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滴滴车的艳遇经历 那夜我被几个老外

热点 2020-06-30 12:02:46

两个月后

“虽说之前的战役是以彭格列胜利告终的,可是反彭格列的一大潜力势力法尔姆家族的崩溃提起了许多其他家族的警惕,”手臂中夹着接下来会议即将讨论内容的资料的G转头对着Giotto道,“看来不久后,南意大利的敌人也会打过来。”

“……啊。”Giotto点点头答应道。

看着Giotto心不在焉的样子,G有些担心,却没说什么,向前多跨一步,为Giotto缓缓推开会议室的大门。

“怎么样,都明白了么?”G将资料竖放齐了齐纸张,可回答他的却只有左边的呼噜声和对面的笛子声。他无奈地揉了揉额头,“雨月,笛子不要吹了,”然后暴起十字路口,瞪着旁边睡得舒服的绿毛头,举起拳头狠狠砸向他的头顶心,“蓝宝,给我起来!”

“啊!”蓝宝抱着头闷哼一声。

“接下来的作战是相当重要的,”G将资料装入包里,环视一周,“把指令都好好记在脑子里,集中注意去准备。”

“啊啊——”蓝宝懒散地撑着头摊在会议桌上大大咧咧地打哈欠。

“你有好好在听么?蓝宝。”端坐在蓝宝对面的纳克尔严肃地问道。

“诶?”蓝宝挑眉,“本大爷?”

“你也差不多该治好抖抖索索去前线的样子了吧。”纳克尔皱眉,“求救的哭声都传到东面实验室了啊。”

“但是该害怕的还是会害怕啊。”蓝宝将懒在桌上的身子又往前挪了一点,挠了挠头,“我能参加就很值得你来感谢了。”一副欠扁的口气。

“你说什么?”蓝宝突然感到身边坐着的G散发出恐怖到乱箭穿心的寒气,他转过头恐吓般地怒瞪着自己。

“嗯……呃。”被本来就很恐怖的G用那么恐怖的眼神来恐吓自己,本大爷伤不起啊……这么想着蓝宝乖乖地闭了嘴胆怯地吞咽口水。

“嘛嘛,虽然是一边哭着的,但是蓝宝还是能好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啊,”朝利雨月将笛子放在手边温柔地微笑着为蓝宝说话,举止投足间俨然是个深受孩子们欢迎的幼儿园老师,“很了不起哦。”

“嗯!就是这样。”蓝宝小朋友也很幼儿园档次地满意地点头应和。

“真是的,别太宠他!”G无奈地叹气。

“会议就是以上这些么?”Alaudi突然站起来打断三人,将手上的资料叠放在厚厚的一沓上,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去了。”

“我也还有一些工作要做。”斯佩多端着下巴不看别人,淡淡道。

“啊,等一下。”G抬头出声制止特立独行的二人,语气中掺杂着少许无奈。他转过头看向Giotto问道,“你还有什么事要交代么?一世。”可Giotto却只是自然地将手臂放在堆叠的资料上,头略微下倾,出神地盯着光洁的会议桌。G侧首,加重声音再唤,“一世?”

“嗯?”游离在外的Giotto猛地抬头,有些茫然地看看G,“……哦。”

“怎么了?”果然有心事么。G关切地追问,“在想什么事情么?”

“不,”Giotto缓下表情对G报以微笑,道,“没什么。”随后重新振作起精神,环视一周,提起声调,“大家,接下来也就拜托了!”

“是。”守护者们各自答应道。

“那么,解散。”G话语一出,守护者们纷纷拉开椅子站起。纳克尔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回过身将资料装进包里感慨道,“不管怎么说,会议这东西还真是不适合我。”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啊。”朝利雨月转过身看看窗外道。

“哦!怪不得肚子饿了!”纳克尔带着笑意精力充沛地建议道,“怎么样,接下来大家一起去吃中饭吧?

“……啊。”听到纳克尔的话Giotto迟疑片刻,不好意思地拒绝道,“我的话……午餐就算了……”

“嗯?”纳克尔不满地皱眉侧首,遗憾地说,“怎么?你不参加么?”

“……嗯。”Giotto歉意地抿嘴点点头,将手下的资料放在桌面上,起身,“……有点事。一会再见。”说罢他转身走向会议室的门。

“喂!”G叫住Giotto,“我也和你一起去。和护卫在一起的话不是会更好么?”

