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任你摸 师兄在我的里面

热点 2020-06-30 12:02:46

三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在赫澜倾还没回来的时候,朝堂上几乎已经快掀起了风浪,全都是因为“耶律世子”的死而在发作着,就在大王子悲痛着愤怒着想要跟大周撕破脸的时候,耶律齐却突然扛着一箱在民间收集的小玩意出现在宫殿的大门口,风尘仆仆的样子一脸灰尘,无辜眨巴眨巴双眼的模样简直……丢脸!大王子特别想大吼一句不认识他,结果耶律齐直接扑进去蹭了他一脸的灰,于是原本吓人的硝烟就在这两人的蹭脸间消弭下去。

将耶律齐带回京城,赫澜倾心里也松了口气,但是想着那个留在白凤那里的东西,一转身又去草庐,同时还不忘给白凤带上两只烧鸡,白凤也不客气,将赫澜渊要的东西放到桌上,便撕下鸡腿开始大啃起来。

“你之前拿来的东西,我已经弄出来,旁边的那个是解药”白凤口齿不清的说。

赫澜倾拿过瓷瓶递到鼻尖嗅了嗅,一股奇臭让他微微拧眉:“这是什么毒?”

“这毒是取自一种蓝蝙蝠身上的毒汁提炼的,毒性虽虽说厉害,但发作时间有半个时辰,沾染上后哪怕只是一丁点也会中毒,不过死得没那么快,解药的配制也十分麻烦”白凤口齿不清的道。

赫澜倾听得淡淡拧眉。

白凤挑眼看他:“能取的这蓝蝙蝠的毒汁炼毒,我猜这人功夫必不一般,最起码轻功一定十分厉害,这人如果不是冲你来的便也罢了,如果是冲着你来,你还是多加小心为好”

“我知道”赫澜倾点头。

白凤喝了口水,懒洋洋的趴在桌山:“悯辰,我要走了”

“嗯?”赫澜倾反应过来,笑问:“是要回去了?”

“是的,学艺不精,这次出来差点丢了性命,要不是你指不定我早都玩完了”白凤长长一叹:“希望以后咱们还会再见,不过你也别等到什么事迫在眉睫了才想起我来”

“我会的”赫澜倾摸摸他的头:“你这一去,路上可要小心才是,莫在与人结怨了”

“嗯……”

见过白凤,赫澜倾拿着他给自己的解药,又回了京城。

京城里,因为耶律齐的出现一场风波倒是消停下去,众人虽是虚惊一场,可有的事却又不可视若无睹,比如……那个死掉的耶律齐的替身。

这件事很明显是有人想要谋杀耶律齐,只是对方没料到耶律齐因为玩心太大,弄了个替身出来之后就溜之大吉,若不是如此,只怕死的会当真是他耶律齐,那到时候大周与北狄之间的一战只怕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不过想来也当真是幸好他耶律齐命不该绝。

耶律齐的“死”暂告一段,对于之后的事,皇帝除了给耶律齐另外安排住处,还安排人守护驿馆护他安全,耶律齐对此并无异议,只是转念一想,耶律齐突然来了要求,他想要赫澜倾去陪自己!

“赫澜倾?”皇帝高坐上方,听得这个名字,当即微微拧眉,似乎在想些什么。

耶律齐站在下方一脸兴奋狂点头:“是他是他就是他啊,悯辰赫澜倾,好像还是个什么将军”

皇帝沉吟,似乎是在想这人是谁。

下方的赫成义微微拧眉,以为皇帝是忘记了一年前的事,便朝前踏了一步,道:“回禀皇上,这赫澜倾是臣膝下的长子,年前刚满弱冠之时便夺下了武状元之位,而今犬子于军中担任少将一职。”

“咦,原来悯辰是大将军的公子啊”耶律齐一脸兴奋,双眼闪闪发亮的看着赫成义:“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赫将军教得一个好儿子,胆识气魄样样不缺,当真是好一个儿郎!”

赫成义朝他抱了一拳。耶律齐突然扭头朝皇帝看去,朗声说道:“皇帝陛下!我对悯辰赫澜倾的为人十分欣赏,有意想要娶他为我契兄弟,立为我北狄世子妃,不知皇帝陛下是否答应!”此言一出,朝堂瞬间哗然。

皇帝明显一愣,赫成义心里更是一突,道:“此事恐怕不妥”

“为何?”耶律齐拧眉看他。

赫成义朝皇帝道:“皇上,澜倾如今在军中担任少将一职不说,且他还是个小子并非哥儿,这……”意思十分明显,赫澜倾不可能给耶律齐生育后代。

“没关系”耶律齐一拍胸部,笑的满口白牙:“我府上已有一子,只是侧妃当年死于难产,子嗣不是问题!”

耶律齐的子嗣不是问,但赫成义的问题大了去了!

回了赫府,赫成义将此事一说,见赫澜倾拧了眉垂着眼的样子,遂开口问他:“此事你如何作响?”

赫澜倾沉吟片刻,才抬眼朝赫成义看去:“这耶律齐世子,恐怕并非待我是真心的,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罢了”

赫成义挑眉。

赫澜倾道:“若是父亲放心,此事可全权交给儿子自己处理”

赫成义听得拧眉:“皇上那边我可以帮着,不让旁人唯恐天下不乱,但……这事你有几成把握?”

