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梦中人全文免费阅读 在车上爱爱好刺激

热点 2020-06-30 15:01:06

“那个男生看着好可爱!”

“哪个哪个?”

“那个,就是第二排正中间那个。”

“哇!好可爱!!好想抱抱他!一会儿去跟他合个影吧~~~”

“好啊好啊~~~我也想~~~”

听到旁边的两个女生明目张胆地觊觎罗小飞,胡轶有点吃味。

我的小可爱,能是谁想抱就能抱的么?!休想!这么想着,他挪了半步,企图挡住两个女生的视线,却听到她们又小声地说起来。

“喂,这个人好高啊!”

“你有没有觉得他跟那个男生很配?”

“哇!最萌身高差啊!你还真敢想!”

“不行不行了,我已经脑补了一万字的小黄文了。”

“小声点啦,会被听到!”

……我已经清清楚楚地听到了。

胡轶有点哭笑不得,他想起了郗瑗,这家伙可是把他俩的漫画都画出来了。

“说起最萌身高差,《胡萝卜》终于连载到告白了!四夕简直不能更萌!”

“我看了看了!游夜大大在微博上说:‘终于要点题了,太不容易了!’,知道真相的我们笑哭了!”

“古.月.艹.四.夕啊!咦——”

“污~~~~”

然后便听到两人笑作一团。

一直以为郗瑗那个漫画的名字只是取了他和罗小飞名字里的字组合而成,至于两位主角的名字也只是拆了二人的姓,没想到竟有这样的内涵。胡轶一面觉得挺有趣,一面又觉得听到别人这么直接地说出来很怪异。

罗小飞那边,拍完集体照,已经开始自由活动了。见罗小飞被几个穿着中山装的女生拉走,胡轶跟上去,和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们边走边拍,最后在校园中心的湖边停下。

说什么不是想抱就能抱的……看着罗小飞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被一群女生围在中间摆着各种造型,乐在其中,这种想法就只剩想法而已了。只能安慰自己:罗小飞开心就好。

见罗小飞终于从那群女生的魔爪中解脱出来,人群散去只剩他一人靠着树乘凉,胡轶瞧瞧地走了过去,摘下墨镜,低低唤了一声:“小飞。”

罗小飞瞬时瞪大眼睛,只手捂着嘴巴,不可置信地看了他半天,才喊着“学长!”,扑进他的怀里。

静静地抱了会儿,觉得有点热了,他才轻轻掰开罗小飞环着自己的手,拉开些距离,俯下身,与之平视。

“怎么哭了?”

罗小飞抹着眼角的泪花,笑着说:“这叫喜极而泣。你明明说你还有两天才能休假的啊。”

“原本是那样的,但我忽然改变主意了。SURPRISE~~~”

两天前,他们还在讨论等罗小飞回来了去哪里玩。那时他还没有计划这个惊喜。当目送着罗小飞消失在检票口,在被空虚寂寞侵吞之际,他才忽然想到的。到售票窗口一问,还有票,就立马买下了。

“太惊喜了!不行,我要控制不住我的眼泪了。”

罗小飞扬起头,拼命眨巴着眼睛。

胡轶从包里掏出纸巾,小心翼翼地沾去他脸上的泪,“再哭妆就花了。”

“还不都怪你!”

胡轶轻抚着他的后背,柔声哄着:“好好好,怪我。乖,不哭了啊。”

只是分开了一天两夜,无论是他给罗小飞制造的惊喜,还是罗小飞的反应带给他的惊喜,效果都很卓着,让他的内心得到了无上满足。偶尔这样来一次,还不错。

“请问……可以合个影吗?”

听到身后的声音,胡轶转头看到站在身后的正是刚才那两个女生,不禁皱眉。都离开新图书馆那么远了,她们竟然还能跟上来,他有点佩服她们的执着了。

女生们脸上的笑容瞬间转变成害怕的表情,在听到罗小飞说“好啊”之后,又瞬间恢复笑容。

胡轶见罗小飞答应了,便默不作声地退到一边。

两个女生围着罗小飞,拿着手机给罗小飞拍了几张,又自拍了好几张之后,小声地跟罗小飞嘀咕了几句,罗小飞便走了过来。

“学长,她们说,想给我俩拍一张。”

“你答应了?”

“我说我来问问。她们很怕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回去拒绝她们。”

“没关系。”

他拉着罗小飞过去,语气冷淡地对两个女生说:“不许传到网上。”

两个女生慌张着,却掩藏不住喜悦地连连点头。

没有特殊的要求,只是很普通地站在一起拍了两张,比起帮郗瑗拍的那些简直太轻松了!两个女生拍完之后很满足地道谢。

“好般配!”

