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 掉马的汉子你by好饿哦txt

热点 2020-06-30 18:03:59

“立翔,很抱歉,我觉得你并没你有为我的事业尽太多心力。我们还是解约吧。”

林立翔一直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方若琦站在他面前

美丽得不可方物

但她不信任的眼神

却让他痛到骨子里

他没办法告诉她

她迟迟接不到工作不是因为她名气不够大

也不是因为没有适合她的工作出现

而是

因为黎华

我早就告诉你了跟我对着干不会有好下场

黎华放下咖啡杯

嘴角扬起了标志性的微笑

如果不是为了挽回方若琦

他绝对不会回来求他

当初 他宁可D-MAX被解散

也没有向那头猪一样的经纪人低下头

而今

为了一个只跟他见了三面的方若琦

他沉默半天

我放弃威尼斯之恋的男主角

请你不要再四处发话封杀方若琦了

黎华笑了

是你的艺人没用

你以为我随便说的玩笑话

真能封杀她吗

林立翔很想一拳揍过去

但是他忍住了

一切都是为了若琦

“太好了这次我要跟黎华合作!立翔,你真好!”

看着若琦在他面前欢呼雀跃

林立翔试图忘记

王瑞恩说的话

立翔 你单方面解约 给威尼斯之恋造成很大影响

你知道后果吗

王瑞恩的忌讳林立翔硬着头皮去触碰

果然粉身碎骨

“你以后不要再和我合作了!”

王瑞恩摔下了一句狠话

“王导,请等一下。”

林立翔叫住了王瑞恩

他对他有知遇之恩

当年他处在被冷藏的尴尬境地时就是王瑞恩对他大胆的启用

才铸就了林立翔的重新来过

若非是有如此的关系

王瑞恩绝对不当面说出这样的狠话来

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

“你还想说什么?”王瑞恩给他一个机会

林立翔说的却是

我希望你再给方若琦一个机会

就这样懵懵懂懂的方若琦轰轰烈烈的进入了她梦寐以求的威尼斯之恋剧组

而档期空白的林立翔

只有待在家中写歌的份

“立翔,我今天见到黎华了,他真是太好了,那么神秘,那么风度翩翩!”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他?”

“立翔~”方若琦露出小女生的羞涩,和她威胁要解约的强势判若两人

“若琦,”林立翔鼓起勇气,“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也不错。”

方若琦眨了眨眼

当然你是我伟大的经纪人嘛!

林立翔苦笑

果然 爱上她

百般疼爱

放弃自己的事业只盼着她能够回眸一笑

她的瞳中倒映的却不是自己的影子

跑去酒吧喝闷酒仿佛又回到了乐队刚解散时的彷徨

灿烂到糜烂 滥情到无情

这就是演艺圈男男女女的生活

林立翔早该看开

谁敢保证 方若琦不是带着目的接近自己

说不定她早就在酒吧中窥伺多时

等待着自己像猎物般走向陷阱

然后在医院中的不期而遇

完美的收网

酒精越是麻痹他的神经他反而越清醒

清醒到龌龊

有时候 难的糊涂

再尽一杯

深夜 模糊

一个声音在耳边断断续续断断续续

“若琦?”

林立翔恍惚了

恍惚中看到明媚的眼 眼中只有自己

刺眼的白光

翻个身

半醒半睡之间

宿醉的滋味 从乐队解散后就不曾有过

林立翔躺在陌生的床上

身边是陌生的女子

初次见面我叫徐心宁

彻底清醒

直到徐心宁把家门钥匙留下 说你什么时候想走了把门锁上

林立翔才缓过神来

钥匙怎么还你?

徐心宁一笑不用还了

暧昧又温婉

与方若琦截然不同的女子

大概多年以后若琦也会是这个样子吗?

林立翔不禁想象着两人相近的轮廓相近的发色相近的白皙的皮肤

相近的梦幻

林立翔迅速穿好衣服拿起钥匙 看了看

锁门走人

“咿,是立翔啊?”方若琦欢快的跑出来,一脸明媚,仿佛把他一切的污秽都洗涤干净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闲来探班?”

