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晨勃的时候会抱着你_我的英语老师1

热点 2020-07-01 12:01:13

“既然你已经不是什么所谓的公主了,那么那些漂亮的衣服,包包,首饰,你留着也是没什么用的,我刚好认识一个人,收这些二手的奢侈品,你把你的那些东西拿出来。”杨欣然理所当然地将这些话给说了出来,根本就不去看尚禹希的脸色,径自重新坐回来沙发上。

尚禹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无疑是地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回来。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就是这么的自私,这么的无耻,但是她却也是没有想到,有人可以自私无耻到现在这个地步,让她觉得自己长到这么大以来所树立的世界观几乎都破碎了。

尚禹希的嘴角抽了抽,尽量平静地道:“那些衣服包包什么的多少钱,杨阿姨也是知道的,哪里就能值得了那么多钱了,就算是变卖了,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尚禹希不相信父亲刚刚出事的时候杨欣然母女没有想过关于边贸奢侈品的问题,只是因为她们的生活不能离开这些非必须的奢靡而已。

对于尚禹希自己而言,她在国外那么多年,奢侈品什么的,大部分也只是相对国内而言的,她的那些特别昂贵的服饰,基本上都是自己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备至的,家中出事以后,已经请出了一部分了。所以,这些东西对于尚禹希而言,的确不是必要的。

但是,自己主动地将这些东西变卖,那是自己感觉自己已经不需要这些东西了,同别人要求你变卖这些东西,哪怕同样也不是很需要的物品,都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听见杨欣然这么说,尚禹希只觉得浑身冰冷,感觉自己现在居住的这个地方,连个旅馆都不如,仿佛只是一个旅店,甚至连有的旅店都比这个地方要来得温馨可爱得多了。

杨欣然当然不可能因为尚禹希的心酸而心软,相反还更加地变本加厉起来。

她冷笑了一声道:“蚊子再小难道就不是肉了吗?”

听到杨欣然这样恬不知耻的话,尚禹希从一开头的伤心难过,竟然渐渐觉得好笑起来。

如果这就是家人的话,那她尚禹希还不如就是没有家人了吧?

想到这里,尚禹希终于是懒得再和杨欣然说什么了,根本不去理会她在自己身后的叫嚣,直接回到了自己那个小而破旧的房间里。

客厅外面的杨欣然静静地看着尚禹希离开的背影,她脸上那肤浅而贪得无厌的表情慢慢地褪去,变成了更为深沉复杂的东西,似乎刚才那个贪婪自私的女人只是一张可笑的面具,没有人知道她刚刚到底在想些什么,

杨欣然施施然地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手机里面还有刚才的,她不久前才看过的短信,短信上面写的就是尚禹望的哭诉。

尚禹望在自己的母亲面前哭粗了她是怎样努力想要进入所谓的“圈子”最后却被无情地拒之门外,当然,不仅仅是被拒之门外了,而且还诶尚禹希给羞辱了。

没错,那样的行为对于尚禹望来说,尚禹希就是无情地羞辱了自己。

对于很多人而言他们是永远不会思考自己有没有做得正确的,因为自己永远都是正确的那一方。

刚刚杨欣然之所以做出要求尚禹希变卖自己的服饰的事情,也不外呼是因为她看见了尚禹望的哭诉。

自己的女儿那自然什么都是顶顶好的,如果有什么问题,那肯定都是别人的问题,绝对不是自己的女儿的问题。

这些都是尚禹希故意的。

如果尚禹希失去了那些外在的东西,当她没有了符合身份的昂贵的衣服,包包,饰品,那么,她还有什么脸面出席在那样的场合当中呢?