“攻的感觉跟古月真的好像!”

“啊啊啊我也这么觉得!四夕要是这样的,我就圆满了!”

两人嘀咕着走远了。

“她们是在说学姐的漫画么?”

“应该是吧。”

胡轶拿出自己带来的相机,给罗小飞拍照。看着镜头里正在用手指梳理着假发上的刘海的罗小飞,一个人影突然浮现在脑海里。

两年前,在郗瑗家聚会那晚,他的对面坐了一个漂亮的长发女生。注意到她并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因为明明天气很热,她却散着一头长长的厚厚的黑发。她时不时地用手梳理着刘海,他看多了才发现那是假发。他当时就想,既然热为什么不摘掉呢?

郗瑗曾提过,罗小飞当天也在,他后来排除了包括那个女生在内的所有人也没想起罗小飞出现在了哪个时间哪个位置,他根本就没想到罗小飞会男扮女装。现在罗小飞的这身装扮和动作给了他提示。虽然那个女生的妆比现在的浓,但整体五官上还是重合的,而且身材也相当。

“学长,怎么了?”

听到声音,胡轶回过神来,见罗小飞已经走到跟前,正伸手摘去头上的假发。

“啊,好热,这玩意儿老扎眼睛。”

扎眼睛?胡轶看向罗小飞戳着手里假发上的刘海的动作。

“是因为扎眼睛?”

“啊?”

看罗小飞歪着脑袋不解地看他,他才意识到自己把心声说出来了。那就趁此机会说说那件事好了。

“我一直以为你那天不停地拨弄刘海是因为热。”

罗小飞皱着眉头费解地想了半天,才惊讶地说道:“啊!你发现了!”

“嗯,刚刚才发现的。”

罗小飞“哈哈”地笑起来,“学姐还说你这辈子都不会发现呢!”

胡轶饶有兴趣地问道:“所以,那天是怎么回事?”

“学姐那天拉着我参加了动漫协会举办的COSPLAY,COS一个穿和服的黑长直少女,后来她不让我卸妆,让我换了她的衣服直接参加聚会。就这样。”

“我刚才差点怀疑你有女装癖。”

“要是真的有呢?”

胡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他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真的这么想,但罗小飞却一本正经地问他。他开始认真考虑起这个问题来。

首先,自己完全能接受罗小飞穿女装,不可否认,他穿女装的样子很漂亮很可爱。

然后,相处半年多,罗小飞从来没有显露出一点想穿女装的迹象,至今,自己才第一次见到他穿女装的样子。穿女装的他并没有不乐意,相反,倒有些乐在其中。难道,他一直在压抑着?

这么一想,胡轶有点不是滋味,因为这就说明了罗小飞在自己面前并没有完全放开自我。

他叹了口气,缓缓地开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没关系,挺好看的,我很喜欢。”

他想完全接受罗小飞。

“学长,你暴露了!”

见罗小飞又“哈哈”地笑起来,他才发现自己被套路了。

不过没关系。

他噙着笑,凑到罗小飞的耳边,低声说:“你就不怕我以后天天晚上让你穿女装侍寝?”

罗小飞的脸瞬时红到了耳根,呆若木鸡。胡轶满意地牵着他的手,走向马路。

背后传来小声的一句:“要是你喜欢,我没问题啊。”

胡轶真想把罗小飞当场按倒就地.正.法了,这冲动在身体里百转千回,最终化作无奈又甜蜜的一句:“你啊。”

J大的宿舍分梅兰竹菊四个区,分布在校园的两头。胡轶当初的宿舍在靠近东门的兰园,而罗小飞的宿舍则在靠近南门的竹园。

二人在楼下被宿管阿姨以“女生不能进去”为由拦住。

罗小飞拿出自己的学生证给她看,又解释了一通才被放行。

“这个阿姨是新来的,两不相识。”罗小飞无奈地耸肩。

爬上二楼,停在门牌号“203”的门前,罗小飞拿出钥匙开门。

“我以前住205。”

“那不就是隔壁吗?”

进了屋,罗小飞开了电风扇便径直走到3号床,把钥匙放到桌子上。

胡轶跟着把包放到桌子上,在椅子上坐下。

宿舍是四人间,一边两个靠墙的床位。床位是上面床铺,下面桌柜一体的设计,梯子在两个床位之间。

“我以前住1号床。”

罗小飞笑了,“这整个屋都是我的。他们大一下半学期就都出去租房子了,很少回来住。这屋只有三个人。”

“怨不得只有你这儿东西多。”

胡轶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罗小飞。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