“哦。”林立翔随便对付了一下。“那边通告提前结束了。”

黎华不合时宜的插进一脚。

“真不好意思,抢了你的角色。”

林立翔挤出个微笑 “别这么说这是你该得的。”

“立翔,一会我请你吃饭吧,犒劳犒劳你!”方若琦伏在他耳边轻声说,“黎华每次约我出去都是这么说的,嘿嘿。”

林立翔复杂的表情,黎华尽收眼底。

“若琦,正好我今天有事,立翔,就麻烦你代我犒劳一下若琦吧。”

林立翔一整晚都没怎么说话

若琦也不敢询问林立翔一向是个温和的人偶尔的严肃让她不知所措

林立翔其实一直在瞟着眼前的女子

不知她是真的天真烂漫而有些迟钝

还是机关算尽在他面前上演好戏

剥去层层伪装她是否也像徐心宁一样是个放浪又好胜的女子

徐心宁 这个名字掠过心底

“若琦,今晚我还有事要处理,你先回去。”林立翔半天说

“注意安全,自己先睡吧,不用等我。”

“哦。”

徐心宁回到家,门口林立翔像雕像一般伫立着。

黑暗中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林立翔却可以看到徐心宁 一头蓝色短发 媚如妖姬

“你把门锁换了?”

“钥匙被你拿走了,当然要换门锁。”徐心宁无所谓的口吻很是挑衅。

“你没想过我会来还吗?”

徐心宁冷眼瞟了一眼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说完推开门也没有任何邀请的姿态

回身门关上的刹那

“等等!”林立翔支开门,“昨晚我们——”

徐心宁露出诡异的微笑 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做

林立翔看见那个沧桑的转身 知道 什么都没有就是什么都有了

只不过她不要他负责

因为她知道他什么也给不起

“立翔,你这两天怎么心神不宁的。”若琦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一大早跑来慰问林立翔。

“没什么,你去打你的保龄球吧。”

林立翔心烦意乱。他急需工作来分散注意力。

可是偏偏由于和威尼斯之恋解约 他两个月档期空白

“立翔,我今天哪都不去,专门陪你,好不好?”方若琦露出个孩子般的表情。

林立翔很想抱住她。

但是脑中闪过的却是徐心宁落寞转身的背影

“看来,我们不再是友谊赛了。”黎华擦着汗,递给方若琦毛巾,“你进步很快啊。”

“别取笑我。”方若琦显然体力透支更严重。

跟黎华在一起她无时无刻都有压力

因为她总想在他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

而在立翔面前她就可以做真实的自己

可以乱发脾气 可以撒娇

可以拿解约来吓唬他而不用担心他会真的抛弃她

因为在她内心深处知道林立翔永远不会抛弃她

但这个论断大概只在林立翔遇到徐心宁之前成立

“喂,”林立翔抓住徐心宁的手腕,“你怎么又是这个装扮。”

徐心宁转过头来,红色飘扬的假发挡住了眼睛。

“怎么,你不喜欢?”

“喜欢。”林立翔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我意思说,你这样也挺好看的,比蓝色短发柔和。”

徐心宁笑了

“看来我身边的男人都喜欢红色长发啊。”

原来徐心宁不止他这一个男人

林立翔虽然早就猜到了但是心里 还是有些落寞

这就是她为什么换门锁的理由?

这就是为什么她骗他说什么也没发生的原因?

一切都只是他的一时冲动和她的一夜贪欢?

毫无意义的彼此依靠?因为各自爱的人都在别人怀里?

林立翔一时间想得很远

“在女人面前溜号是很不礼貌的。”徐心宁开玩笑的说。“这样显得我不够有吸引力。”

“你很有吸引力。”

“你该不会是一夜就爱上我了吧。”

“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徐心宁又笑 真很正常男人通常如此

这句话此后在林立翔脑中盘旋了三天

直到方若琦破门而入大喊

立翔 我帮你找到工作了!

“若琦,你没发烧吧?貌似我是你的经纪人吧!”林立翔感觉若琦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真的,王大哥说打算改剧本,加入两个新角色,我向他推荐了你!你可以跟我们去威尼斯了!”

