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结全文阅读目列表 该死用手帮我做出来闷哼释放

热点 2020-07-01 12:02:41

夜晚,昏暗的灯光下,长长的走道像是一座桥梁连接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医生已经走了,任意仍站在原地。

终于,任意在走道里缓缓朝着太平间走去。

只是,这段路对她来说太艰难了。每走一步,就像是有一把刀在她心口上剜了一刀,痛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走到太平间门口,她用一双颤抖的手推开了门。

太平间里黑漆漆的,一股阴冷之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不寒而栗。

黑暗中,任意在墙上摸索着打开了灯。

灯亮了,她看到了房间里停放着许多尸体,尸体上都盖着白布。

白光、白墙、白布……整个太平间里一片惨白。

为了找到沈清,她只能挨个将尸体上的白布都揭开来一一确认。

随着白布的依次揭开,她看到了一张张死尸的脸。那些死尸的脸全都是铁青色,像是被抽干了血液一般,有些甚至连五官都干瘪了,看着十分的狰狞。

此情此景,一般人都会觉得恐怖。

然而,任意对此却毫无感觉,似乎心里的痛已经让她的神经变得麻木了。

终于,在揭开一块白布之后,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洁白如玉的皮肤,细细弯弯的眉毛,鲜红欲滴的嘴唇……

这张脸是如此鲜活,以至于任意有一种错觉,好像只要她再叫一声沈清的名字,沈清就会睁开眼睛看着她,像以前一样对她微笑。

“沈清,沈清,沈清……”

任意站在停尸床旁边,一遍又一遍地叫着沈清名字。

当初地震发生时,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叫着沈清的名字。

那一次,沈清出现了,重新回到了她身边。

现在,她希望奇迹可以再一次发生。

只听“扑通”一声,任意跪倒在了地上。

从八岁那年起,她就已经不相信神仙了,再也没有跪拜过任何神仙。

现在,她不仅跪了,而且还在向神仙祈祷完后磕了几个响头。

“求你把她还给我!求你了……”任意在心里默念道。

然而,无论她怎样哀求,沈清依然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一样……

直到这时,任意终于相信沈清是真的离她而去了。

于是,她瘫坐在了地上。

此时,她的额头上有一大块淤青,手上也流着血,但却像是感觉不到身体上的疼痛一般,就这么呆呆地坐着。

她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从心里挖走了,紧接着便是从心底而来的一阵巨大的疼痛。

很快,这种疼痛就从心底蔓延开来,直到痛遍全身……

此刻,除了痛哭,她别无选择。

那晚,太平间里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飘荡在走道里久久不散。仔细一听,那哭声像极了一个孩子……

***

正值梅雨时节,雨一直下个不停。

下雨天,人们都很少出门了,街上一下子冷清了许多。甚至,一到夜晚,街上几乎就不见人影了。一眼望去,这座县城就如同一座死城。

任意有一种错觉,仿佛沈清走了,整个世界都空了。

纵然她已经伤心欲绝,整个人已经虚弱得像一张纸片一样,似乎风一吹就会倒。

然而,现在她还不能倒下去!

沈清在平宁县无亲无故,身后事还得由她来办。

从医院出来以后,任意将沈清送到了殡仪馆。

为了给死者以最后的体面和尊严,凡是送进殡仪馆的死者在安葬前都要进行一番洗漱打扮。这本是由殡仪馆员工的工作,在任意的坚持下,殡仪馆最终同意了由她亲自为沈清进行梳洗打扮的请求。

小小的盥洗室里,任意正在浴缸旁放冷热水,并且不时用手试试水的温度。

水龙头里的水一直不停地流着,一点一点将缸底铺满了。与此同时,她的思绪也被这“哗哗”的水流声带走了。

这十年以来,她和沈清过往的画面如同电影般在脑海里一一闪过,那些快乐的、痛苦的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一切都仿如昨天,却再也没有了明天……

浴缸里的水快放满了,直到袖子被缸里的水打湿了,任意才从回忆中走了出来。

于是,她连忙关了浴缸上方的水龙头。

此时,沈清正安详地躺在床上,还是像生前一样一如既往的美丽。

任意走了过去,开始替沈清脱衣服。

谁知,她的手碰到沈清的衣服口袋时似乎摸到了什么异物。

很快,她就在沈清衣服的口袋里翻出了一张纸。

这张纸的出现让任意的心悸动了一下,她用颤抖的手打开了那张纸。

那是一封遗书!

