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sm真实故事_屈辱的女教师系列

热点 2020-06-30 15:02:28

“我在首相府里有吃有喝,不久就要跟他结婚,我是最没有理由去伤害他的人。下毒害他对我有什么好处?更何况如果我真想害他,绝对不会这么明显!伯母,请相信我一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林丝涟浅笑一声,“可是我听说,你和冷奕的孩子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生下来的?你当初,是怎么跟他认识的?”

安暖暖心中一怔,林丝涟这么问,显然是怀疑她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跟赫连冷奕是怎么认识的,她自己都不知道当初两个人是怎么上床的,要怎么解释给林丝涟听?

“伯母,我不知道……”她苦着脸,低下头。

看来这一回,自己是死定了。

长久的沉默之后,林丝涟忽然“扑哧”一声笑了,“算了,看你这么笨的模样,也不像是有胆子害冷奕的人。”

安暖暖眼泪差点掉下来,低声说道:“是我对不起他。”

首相府上下的衣食住行一直都很小心谨慎,有着严格的审查制度,可都是因为她任性,才会给了别人可趁之机。

林丝涟伸出手,握住她的手,柔声说道:“我来见你,是想告诉你,冷奕他醒了,你会平安出去的。至于这件事,就算没有你,想要加害他的人迟早也会找到别的机会,所以你不必心怀内疚。但是,暖暖,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牢牢记住。首相是一手遮天,高高在上的掌权者,这是最风光也是最危险的地方。做首相身边的女人,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要面对的,除了你身为首相的丈夫,还有其他各方面的牵制。如果你还没做好准备,我建议你重新思考,是否要嫁给冷奕为妻。”

林丝涟的话萦绕在安暖暖的耳边,仿佛一道魔咒一般。

她抱着双腿,脑子里乱糟糟的。

林丝涟说得对,游走在政治边缘的人从来都是危险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圈外人,却误成为了别人手里的枪,这样的她,真的适合跟赫连冷奕在一起吗?

这个看上去表面平静的首相府,好像也突然间变得令她觉得陌生起来。

尽管赫连冷奕醒了,可她仍旧在拘留室里被拘禁了两天。

第三天,她被警卫们护送着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台阶下等候自己的一辆黑色房车。

她慢吞吞地走过去,打开车门,看见了坐在里面的男人。

男人双手交握,双眸微阖,淡淡说道:“上来。”

“我……我还是去坐另一辆车吧。”她有些心虚,莫名地想要后退。

赫连冷奕冷冷瞥了她一眼,“后面那辆车是拘留司长官的,怎么,你还想在里面再呆几天?”

她鼻子一酸,蓦地跳上车,重重关上车门。

“那个,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的任性。”安暖暖收起了满身锋芒,有些小心翼翼。

赫连冷奕看着她微微颤动的纤长睫毛,忽然心中一痛,忍不住抬手把她抱进了怀里。

“别这么小心翼翼,”他喃喃说道,“如果连你对我都这么生分,那我该有多孤独……”

安暖暖眨了眨眼睛,眼泪滴落在他的衣服上,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会儿,他的孤独她仿佛能够切身体会了。

赫连冷奕的身体好转了,可是围绕这件事的争端并没有结束。

尽管赫连冷奕有意保护她,但是谋害首相毕竟不是一件小事,也不是一件私事,在调查百般无果的情况下,安暖暖几乎成了调查司眼中的唯一嫌疑人。

尽管安暖暖被赫连冷奕保护得好好的,可是史密斯管家日益冷峻的神情令她感觉到,如果没有办法洗脱自己的嫌疑,她留在首相府,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搬离首相府,等事情调查清楚再回来时,另一件更大的事情把她席卷进去了。

赫连冷奕中毒的那几天,缺席了与S国的国际会议,事后被该国媒体挖出他缺席的原因是因为食物中毒,而食物中毒的源头来自赫连冷奕即将迎娶的女人——安暖暖。

新闻迅速在网上发酵,网民们开始疯狂地讨论,整件事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成为国民关注的大问题。

而安暖暖是否有资格成为首相未来的妻子则成为众人讨论的焦点话题。

民间的声音不断涌入首相府的智囊团们耳中,评论家们与政治家们针锋相对,各自站在敌对的阵营,寸步不让。

支持安暖暖的一派被称为平民派,在他们看来,安暖暖是励志的象征,有着令人瞩目的智慧与能力,不说别的,单凭自己一个普通女人就能在五年前为赫连冷奕生下一对儿女,而环绕在赫连冷奕身边的一群女人,却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儿。

一个来自民间的普通女人打败了许多不可能,成为了距离首相•夫人宝座距离最近的女人,这还不值得称颂和敬仰?