林立翔五味掺杂。

威尼斯之恋 他争取了那么久的电影

此刻这么近

却不是自己的那个角色了

“你要是档期排不过来我就跟导演说去。”方若琦看着林立翔不说话,以为他不想当配角。

林立翔微笑

我有档期

威尼斯可以忘怀一切的异国他乡

有浪漫的婚礼

也有他这个为了躲避回忆的伤心人

真的站在威尼斯不知名的小桥上

看着小船横七竖八的排在一起

听着即兴演奏的街头音乐

闻到了咖啡的味道

就是这个时候 挽着若琦的林立翔

看到剧组大门口

从黎华的高级轿车中缓缓而下 高贵的不可一世的徐心宁

蓝色短发 大大的蝴蝶结

个性十足

回望 嫣然

黎华一愣也回头

若琦迅速把手松开了

林立翔站在原地

空荡荡

“你好,这是我邀请加入剧组的好朋友,徐心宁。”

在黎华的微笑中,林立翔和徐心宁光鲜的握手示好。

可是 林立翔却在徐心宁眼中看到了从未看过的光芒

而那片光芒不是给自己的

“心宁,这是我的搭档,方若琦。”黎华停了片刻。“也是我的女朋友。”

徐心宁继续保持微笑。

林立翔却觉得笑容背后 明晃晃的闪过一片阴影

“黎华先生,请问您是怎么认识方小姐的?”

果然消息不胫而走

不到三天 就已经到了必须开新闻发布会的地步

王瑞恩恨不高兴一直不说话 似乎很反感在影片拍摄过程中出现曝光事件

黎华倒是如鱼得水

林立翔甚至怀疑这就是他的本意

“若琦,你真的确定,黎华他爱你吗?”林立翔犹豫了很久还是附在若琦耳边说了一句

“当然了。”方若琦很兴奋,“我也爱他。”

“林先生在和方小姐说什么悄悄话呢?是不是作为经纪人不想把方小姐拱手相送啊?”眼见得记者问。

“我——”林立翔看看幸福的若琦,“我在跟若琦说,要是黎华敢欺负你,你就跑回娘家来!”

一片笑声。

黎华皱了皱眉。

“黎天王此次跟方小姐要在电影中在威尼斯结婚,你们有没有打算以后在这里举行婚礼呢?”

方若琦脸颊红了黎华斩钉截铁的说

我们暂时还没打算到那么远

徐心宁笑了 好像早就知道答案了一样

方若琦不自在的移了移位置。黎华补救的说了一句

当然要是在这里真的能娶到若琦的话 我一定会送她999支玫瑰 配她漂亮的红色长发

我最喜欢的

就是一袭红色长发了

“看来我身边的男人都喜欢红色长发啊。”

徐心宁的话 响在耳边

林立翔的血液都凝固了

望向徐心宁 一如既往的平静

“他是你的男人?”

“你吃醋?”

徐心宁不知为何和林立翔在一起总是在笑

似乎她全部的笑容都给了林立翔

而全部的泪水都给了黎华

“他公布和若琦的关系,你不嫉妒吗?”林立翔听若琦说起过

女人都希望男人只爱自己

无论表面上有多么风轻云淡逢场作戏

徐心宁淡淡的说

这只是他宣传的手段罢了

我习惯了

一句话 让林立翔明白了

徐心宁和黎华之间的羁绊

远远比他想的要深

看着林立翔落寞的表情

徐心宁过来人一般的说

“立翔,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黎华和方若琦是新郎和新娘,他们才是主角。你和我。不过是伴郎和伴娘罢了。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了。别的,什么也不要多想。”

“立翔,你的手要扶住她的腰。”王瑞恩通过大喇叭指挥着全局。

扮演新郎和新娘的黎华和方若琦的戏份绝大多数都拍完了

现在在威尼斯主要补的就是这对新角色的戏

徐心宁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就像灯光一灭她又能很快全身而退一样

而林立翔 总是不自在

黎华眯着眼睛歪着头玩味着

“立翔,你这样不行。”黎华不容分说的进入镜头

牵起徐心宁的手 一切那么自然

徐心宁微微抬起头眼中掩不住的光芒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林立翔 ,面临着来自天王的直接挑战

“他虽然态度很惹人厌,但是不得不说,演技比我高出一截。”林立翔被王瑞恩留下来,跟徐心宁补课。

对着台词,林立翔不时插进一句话。

徐心宁眼神没离开剧本

立翔 你永远追赶不上他的

林立翔手抖了一样

“听到搭档这么说,我还真是伤心啊!看来我要好好研究一下,怎么能快点入戏。”