赫澜倾淡淡一笑,道:“多了不敢说,但这五成还是有的”

得这回答,赫成义舒展了眉:“既然这样,那你放手去做便是”

耶律齐当朝求婚,还是向一个小子求婚的事,不过一日,便传得满城风雨,不管是百姓间还是官员间,一时都对此格外津津乐道。

这天下,男人分作小子与哥儿的区别,不同的只是哥儿身来身份低下,因为生养不易的关系,注定了哥儿这一生只能为人男妾,虽说哥儿同是男人,到底是与男人不同,若不然又何至于这般被动而又无奈,但是这赫澜倾,却是赫成义的长子,是京城里出了名的贵公子,不说这耶律齐会打他的主意,其实很多朝中官员,在赫澜倾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打他的主意了。

赫澜倾,字悯辰,大周镇军将军赫成义的长子,京城中出了名的人中龙凤,风姿清雅,故而又长被人唤做大公子,赫澜倾自小跟随赫成义学习军事,十二岁时便开始领兵打仗,十五岁时便夺得武状元之位,曾得大周皇帝亲口一句天赐之将,从此名满京城,惹得不少姑娘芳心暗许恨不能家他为妻,对于此,赫澜倾的生母夏氏倒是欢喜异常,正要忙着给赫澜倾张罗的时候被赫成义一句“澜倾的亲事,旁人都做不得住,只能由皇上钦点”而打了回来。

所以很多人都在传,赫澜倾其实皇帝内定的驸马,只等公主长大便要指给公主。

但是谁知道这会子会半路杀出个耶律齐出来?别说赫成义心塞,其实皇帝也不想答应,毕竟十五岁的武状元之材,可不是年年都能有的,肥水自然是谁都不想流去外人田了。

然而对于耶律齐求婚一事,赫澜倾却显得不急不闹,每日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将从白凤那里拿来的解药,让吕毅交给耶律齐之后,一个转身便直接去了顺天府,在顺天府的大牢里关押着的,全都是从黑市里抓捕回来的人,其中就包括了之前的那个王霸。

前厅的椅子上,赫澜倾看着杜晨递交上来的口供,剑眉轻拧:“这黑市还是没有查出来他背后当家是谁吗?”

“暂时还没有查不出来” 杜晨一脸凝重:“此人藏匿太深,从这些人的口中只知道这人背后势力不小,却不知到底是谁……”说着一脸的狐疑:“下管猜测恐怕……是那些个什么江湖中人……”如果要真是这样就更不好办了。

赫澜倾眼珠一转,想了想,将口供放下:“不一定”

杜晨定眼看他,似乎想要询问他怎的这般笃定。

赫澜倾道:“江湖人自有江湖人的规矩,说这黑市背后的当家与江湖人有几分牵扯我还信,但若说这当家是江湖人我看未必”

“这……”

赫澜倾又道:“在黑市里大多都是一些贵家公子,我可以给你几个名字,你去找些人看看,查到最后若是有什么不好办的,可以直接去请示八贤王,人口倒卖,人命赌博,这些事正经的江湖人是不屑的,反倒是一些人则更喜欢从中牟利……”

说到这里,杜晨似乎也反应过来,当下起身朝着赫澜倾抱拳:“多谢大公子指点,下管已经明白”

赫澜倾只是点一点头,想起什么又问:“黑市里有个叫王霸的,此人如何?”

“王霸?”杜晨道:“此人进来之后,话语倒是很少,不过基本都是有问必答”说着,杜晨将王霸的事全都交代干净:“王霸说他早前只草原那边的游民,后来是跟着商旅来中原做生意的时候遇上曹耿,对了这曹耿便是黑市里被他杀死的那个光头,曹耿因为看向王霸的妻子,而对王霸起了歹心,逼得王霸的妻子跳崖自尽后,又将王霸带去了黑市关押取乐,这一关就是两年多”

赫澜倾听得微微拧眉,似乎对于王霸那时候的反应能理解过来,估计他那一身实打实的外家功夫也都是这两年多里在黑市里面被逼出来的。

抬眼看向杜晨,赫澜倾道:“这个人我想带走,不知你这里可方便?”

“这个……”杜晨略一迟疑便也点头:“大公子既然想要那带走便是,王霸手上虽犯有命案,但也情有可原,论罪也是当判一个充军,若是他能跟随大公子,倒也算是服了刑了”

得这话,赫澜倾点头,两人话音落下不久,大门外,就见得顺天府的管事领着一个身形魁梧的汉子前来,赫澜倾扭头细看,这汉子正是之前黑市里的王霸。

杜晨挥手,让管事退下,同时回身又对赫澜倾道:“大公子,那此人便交给你了”

赫澜倾点头,看了王霸一眼,道:“跟我走吧”

黑市那晚,王霸虽没有见过赫澜倾的样子,但这个声音他绝对不会忘记,不是这个人突然挑了黑市,王霸自己自己就算在里面能撑两年三年最后也必死无疑,当下听得赫澜倾的话,问都不问,就只跟着他踏出顺天府的大门。

“吕毅,一会你带他去军籍入册报名吧”赫澜倾突然吩咐。

吕毅点头,看了王霸一眼朝他笑笑。

赫澜倾微微拧眉,似乎想起什么又道:“给他换个名字”

吕毅一愣,又将王霸仔细看了一眼,便问:“大公子那陈威可好?”

赫澜倾点头:“可以,入籍之后,你带他去见潘瑜吧”

“是”

拧了拧眉,似乎想起了自己从黑市里面救出来的人,赫澜倾又问:“徐达这两日的伤势如何?”

“虽然伤势不轻,但恢复不错,大公子不必担忧”

点了头,赫澜倾不再说话,吕毅带着王霸……或者现在应该叫陈威跟在他身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