“意儿,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了。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与他人无关。对不起!我们说好要永远在一起,却留下了你一个人。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如果有下辈子,希望还能遇见你。我爱你……”

看完这封遗书,任意已经泣不成声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任意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却没有人可以为她来解答。

医院已经做出了鉴定,沈清是自杀身亡。警察局在立案之后,也迅速以自杀结案了。就连沈清自己在遗书中也说了,她是自杀的。

然而,凭自己的直觉,任意总觉得这件事里面有蹊跷。

平静下来之后,任意将遗书看了好几遍,终于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沈清的字迹一向很工整,但这封遗书的字迹却有些潦草,像是匆忙写就的。

按照常理,一般人自杀前都会留下遗书,这种遗书大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郑重其事写下的,通常不存在匆忙写遗书的情况。

此刻,任意在心里默默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困难,在安葬完沈清之后,一定要将这件事调查清楚,她绝不会让沈清死的不明不白!

任意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将遗书小心地收了起来,继续替沈清脱衣服。

当她解开沈清的衣服时,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只见沈清的身上满是伤痕,青的、红的、紫的等各种各样的伤都有。

那些伤痕如同针一般刺痛了她的眼睛,她不由得伸出了一只手去触摸沈清身上的伤痕。

当指尖划过伤口时,她的整只手都在颤抖,仿佛那些伤痕刻在了她的心上,而她的心正在滴血……

刹那间,一股强烈的恨意如同烈火般在她的心中点燃了。

“谁干的?沈清,你醒醒!告诉我,这是哪个混蛋干的?”任意发疯一般地摇着沈清的肩膀问道。

然而,沈清一直静静地躺着,始终没有回应。

眼泪再次从任意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她无力地趴在沈清的身上痛哭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沈清到底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想到沈清可能遭受的磨难,她的心里就一阵生疼……

在给沈清洗漱完毕之后,任意为沈清换上了那件她最喜欢的孔雀舞演出服。

沈清一生热爱跳舞,她应该会满意这样的安排吧!

盥洗室外,殡仪馆的员工已经在敲门催了。

在最后的时间里,任意低头吻了沈清。这最后一吻,她吻得很绵长。她心里有太多的眷恋,只能在这一吻中释放……

那天,雨终于停了。

远远望去,殡仪馆广场上火光冲天。

火化仪式上,任意一直站在沈清身边,陪她走完了最后一程。

当时,沈清躺在一张铺满鲜花的床上,美得如同坠入凡间的仙女,仿佛这熊熊烈火只是一场劫难,而她会像凤凰一样浴火重生……

在任意的记忆里,那场大火烧了很久,久到她觉得仿佛用了半生的时间,好像她的前半生在大火里燃烧,随着沈清一起灰飞烟灭了……  

***

这日,任意站在了报社楼下。

一年前,她站在这里是来报到的。

一年后,她再次站在这里,却是来辞职的。

世事无常,人生有时候脆弱到连告别都来不及,就像她和沈清。

任意攥紧了手中的辞职信,走进了大楼里。

得知她要辞职,同事们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目光。

现在,大学生找工作不容易。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大学生毕业,但就业率却一直在创新低。报社编辑这样的好工作,是很多大学生梦寐以求的。更何况她好不容易通过了实习期,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

面对同事七嘴八舌的询问,任意并没有解释什么。

这些天,她经历了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旁人是不会明白的。

除此之外,她似乎丧失了对外界的兴趣,一切无关的人和事都不想再理会了。

所幸大家都很忙,没有人会真的在意她的去留。他们只不过八卦了几句,很快就各忙各的了。

办完了手续之后,任意走出了报社大楼。

然而,让任意没想到的是,一向不搭理她的范文静却追了出来。

“等一下!”范文静喊道。

任意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有什么事吗?”任意问道。

“你还好吧?”范文静道。

“还好。谢谢关心!”任意道。

任意说话的时候,一直面无表情。关于这一点,范文静早就有所体会了。然而,同样是面无表情,范文静却觉得她似乎与以前不一样了,就像是被抽走了灵魂,只剩下了一具空壳。

“今后有什么打算?”范文静问道。

“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任意道。

说完,她转身走了。

很快,她的背影就消失在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