徐心宁一笑

立翔 这就是他和你不同的地方他从来没有入戏

他就是那出戏

这是威尼斯之恋最为精彩的一幕

伴郎和伴娘这两个冤家婚礼前刚刚大吵了一架

谁料想新娘的花球正好抛到了伴娘手中

伴娘不好意思的一拨

又砸到了伴郎

所以说人生中有些事就是这样

冥冥之中似乎已经安排好了

徐心宁的羞涩

林立翔的慌乱

两人眉眼之间转递的欲说还休的暧昧

和滋长着的爱意

恰到好处

午后的威尼斯

灿烂

王瑞恩不自觉也从镜头后面探出了头

这一幕才是他心目中威尼斯之恋

异国他乡放任浪漫

出乎意料又命中注定的缘分

含糊不清又顺理成章的爱情

愣了好久王瑞恩才记起身在何方

好这一条过了

林立翔和徐心宁同时舒了一口气

这场重头戏总算拍完了

后面只是一些取景和杂七杂八的小情节了

这样算算转眼 在威尼斯已是一个月

林立翔终于入了戏

徐心宁已经接到了花球

戏里戏外他们都该退场了

毕竟他们都不是主角

“祝贺咱们的拍摄圆满成功!”

庆功会黎华和方若琦这对假戏真做的情侣自然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林立翔举着酒杯走到露天的阳台

异国的夜 总有着一种诉说不清的寂寥

和屋里的喧嚣对比着

似乎在不经意间给他们划下了分割线

黎华和若琦 在那一边

而自己在这一边

转头猛地发现隔壁露台上

徐心宁素面朝天凝望着手中的酒杯

轻轻一个倾斜

酒在月光中像一道慢慢流淌的疤痕

绵延着奔向大地

徐心宁笑着 又哭着

林立翔就这样近在咫尺的看着她

看着她倾倒着所有的疤痕

那一刻

他决定为她做点什么

“王导怎么还不来?”黎华在万花丛中追寻着权力的最高统治者

“他说要和制片方谈事情,晚一些过来。”

这个时候 林立翔拍拍他的肩膀

黎华我能跟你单独谈谈吗?

“想不到你还真沉得住气。居然当配角也要跟到威尼斯来。”

“给你当配角,我不觉得有什么丢脸。”

黎华喝了一口酒

“说句实话,你演得还算不错,尤其是结尾抛花球的那幕,可以以假乱真了。”黎华玩味的说,“看来,你和心宁很搭调。”

黎华在吃醋?

“你如果心里惦念的是别人,就请放过方若琦吧。”林立翔不想把自己和心宁的关系透露给黎华。“她是个天真的女孩,她全身心的信任你。你不该伤害她。”

天真?

黎华哼了一声

你真的这么看她?

就是这个时候 屋里开始嘈杂

黎华和林立翔走进去王导和制片方在跟站在中间的人说着什么

方若琦脸一片煞白

徐心宁没有表情

转头

看见了黎华和林立翔

走过来

看了看黎华

目光投射在立翔身上

王导说威尼斯之恋大调整

要把咱们俩

换成主角

午后的威尼斯

风吹起阵阵水气

燥热又清凉

斜着的小船浅浅划着 别有风情

林立翔握着徐心宁的手划桨

温暖的怀抱

不经意相撞的眼神都是甜蜜

王瑞恩喊停

小船继续划了好远

似乎戏中人已是画中人

只见山水远去

人永远定格在最美的瞬间

“你演的是越来越好了”

徐心宁不禁眯起眼睛重新审视面前这个俊秀内敛的男子

就是这个时候

林立翔低头轻轻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

柔柔的如风如雨

浓妆淡抹的一点朱砂

化开的是整一幅水彩

徐心宁愣住了

林立翔腼腆的笑着说

对不起我似乎也变成这出戏了

船到岸林立翔本刚想先行一步登岸回身扶徐心宁

黎华的手抢先递了过来

徐心宁看了一眼他眉宇之间说不清道不明

转身立翔 扶我上去

黎华的手尴尬的收回

眸子深了又深

得意吧昨天一切还是我的今天又变成你的

黎华点燃了烟

为了维护他戒烟大使的形象

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烟了

但是他现在只想享受一下那一瞬间的麻痹

深呼吸的痛然后看着整颗心打着圈随青烟一缕幽幽的上升

该你的别人夺不走

黎华又吐出个烟圈

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

林立翔看看黎华

“我以为你不是个患得患失的人。”

