的小公主胀红着脸,似气得不轻,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惹她不如意,宜安已然揪住了他的衣裳,攥捏着拳头狠劲地砸。

“韦三郎,你还我李老三。”

“谁要你多事写个小王爷,我只要李老三和薛将军和和美美,相亲相爱一辈子。”

气恼到要杀人的宜安公主声嘶力竭地吼了一通。

韦舒征听愣了,也明白了起因。这么说来,和那些宫女是一样的,为了一个脾气大还拽的要死的李老三来找他麻烦。

他抬头望天,还不如死在宫女手头呢。

“公主就说吧,只要不让臣改,怎么都行。”

他咬牙往自个心头压了块秤砣坠着,怎么着,这位小公主也翻不出多大的事叫他办,至多他憋一口气罢了。

宜安听了他这句,也就放开了提要求,“你答应过的有机会一定带我认识太尉,你什么时候带我去。”

这才是给自己挖坑往里跳呢,韦舒征只恨不长记性,又不能给方才的自己一耳光。

“下次吧,薛太尉忙枢密院的事,我都好久没见到了,想见一面都得往门上递牌子提前侯着。”他搪塞了两句,胡诌起来脸都不红。

宜安心思简单,才不知道他那么多的花花肠子,闷闷地扁着嘴,拉扯他的袖子,“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嘛。”

她抱着手摇晃,几乎把袖子扯掉,韦舒征拼命护着,“公主别拉拉扯扯的,让台官看见臣还要不要命了。”

宜安还算明理地放开袖子,又皱着眉和他闹,“韦三郎,你说话一向都不算数,说好一卷的,却只给了半卷打发我。银货两讫,我给足了银子,你的货几时交?”

“半卷也好啊。”韦舒征揉着眼睛,“我眼下半卷都写不出来呢。”

“韦三郎!”

宜安作势要打,韦舒征一下抱住了头,“臣立马给公主写,行了吧。”

宜安被他这么一捋,气就顺了下来,“这是你答应的,我要你现在就写。”

她招手唤小黄门,“去给韦奉御备笔墨。”

又一个小黄门过来请他,“奉御跟小底走吧。”

韦舒征苦哈哈的认了命,随他七弯八拐的走了一阵,进了一间便殿。

便殿临水而建,六月的夜天倒比别处凉爽,宜安又使了两个宫娥打扇,没有一丝闷热,韦舒征就这么被盯着熬到了下半夜,手腕酸的要死,沉得再提不起笔。

折腾了整宿,只在天亮前睡了个把时辰,小黄门急惶惶地又催他应卯上值。

误了卯,是要吃板子的。韦舒征醒了神,胡乱搓洗了几把脸,赶到尚药局,卯时整好,却是鲜见的看到了薛醍齐。

他仿若见鬼一般,话都说不来了,盯着春风满面的女人,脑门的汗刷地流下来。

“你......没睡好?”薛醍齐在他铁青的脸上扫过,摸着下巴,似有所思,“韦舒征,又挑灯夜战了。”

“哪有的事。”

韦舒征整理好公服,想起她一大早来这里,奇怪极了,“薛太尉没病没灾的,这是替谁拟方拿药?”

薛醍齐在他案前站着,翻了几页卷宗,说的随意,“定陶王。”

韦舒征先前还能镇定,听到她这句愣是没反应过来。

所以这是怎么个孽缘,昨儿他来替她看病,今儿她来替他拿药。有意思是有意思,就是这关系雾里看花,他越发理不明白了。

“什么病症?拿什么药?”他问。

薛醍齐想了想,“随便开吧,能治红疹的,吃的擦的多开几副方子。”

药也能随便开,当点菜呢。韦舒征腹诽着,手里一阵忙活,还真拟了几副药方出来,又叫直长捡了药来包上。

薛醍齐拎着药包打尚药局里头出来,径直回到枢密院,吩咐底下一名小黄门,拿去东厨煎了,送去政事堂定陶王处。

她这边安下心来打理批下来的公文,一忙就忙到吐血,连午食都是东厨里派食手抬过来,才勉强吃到肚子里。

食手来收拾碗筷的时候说:“枢相要不要吃鱼,厨里钓了条大鲈鱼,打算晚膳上锅清蒸。”

薛醍齐从摞高的公文里抬起头,眼睛闪闪发亮,“给我留着,下值就来。”

她手里动作默默加快,处理好院里上下的事,赶在申时去了东厨。

枢密院除她以外无人住官舍,散值后就都出宫回家去了,她这个住官舍的孤家寡人顿顿就只能在东厨里吃,厨里上下摸准了她的喜好,晚膳这顿几乎是照她口味来烹饪。

薛醍齐念着一顿鱼念了有些时日,她跨进东厨,脸上的笑是发自内心的情绪表达,还未及收,一双盈盈的眼眸便这样和食案前一人对上了。

那人紫袍鲜艳,除了直脚襥头,四方髻绾在弁笄里,一丝不苟,坐在灰蒙蒙的食堂里也是最醒目的一抹,光丽得不像样。

他垂着眉眼,一只手支着半边脸颊,一只手把玩着盛水的杯盏,神色恹恹,但在看见薛醍齐的一刻,眼眸亦是一亮。

薛醍齐忙上前来,拱手道:“大王怎么到东厨来了?”政事堂的堂厨可比东厨好吃多了。

姒郸尹显然没理解她的意思,敛起神色,坐直了身体说:“吃鱼。”

薛醍齐没料到,一条鲈鱼会是两人分食。

这倒无妨,她不介意分享,就不知这位阴晴不定的小王爷乐不乐意了。

她琢磨着要和他说,小王爷就开口了,“坐吧,还有一会儿才出锅。”

原来是知道的。

薛醍齐也不扭捏,在下首坐了,倒了一杯菊花饮,想了想,又续了姒郸尹的那杯。

她喝了一口,往他脖子那儿看,衣领遮得严实,只露了一点红色。

“天热,大王不要捂的太实。”她说。

又指着他的脖子,“还没好转吗?”

姒郸尹才知道她说的是红疹,抬手往那处按了按,耳朵烧红,清了清嗓子,问她:“药是你拿的?”

薛醍齐弯起眼睛,“大王不是也给下官送过,礼尚往来。”

就说她怎么那么好心。

姒郸尹皱着眉,不快地哼了一声。

薛醍齐奇怪,她已是按他的意思进行补偿,不要脸地抱过亲过了,这小王爷仍是阴阳怪气的,整日都似别人欠着他钱,还有什么不满呢。

索性蒸鱼上来得快,暂消了心头的那股子郁闷。将烦糟事抛在脑后,她沉一口气起筷去剔鱼骨,一双箸子再次先于她落在盘中,眨眼的功夫,将蒸好的鲈鱼从中戳开了,翻出嫩白鲜美的鱼肉。

薛醍齐脸色已是难看至极,她忍着又沉了一口气,把蹭蹭冒起来的火压下去,持箸子的指节却紧紧捏成一团,依稀可听见骨节摩擦错动的咯吱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