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两攻生孑_男人喜欢b紧胸大

热点 2020-06-30 18:02:30

炫目灿烂的烟花照亮了城市的夜空,Z城云家更是张灯结彩,好一片喜庆的红。

今天是云洵萧和黎寒轻订婚的日子,人逢喜事精神爽,自然多喝了几杯。

可是当他从美梦中醒来的时候,却看见了身边躺着一张陌生的脸。

云洵萧俊眉冷凝,想起昨晚的那杯酒,原来一切都是算计,莫名的胸膛里面的怒火中烧,墨瞳中的冷静被瞬间点燃。他猛的一抬手,熟睡中的女人竟然就这么整个人砸到了地上。

安夜浅吃痛从睡梦中醒来,陌生的环境让她下意识的瑟缩,可是浑身冰凉却没有一块遮羞布……

偷眼看去,云洵萧俊美绝伦的脸就在眼前,宽阔的胸膛,古铜色的肌肤……安夜浅心尖一颤,暗自庆幸他最终还是最喜欢自己的。

安夜浅蜷缩身体,红着脸悄悄扯了床单的一角,勉强遮盖身子,可浑身的酸痛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她眼底却藏不住小女人最简单的幸福。

只是,男人的话却如刀扎向了她的心底:“安夜浅你卑鄙无耻下贱!寒轻是你多年的好朋友,你也不放过算计吗?你特意选在我和寒轻的订婚典礼上面给我下药,你以为你处心积虑爬上我的床,我就会多看你一眼吗?你连寒轻一个脚趾头都不如!”

云洵萧火山爆发一样的怒吼,恨不得用上所有卑劣的形容词,顿时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开始冻结。

安夜浅表情微怔,下意识重复着她听到的词:“下药?”

美梦的破碎,她脸上的美艳欲滴退成了白纸一般,委屈的泪水断了线一般的流着,她死命的抓着胸前的床单,疯狂摇头:“没有,没有,不是我……”

安夜浅爬到已经穿戴整齐的云洵萧面前,想要解释。

云洵萧厌弃的一个甩手,不料打落了床头柜上的花瓶,不偏不倚的落在安夜浅的头上。

一声脆响,一片殷红。

“够了安夜浅,收起你的把戏吧。你以为从小你赖在安家,我就会喜欢上你吗?你以为流点血我就会可怜你吗?就算你马上死在我面前,我也只会觉得恶心!如果不是顾念寒轻的颜面,你早就死了千百回了!”

云洵萧紧锁双眉,铁黑着脸,墨瞳始终盯在前方。

安夜浅看得出来,他好像躲避病毒一样,就连施舍的一眼都没有,果然心里是恨透了才会有这样的冷漠吧。

她看清现实以后,毫无生气的瘫坐在地上,呆若木鸡的望着床单上的点点红梅,心里五味杂陈。

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有了肌肤之亲,应该是幸福的美好的,可是为什么她变成了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令人不齿?

安夜浅喃喃道:“这是我的第一……”次,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冷冷打断。

“这种鬼话你也说得出口?像你这种随便的女人最是肮脏下贱,随便弄点血出来就想赖上我?也亏你想的出来……你的思想果然龌龊不堪!”

云洵萧一个健步躲避垃圾一样,躲开了安夜浅伸过来的手,可是下一秒他好像改变主意,一把拽住她生硬的拖进浴室,随手丢进浴缸里面,猛地打开冷水开关。

“像你这样贪慕虚荣的女人是该好好冷静一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