黎华看着他

“你以为我在嫉妒你吗?为了一个角色?”黎华笑笑

“你还是太年轻了。”

黎华说完就想走

林立翔挡住他的路

“让我们把话说清楚了。”

黎华看着林立翔 一字一顿地说

徐心宁是我的女人

即使我不要她

她也不会是你的

林立翔闪开

徐心宁站在远处

平静地像一片最深的海

惊涛骇浪过后

是一片无边无际

就这样一切在最诡异的气氛中悄然进行着

每一天戏里戏外

让人筋疲力尽

最先崩溃的是方若琦

“这回是真的结束了。”方若琦看着远处林立翔和徐心宁补着最后一幕

“怎么不舍得回去了?”

不方若琦摇摇头

我想回去

你不是说过喜欢在国外散散心的吗?

黎华不经意的说歪着头

若琦平静地说那是我骗你的我只是为了取悦你

远处最后一重景林立翔划着船

徐心宁站在桥上

威尼斯之恋

其实就是一段划着船过桥的奢侈恋情罢了

只不过身在其中的人都不知不觉沉醉于这种

爱的奢侈

“一回去,你就会宣布,和我分手了吧。”方若琦把黎华从那副景色中拉回来

黎华低着头你说什么呢傻姑娘

“我什么都知道我知道你只是为了宣传才和我在一起”方若琦不禁眼中噙泪

“我一开始就知道是你才让我接不到工作。”方若琦低着头说。“所以我才要跟立翔解约,我不想他为难。可是,他那么傻,还是做了。”

黎华一言不发。

“可是我明明知道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我实在太喜欢这个舞台了这个可以和你站在一起的舞台。”

若琦 黎华轻轻唤着 温柔拥住她的肩

突然发现她的确是和徐心宁很像

坚强敏锐细腻表面却不动声色

有着小小的私心和手腕

却在爱情面前傻的一塌糊涂

不同的是徐心宁已经到了一个不能装傻的年龄

而方若琦仍然可以为了他自我麻痹自欺欺人

黎华不想每一次都扮演这样的角色

可是无奈的

似乎每次他都伤害了别人

徐心宁走近 从方若琦身边擦肩而过

那眼神 空洞 苍白

在那里 方若琦仿佛看到了十年后的自己

“趁这我们还在威尼斯,我想听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徐心宁在离开的前一个晚上 终于敲响了黎华的门

“威尼斯对你来说有这么特别吗?”

“我想在威尼斯结婚。”

徐心宁拨开他的手 这是我十年前的话 现在我最后再说一次

如果你真的在乎我 明天不要上飞机

留下来 跟我结婚

说完

头也不回

黎华狠狠摔上了门

回声震得徐心宁浑身发抖

彻夜没睡

黎明的时候 徐心宁就一个离开了旅馆

坐在还没开门的教堂门口

威尼斯之恋

就是在这里

女主角找到了她的幸福

徐心宁就这样坐着 执拗赌注着自己十年的青春

时间早已过了

教堂的钟声已敲过了三旬

一切似乎都很美好

美好的不留一点空间给徐心宁流眼泪

远处走来一个男子

伸出手来

徐心宁抬头终于仍不住泪流满面

你早知道会是这样为什么一定要看清真相

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

林立翔想拥紧她但是知道自己的肩膀 无法给她依靠

就像黎华说的

是他的就是他的

不是他的始终不是他的

她在他面前流泪泪水却不是给自己

回去

离开威尼斯

忘了一切的不切实际的爱的幻想

这世上没有可以奢侈的余地给爱情

“喂心宁 你好些了明天方便吃个饭吗”

黎华知道徐心宁在那边听他的留言电话

“你可以现在拿起电话给个回复吗宝贝”

徐心宁苦笑一开始 他就把她看透了

看透了她逃不出他的网

看透了她所有的挣扎都只能让自己被束缚的更紧

拿起电话

晚了

决定和立翔在一起

黎华笑了别傻了干嘛欺骗自己的感情你知道你不爱他

徐心宁也笑了 的确我可能不爱但是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黎华愣住了

徐心宁挂掉了电话

方若琦一回来就拼命工作 为了不再想威尼斯

为了给自己一个可以不跟黎华分手的借口

终于还是病倒了

虚弱的走出医院

迎面走来戴着大大墨镜的徐心宁

“心宁?你也不舒服吗?”

