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俩小无猜蜜依

热点 2020-06-30 21:01:00

24

放在掌心摊开,路人凡埋头细看,认出来这是一枚纹饰精美的旧式怀表。

金壳表盖镶嵌着一副袖珍珐琅彩图案,其上遍布摩擦造就的划痕,表端的银色链条已经断开,看上去很有年代感,应当是一件旧物。

仔细端详了片刻,路人凡抬起头环顾四周。

不见失主来寻,想着从表身寻找失主的信息,不知按住哪里了,表盖“啪”地一声,打开了,露出些微泛黄的表盘与黑色的表针。

细微的秒针走动声在楼道回荡。

咔嚓咔嚓……

路人凡不自觉的有些入神。

魏知叔见路人凡不走了,回头看他,见路人凡目不转睛盯着自己掌心的一件东西看。魏知叔眉一挑,瞬间从路人凡手里把东西给勾走了。

路人凡手心一空,“诶?”

顺势转头,见魏知叔斜倚在墙壁,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着敞开的怀表,漫不经心道:“这哪儿来的?”

“刚在地上捡来的。”

魏知叔似笑非笑,“没骗我?”

说着,他偏头一看,整个人登时愣住了,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

路人凡见他怔住,满脸疑惑,顺着他的视线落在怀表的表盖内部,看到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

他离得很近,而这张照片保存得太好,几乎一眼,他就看清寸照中人的样貌。

路人凡的眼睛瞬间睁大。

照片中人是……

“有什么好看么,都看呆好几秒了!”魏知叔略有怒气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气是气,可魏知叔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照片里的人有什么好看的,他怎么也不知道看看我。

路人凡回神,“不是,这照片上的人怎么会一模一样……”

魏知叔直言不讳:“跟你有关系么?”

路人凡:“……”

还真没有。

魏知叔凶巴巴的将表盖“啪”地合上,霸道而无逻辑的道:“你不准再看!也不准再想!”

路人凡嘴角抽搐,他又不是变态,干啥没事看人家照片。

魏知叔见他死不悔改,正要开口,忽听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抱歉。”

这声音毫无预兆的在楼道钻了出来。

两人具是一愣,继而循声望去。楼梯口站着身姿挺拔的顾宴照,他急喘几口气,抬手抹了把额头的薄汗,顿了两秒,才提脚往上走来。

顾宴照边走边道:“不好意思,这枚怀表是我遗失的。”

他的呼吸声略重,是运动后的紧促喘息。

“我还以为不见了,幸好被你们捡到了,”几步走近,他伸手想取回怀表,“魏哥,能还给我么?”

魏知叔似乎对他有意见,闻言,掌心一拢,握住怀表不紧不慢的背在身后。他微扬下颚的斜睨顾宴照,优美流畅的颚骨线条随着他的动作,显露无疑。

“你有证据证明自己是失主么?这东西看着金贵,不能随便交给别人。”

说到“别人”二字,魏知叔刻意加重音量,眼神还轻描淡写睇了路人凡一眼。

这一眼,包含的东西可多了,至少路人凡感觉到魏知叔话里有话,还是针对他说的。

听完魏知叔的问话,顾宴照很明显愣了几秒,似乎没反应过来魏知叔说了什么。

路人凡听得一清二楚,忙伸手拽了拽魏知叔的衣角,后者却轻轻拂开他的手,转而从身后环住他的肩膀,将人往他身上一带。

顾宴照微蹙着眉头,须臾后舒展开,“魏哥,怀表里有张照片,你打开后就知道这怀表属于谁了。”

魏知叔沉了沉,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不悦的扫向路人凡。

路人凡:“???”关我什么事??

他显然没魏知叔肚子里那么多弯弯绕绕,闹不清他此刻内心在琢磨什么。

沉默了瞬息,在顾宴照毫不退让的眼神中,路人凡稳不下去了,他道:“魏哥,那张照片……”

未等他说完后话,魏知叔轻轻一抛,将手里的怀表准确无误的扔到了顾宴照的怀里。

顾宴照顺利接住。

魏知叔抬了抬眼皮,“但愿你不是故意弄丢的。”

顾宴照:“不是。”

说完,魏知叔抓着路人凡的手腕,从顾宴照的身边走过,扫过他的眼神,略带愠色。

魏知叔大步拖着路人凡很快离开楼道。

顾宴照捧着手心的怀表,小心翼翼的揭开表盖,薄茧的拇指轻轻摩挲了两下表盖内部的镶嵌照片,黑白照些微泛黄,颇有历史感。

照片中,是一位西装革履的青年,他整齐短黑发打了蜡,看上去一丝不苟,西装的左侧小口袋内放置着精致怀表,表链系于衣扣之上。

青年的装扮颇有文人墨客的气质。

顾宴照的指腹停在照片中人的脸上,轻轻蹭了蹭,他不慌不忙的挪开了手。

视线却逗留在照片上,黑白照中的青年竟与顾宴照长得一模一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