所以,杨欣然才会毫不犹豫地说出那样的话来。

只是,在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杨欣然却已经是忘记了,她让尚禹希交出这些符合自己身份的配饰,在无意识中就已经承认了,她觉得这些配饰都是尚禹希的,那些优雅精致的上流生活页是属于尚禹希的。

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心虚了。

当然,他的心虚对于尚禹希而言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的尚禹希,很快就开始决定要先找到了一份工作。

她虽然没有拿到毕业11111111111证书,但是其实毕业11111111111111前的所有的内容,什么文论啊,答辩啊,这些都是已经完成了得,就差最后一个办法证书的关键,因为他自己的个人原因,国内这样的情况,让尚禹希没有男发安心在国外等待自己证书的办法,只能提前回国。

因为自己本人没有办法去领取证书,加上后来如果要发国际快递的话,路途遥远,这个证书再要到尚禹希受伤的时间,那就很长了。

之前的尚禹希是并不在乎这个证书的事情的,因为她觉得自己回国以后明显示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当时父亲出事的时候,自己还在国外,遥远的欧洲大陆上,并不知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只是被简单粗暴地告知:你的父亲失踪了,尚家的医院发生了重大事故,连累了尚家的产业,最后留下了巨大的债务。

但是,到底是什么重大事故?为什么一个事故就能让这么大的一个尚家连半点儿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这样销声匿迹?

整个事情里面充满了让人无法相信的一点,每个一环节里面的每一个细节似乎都另有隐情。

尚禹希每次想起这件事,她就觉得自己仿佛是在一团怎么都散不去迷雾的森林中行走,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茫茫的虚妄,没有方向,也没有尽头。

所以,她感觉到恐慌,茫然若失,不敢相信任何人,无论如何,都必须要通过自己的办法去找到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也只有这些蛛丝马迹,才能够让尚禹希在那不着边际的迷雾森林里面找到一丁点儿可怜的慰藉。

所以,尚禹希刚开始对于自己回国以后的计划,其实还并没有找工作这个部分。

毕竟,尚禹希也觉得,她连毕业发反反复复证书都没有拿到,就这么提前跑回来,去找个工作也不容易,不如就乘着这段时间,她可以去查探一下父亲和尚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问题,然后好好地将这个问题处理清楚。

在尚禹希看来,尚家和父亲虽然对自己没有多么地宠爱,但毕竟也是护着自己长大的地方了,是自己的家,自己幼年时期的整个世界,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相信,这么大的,这么好的,这么厉害的尚家,会因为一个小小的“事故”就这么消失了?

中间一定有什么无法表述的问题!

一定的!

尚禹希一度都是这样坚定地认为地,甚至觉得,这个问题要被自己找出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

毕竟,阴谋嘛,在人不知道的时候,它悄没声息地潜伏在你身边的黑暗中,当然是不容易被发现的。但是,一旦当人们知道了它就在自己的身边,身边的那些黑暗的角落瞬间就会被点亮,到了这个时候,所谓的阴谋,就再也没有了躲藏的角落。

因此,尚禹希一开始对于调查这个事情,还是充满了信心的,并没有想到,她的调查还没有半点儿的进展,身边的亲人就毫不犹豫地捅过来一刀。

尚禹希对于“圈子”也是清楚的。这是她从小就生活的环境。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离开了这个“圈子”,那就更别想知道什么关于自己父亲和尚家的消息了。而且,尚禹希也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那些奢华的衣服,包包,虽然款式已经有些过时了,但却也依然是自己进入这个“圈子”的,不可或缺的入场券。

没有了这些浮华的外物,她连进都进不去,那还怎么去调查自己的父亲已经尚家的事情呢?

况且,就算不是因为这个,杨欣然不是千方百计,处心积虑地想要将自己给“卖”入豪门吗?

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拿不出来的自己,要怎么能够心无芥蒂站在所谓的“豪门”中间呢?

扪心自问,反正尚禹希自己是做不到的。

此刻,尚禹希还不知道,杨欣然之所以会这样做,一方面是已经看上了她的那些漂亮昂贵的衣服。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尚禹望充满了欲望的嫉妒哭诉的丑恶嘴脸了。

如果尚禹希这个小贱人没了这些东西,那么她以后应该就不会盖过尚禹望的风头了吧?

杨欣然的心中打着美美的算盘,就这么想着,想着,冷不丁地一下就看见刚刚进去的尚禹希,竟然出来了。

她不仅仅是出来了,而且身后还拖着一个箱子,很大的,笨重得让尚禹希几乎都有些拿不动的样子。

尚禹希回国的时候,便带了一个这样的箱子,里面是她的全部家当,这些天,她也没有置办过什么,怎样用一个箱子来的,似乎也可以怎样用一个箱子走,仿佛只是去旅游,倒是半点儿没有什么狼狈的迹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