而另一派则觉得,安暖暖无论是从身份地位还是学识上都配不上赫连冷奕,甚至连她当年是如何为赫连冷奕生下孩子的原因也被归结为阴谋论。

首相府,前所未有地成为了舆论的中心风暴。

林丝涟再度找到安暖暖的时候,她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

“外面的声音,你也听到了吧?”林丝涟轻轻折下花园里开得正好的一朵芍药,轻轻把玩,“暖暖,你有什么打算?”

安暖暖咬着唇,思索片刻,半晌,认真地回答:“我想暂时离开首相府一段时间。”

林丝涟微微一顿,半晌,唇角露出一丝浅笑,“如果冷奕不同意呢?”

“伯母,别担心,我会说服他的。”安暖暖露出明媚的笑容。

林丝涟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她心中着实喜欢这个聪明伶俐又可爱的儿媳妇,只可惜,为了赫连家的百年基业,她也无可奈何。

“你真的要走?”史密斯管家疑惑地看着她,满脸的不相信。

安暖暖得知与赫连冷奕结婚能够拥有巨额财产时,脸上那副欣喜若狂的表情,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他相信没有人能够逃脱这种巨大的诱惑,更何况安暖暖距离嫁给赫连冷奕只差一步。

“是,我已经想好了。我身上背着谋害首相的嫌疑,怎么能够在这种时候嫁给他?史密斯管家,请你派几个人帮我收拾一下行李。我会暂时搬出去住。”

“这种事情,难道不该先跟我商量吗?”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史密斯管家匆匆退出去,关上门,把空间留给赫连冷奕与她。

阳光透过门缝钻进来,在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倒影,他颀长的身影倒影在地上,显得沉重而又冷酷。

安暖暖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勉强的笑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盛满了涟漪。

“赫连冷奕,我们坐下谈谈吧。”

赫连冷奕显得有些焦躁,他冷冷盯着她,唇角挂着一抹嘲讽,“怎么,觉得首相府是龙潭虎穴,你怕了,想要逃走?”

他眼睛里头一次出现了一种孩子般的孤独与脆弱,陌生得令她觉得,此刻站在她面前的好像是赫连冷奕的影子,人前,他是高高在上,手握大权,只手遮天的首相大人,可在无人得知的小黑屋里,他有一个影子,孤独,脆弱,傲娇,像孩子一样需要温暖。

“是,我打算当逃兵。”她抿了抿唇,有些艰难地开口,“我现在嫁给你,只会过得不幸。所以我想,暂时先离开一段时间。”

他静静地看着她,不知道身体的哪个部位,有些隐隐作痛,仿佛是中毒的后遗症,又仿佛是她要离开,他内心咆哮的舍不得。

可他最终只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提议。

“我会昭告国会议员们,取消半个月之后的大婚。”

“这样,也好。”安暖暖神情黯然,“我去给宁宁和心心收拾行李。”

听到孩子们的名字,他眼中闪过一丝受伤,“不行,孩子们不能跟你离开。”

安暖暖怔住,“为什么?赫连冷奕,请你不要剥夺我的自由!我只有这两个孩子!而你,以后随便娶任何一个女人,都能帮你重新生一堆孩子!我不想让我的孩子留在府里受人欺负!”

赫连冷奕冷冷一笑,“你放心,我会给他们找一个心地善良的继母。”

“你——”她双手握拳,用力咬牙,“你别欺人太甚!”

然而他已经拂袖离去,留给她一个冷傲的背影。

安暖暖忽然想到了什么,她飞快地赶回到孩子们的书房,用力推开门,这才发现,宁宁和心心的生活用品早已被搬离,房间里空空如也,地上留着一个心心曾经抱过的熊娃娃,孤零零躺在凌乱的地板上,仿佛被人遗弃的孩子。

安暖暖咬牙,满脸愤怒,是了,赫连冷奕是在惩罚她,报复她,要不是她惹出来的麻烦,也不会有现在的局面。

她认了,可孩子们,总有一天她会要回来!

一夜之间,安暖暖从万众瞩目,待嫁的首相未婚妻,变成了所有普通女人中的一员。

史密斯管家对她还算厚道,给她在市区中心找了一处僻静的公寓,距离首相府有些距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