“不用。”Giotto浅笑着拒绝,“我一个人没问题。”他对**点头,转过身看向守护者们,“一会再见,大家。”

“哦!一会再见。”下意识地对着Giotto回点头,纳克尔答道。

随着Giotto的白色背影在关门声中隐去,斯佩多意味深长地注视着关闭的门,又看看Giotto放置在桌上的资料道,“嗯~这真是少见啊。”他走到Giotto原本坐着的位置前,拿起其中的一份资料,心不在焉地说,“他比任何人都更早的离开。”

“什么意思?”Alaudi站在自己的座位前质问道。

“不,”快速地阅读完资料上的内容斯佩多会意地失笑,轻轻地摇摇头,“我并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哼。”Alaudi冷哼一声低下头继续整理皮包。

“到底是怎么了?重要的是他一下子什么也不说了。”朝利雨月担忧地看了一眼Giotto离开的方向问道。

“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啊。”纳克尔皱眉,亦是不解。

“不。”G否认纳克尔的说法,略有不安地分析道,“在这三天里,那个家伙什么也不说就突然出去的次数增加了好多。”

“哦呀。”朝利雨月惊讶。

“但是今天的态度是真的很奇怪。”G思忖着,继续道。

蓝宝将趴着的身子坐正,抬起头看着G插嘴,“……一世,是不是有了恋人什么的?”随后又立马在G的铁拳下抱头,“呃!……痛痛痛……真是的……也不至于要打我吧!”他抬眼不满地抱怨道。

“小鬼不要东扯西扯的!”G瞪眼威吓道。

“嗯~是恋人的话倒无所谓。”斯佩多走回自己的座位。

“啊?”听见斯佩多接茬,G不解。

“我们应该考虑的,不该是这种以外的情况么?”他抬起头正视一个个盯着他看等着他解释的好奇宝宝们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心道,NUFUFUFU,如果是关于Giotto的恋人的话就不必多虑了,你们这群家伙以为雾守大人我是吃素的么?

“确实。”纳克尔低头思忖,语气带有明显的焦急,“如果他有连对我们都无法开口的情况的话,应该是很重大的事也说不定。”

“对啊。自卫团的制动规模也很宽阔,想要一世安静一点的那些人应该不是一个两个,在这里面,如果说没有想要使用卑劣的手段的人,想想这也说不通。”朝利雨月也不安地分析起来。

“哦!就是这样!如果街上的人们被抓去做了人质的话……!”

“以一世的性格来说,那些恶党不管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接受的吧。”斯佩多闭上眼片刻,脑内逐渐清晰出两个月前Giotto的战栗与愿以命相抵的话语。他绝望的口吻仿佛使呼吸入的空气混杂进了无尽的寒意。“……即使,这会让他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真是让人不爽。”Alaudi将皮包的搭扣拍上,冷冰冰地回答斯佩多,“我听来你的用意好像就是特意想让我们不安。”

“NUFUFUFU。”斯佩多勾起嘴角象征性地笑笑只当解嘲,“我本来并没有这个用意的。”

“切。”G紧紧颦眉不安又急躁地转过头,语调急促,“虽说是猜测但并不代表不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这几天的单独行动也就能解释的清了。”

“你怎么认为?”朝利雨月转过头向纳克尔征询意见。

“在这里担心也没用。不如跟在一世之后,好好查清真相。”

“是啊。”G点头认可,参杂着一丝叹息,“等一世发生了什么的话就晚了。”话音刚落,就传来按下门把手的声音。Alaudi已然站在门口准备离开。

“嗯?你要回去了么Alaudi?”纳克尔转过身不满地制止道,“话才说到一半啊!”

“我没工夫陪你们。”Alaudi回过头不冷不热地甩给纳克尔一句,便头也不回地踏出会议室。

“等一等,这可是关系到BOSS的重要大事啊!”纳克尔跑上前去挡住Alaudi的去路。

“BOSS是指谁?”Alaudi加狠了口气,透出了隐隐的不耐烦,“我可不受任何人的指使。”说罢他推开纳克尔,将门关上离开。充满节奏感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嗯……好可怕。”默默围观着Alaudi离开的蓝宝挠了挠头忍不住感叹一句。

“真是的!”纳克尔极度不快地叹气,“究极的不合群的家伙!”

“总之我要去了,”G快速地扫了一眼Alaudi离开的方向,将话题归回原处,“现在的话应该还能追得上一世。”说罢他果断地离开会议桌快步走向大门。

“啊,那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朝利雨月抬起头追问。可是G却没有理睬他,快速地按下把手又碰上门离开。

“喂!G!”纳克尔唤道。

“他走掉了啊……”蓝宝事不关己地分析状况。

“哎呀哎呀,还真是一脸的担心样啊。”看着G焦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斯佩多悠然地感叹,“那我也回去工作了哦。”便离开座位,拿起皮包走向大门。

“诶?明明你自己也一脸的担心。”蓝宝的声音被门的关闭声阻隔到了另个空间。斯佩多背对着大门伫立片刻,抬起头涣散地注视白色天花板片刻,又归于原位,重新走出彭格列基地。

他从皮包中拿出刚刚从Giotto桌上拿来的资料,蹩起眉,却温柔地笑了起来。

自己很……担心么。

的确。一想到两个月前战斗中Giotto的言行举止,就感到心不安沮丧得如同被冰锥狠狠刺扎一般,波澜尚小却急速地颤抖。

之于己,之于他,都绝不希望再出现第二次那样的经历,遗留下这样的回忆。

斯佩多将资料整齐地折叠,小心翼翼地插进皮包的内袋。但是,现在的Giotto,看起来挺开心的样子。

而也只要这样就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