徐心宁望着一脸无知的方若琦

“下次再跟你说吧 你早晚也会知道的”

“喂黎华这周末要不要去打场友谊赛?”若琦忧郁了很久才鼓起勇气给黎华先打电话

黎华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喂黎华你听到了吗”

黎华仍旧没有回答

“你不回答就算了反正我刚刚从医院回来身体刚好”

“那你好好休息吧”

黎华的回答让方若琦像泄了气的皮球

就在黎华要挂断那一刻

方若琦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对了我今天在医院看到徐心宁了

黎华一颗心被吊起来

怎么她去干什么

若琦咬着嘴唇我怎么知道你去问凯文吧

说着挂断了电话 想了一想又拨回去已经是占线了

“凯文我黎华心宁是不是去过医院”

“你怎么一打电话来就问我这些?”欧凯文很不耐烦

“她去干什么?”

“这是我病人的隐私”

“我没有叫你回答 你只需要回答是与不是”黎华长长吸了一口气

“她是不是怀孕了”

“我无可奉告”

黎华沉默了片刻颤抖着说

求你了凯文

你只要说是不是就可以了

天地眩晕

就在他和方若琦日以继夜拍摄威尼斯之恋的那段日子里?

他只不过精神出轨她竟然出卖了□□

惩罚他还是

抛弃他

这个念头让他万念俱灰

“是你”徐心宁把黎华让进来“坐吧”

“徐心宁 你和林立翔 真的——”黎华把徐心宁逼到墙角以一个强势的角度

徐心宁无处可躲 “和你想的一样”

“什么一样!”

“你怎么看我的?”徐心宁哼了一下 “那就和你想的一样”

“你孩子都有了我还要怎么想!”

徐心宁受伤的眼神

黎华那么一瞬间有吻她的冲动

但一想过林立翔也曾打上他的印记

他又觉得肮脏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黎华希望她能给一个谎言

他们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徐心宁越是无所谓的说那好吧我们什么也没发生

他就越清楚

她已经给了别的男人

“到时间了我该吃药了医生说我身体不好得多休息。”徐心宁摆出送客的姿态

黎华收回手

“希望你们幸福”

徐心宁嘴角抽动了一下

“原本我想给你一个机会如果那天你来了我就把孩子做掉可是你没来立翔来了注定我给把孩子生下来”

黎华坐在沙发上 双手抱头

徐心宁在厨房熬着鸡汤哼着歌

她第一次感到黎华终于被挫败了

竟有一种畸形的快感

黎华眼神延伸到茶几底层都是育婴的书

心中抽紧

突然一个小纸包露出一角

黎华瞟了一眼厨房似乎没有动静

纸包上写着 温水服用一片入水即化 堕胎过敏体质请尊医嘱

鬼使神差把药片投入水杯中

看着瞬间融化的白色药片

冒着白色的小泡泡

一个一个幻灭

徐心宁一直在厨房煮着鸡汤唱着小调

露出诡异的笑容

流着不知所谓的眼泪

徐心宁小产了

演艺圈沸沸扬扬

林立翔总在医院陪着她 用行动说明了一切

他们都没能出息威尼斯之恋的首映礼

那一天黎华挽着若琦

天作之合款款走过红地毯

在镁光灯的捕捉下 黎华依旧是谈笑风生弥补了主角缺席的遗憾

一个月后徐心宁移民国外常住威尼斯

这里是她的开始 也是她的结束

她常常坐在船里任船自己瞟着

偶尔抬头望望远处的小桥

似乎还能看到那个女孩守望的模样

这样的阳光 让她又想起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教堂前

林立翔深情款款的说

让我对你负责

徐心宁说我们什么也没发生

林立翔捉住她的手

我看到你那包药了还有你在阳台上把酒倒掉

你有了我的孩子是不是

黎华因此不要你了是不是

让我代替他照顾你

阳光中他是多么耐看啊

徐心宁抚过他的脸庞那细致的轮廓

和那一晚她抚摸过的一模一样

只是抚摸而已

此时的徐心宁 平躺在四处飘荡的小舟里

看着远天

闻到了咖啡的香味

黎华你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嘴角扬起了弧度

泪流下

没有痕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