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问夫妻性生活 圣僧 综武侠

热点 2020-06-30 12:01:20

其貌不扬的男子一路南下。顺着渔船,出海远行。

船主约莫四十出头、手下两个年轻助手,据说都是亲戚。还有一女子负责一日三餐。那女子是船主的夫人。

船主摸着粗糙的皮肤,憨厚地笑道,“乡下人没有见识,多多见谅。”

“无妨。”男子礼貌有佳,“有劳船主了。”

“那个……”船主挠挠头发,有些难以启齿。

“船主请说。”

“俺女人说……要加价。客官,你也知道……俺的日子不好过……”

船主的声音越来越低。不难发现,他耳根都红了。

出海三天了,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女人说得很明确,如果他不同意就把他丢到海里喂鱼。虽然家里情况真的不好,也不能干这么缺德的事情啊!可是,他也没办法,所有事都是女人说了算的。

男子眯着眼了然地笑笑。“您觉得没有让夫人过上好日子,所以一直有愧疚吧?有孩子了吗?”

“嗯。八岁了,在家里,俺娘带着。”船主惊讶地看着他。

男子也不解释,拿出银两给他。

“客官,把钱放放好,千万别……”船主还未说完,女人进了船舱。

“你死哪里去了?还不过来!”

男子微皱眉。

船主老实巴交地跟着走了。

男子忽然觉得,这个船主,很可悲。

即使平凡的日子,没有波澜,无需抉择。

船主的暗示再明显不过。这就是上了贼船的警示。

他以前没有经历过,但是他并不害怕。没有什么能与死亡相比。而他,已经不畏惧死亡了。

起身,站在船头,海风猎猎。带着特有的腥味。

他长时间眺望。那座孤岛还在遥远的海平面下。

大海。他第一次见。

很迷人。纯净深邃的蓝。

渐渐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各种各样地念头在脑中盘旋,出口茫茫无期,蓦然回首,早已忘却来时的路。站在原地,举步为艰。

后颈一凉。他心知肚明。

“夫人,你还是动手了?”男子谦谦开口。

“向日、日吉,把他压下去,搜身!”女人甩开拖着他的船主,“你没钱养我,我自己找钱,你想怎么样?!”

“樱乃……樱乃,别动他……”船主还在哀求。

“你个废物!”女人愤怒地嚷嚷。

船主无奈地看着年轻男子被日吉和向日压了下去。

男子没有反抗。他的表现很奇怪。

自觉交出银票、乖乖被绑起来。

不过,女人才不管呢。一大叠银票捏在手上,她开始疯狂。也许她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女人心情大好。

这时,男子才开口说话。

“在下不在乎钱,只要到达目的地,酬劳更多。”

女子探究的目光上上下下扫了一遍。

这个男子虽然其貌不扬,却是透着贵气的。惟利是图的女子以为他是一颗摇钱树,满口答应。

毕竟没见过多大世面的女人,从没想过会得到这么多钱。

她没有猜忌那男子话语中的果断。

夜深了,三人抱着银票都跌入了梦乡,金灿灿。

船主和男子没有睡。

“俺对不起你……”船主讷讷地走进关押年轻男子的船舱。

“不是你的错,何必道歉?”男子抬起头给了他一个算是温暖的微笑。

“为什么不逃?俺看得出,客官是故意不和俺女人计较的……”

“在下必须到那里去,所以,这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他当然可以不管不顾。可这是海上,他不认为凭自己的能力能够到达目的地,他需要他们。什么事到了以后再说。

“俺保证把客官送到冰岛,求客官不要伤害俺女人……钱,俺也不要……客官,求你了!”

船主竟然跪了下来,磕起头来。

“请起……我允诺你便是了。”男子说得真诚而不解,“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原谅她?看不出她和那两人有染?难道她背叛了你,你都能够原谅她?”

“客官……俺了解俺女人。俺女人从前是个好女人……”

龙崎樱乃,十年前,名噪一时的歌妓。容貌出众、舞姿动人,不知俘获多少男子的心。

多少纨绔子弟将其纳入府中,皆一一回绝。

冷艳,如同其舞姿。超尘脱俗。

当时,船主,仍未饱受风霜,俨然翩翩美男。忠厚善良。

一次机缘巧合下,两人坠入情网。她丢弃了她的一切,为了爱情,跟了当初还是一贫如洗的爱人。

经商成功的男子给女人所有想要的生活。一年后,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

然而,世风日下。男子在一次生意中失败了,一败涂地。再无翻身之力。房子抵债、钱财赔光。他,一无所有。甚至,女人的嫁妆都赔出去了。

他还要养儿侍母。

别无他法,他重操旧业,过起了打鱼的日子。

他的妻子,龙崎樱乃,从没受过这样的苦。即使是歌妓的生活也要优越许多。

渐渐的,她开始埋怨男人、斤斤计较、见钱眼开。脾气秉性也大为改变。

往日的超尘脱俗,早已被生活粉碎。

爱情,在饥饿贫困中,走向灭亡。

八年,让她脱胎换骨。成了典型的那类女人。

“是我的错……当初不该把她拉下水……樱乃原本应该在好人家里过着大少奶奶的生活……”船主脱去了边地的口音。

被绑着的男子无法伸出手安慰他。只能眼看着他落泪。

他不禁在想,如果女人听到这一席话,是否会回心转意?

“不是你的错。命运……喜欢考验那些坚强的人。”

船主擦了擦眼泪,“这次回去,我决定放她走。樱乃最花样的青春在为生活奔波中耗费掉了。我不想她剩下的岁月还跟着我受苦……”

看着他无奈又坚决的表情。男子忽起恻隐之心。

“何不告诉夫人你的想法?或许……”

船主摇了摇头,“樱乃,不会留下的。”叹口气,他幽幽开口,“明天一早,就到冰岛了。客官,以后多加小心……”

男子还想开口说些什么,船主已经跨出了船舱。

夜不平静,海浪声夹杂风的呼啸,冲击着尚未入梦的人。

钱财,真能让人如此改变。

女人脸上依旧荡漾着美丽的余痕。心里、眼里,早已不留一丝。

就连爱情,曾经轰轰烈烈、至死不渝的誓言,竟也沦落到了,与钱财为伍。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

他越发不明白,人,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努力存活下去。

一丝光亮射进船舱。一夜未眠的男子微微睁开了眼,又闭上。

转了转手腕,活动了一下关节,拍了拍积灰。

已经可以听到海鸟的鸣叫。冰岛就在前方。

打开舱门,在女人与那两个手下惊讶之间,手起风伫。

血腥味淡淡散开,荼靡风中。

男子平静地从僵硬的女人手中取回钱财。

“夫人,在下本打算,不追究这笔钱。”他的语调有些冷酷。甚至没有瞟一眼甲板上横躺着的尸首。“看来,在下不得不变卦。”

女人用惊恐的眼光盯着微笑的男子,一句话也说不出。

“大和君,一直坚守着你们之间的‘爱’。”这时他才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男人。

“昨夜……他仍不希望看到你受伤害。知道你与人私通,本打算……”

他没有说下去。他看到了女人眼中逐渐汇聚起的情绪。

“独自照顾好你们的儿子。”

他最后还是补充了一句。

然后,跳下船,一路蜻蜓点水般上了岸,步入那座岛——传说中的,冰岛。

俯身拾起三块石子,抛出玩味的弧线。

女人骂骂咧咧,他听得清。

也许,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什么值得相信的了。

无论,中途是否背叛。终点,只有一个人。

他,一直都明白。

冰岛。

蕴藏着无数瑰宝的海岛,如今由一女子掌管。

冰岛并不难找,岛上也未戒备森严。

男子一路没有遇到任何阻挠。

看来此女子不简单。

遥遥已见那艳丽奢华的宫殿。皱皱眉,继续向前。

“夫人,有个叫白石藏之介的人说有事相求,希望面见夫人。”

“白石……藏之介?放他进来。”

女人穿着浓艳华服,妩媚的容颜略带岁月痕迹。

她是个聪明美丽的女人。非常有钱,也有手腕,兴趣古怪。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