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美妇春潮泛漾txt 快穿之专宠反派boss

热点 2020-06-30 12:01:19

随着一声巨响,烟火祭上被精心准备的的烟火在头顶盛开,五颜六色在黑色的天幕中分外美丽,所有嬉戏的人都不禁停下脚步欣赏那绚烂。

琴南妮正安慰着站在路中哭泣的小孩。

说实话,她真的不会安慰别人,自己也有些手忙脚乱,不过片刻之后,她右手成拳敲在左手掌心上,“叮”的一声之后,忽然想到了方法。

妮酱双手扶着秀美的小男孩,一脸严肃认真。

“小弟弟,不要怕,姐姐带你去看金鱼。”

说完这句话,她低头想了想,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妥的样子,又抬头看着小孩,补充了一句“但是姐姐不是金鱼佬哦!”

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反而哭的更加厉害了。

现在的小孩不喜欢金鱼么?!

她哭丧着一张小脸,扭头看着她的邻居。脸上分明写着“现在怎么办”几个字。

世川京子看着哥哥的理想型对象,笑眯眯地,“真意外啊!以为妮妮会是个受小孩子欢迎的人呢!”。

露出了女神笑容,轻而易举的安抚小男孩,并成功找到症结所在,解决就是手到擒来分分钟的事情!

良母模式下的京子好厉害!!!琴南妮bilingbiling地看着京子,一脸崇拜。

琴南妮,今年十五岁,之前就读于绿中女子中学,但是将会在两天后的开学日作为插班生进入并盛中学二年C班,比邻居的世川京子大一岁。

“啊!真好!”她双手合十,微微侧头,“可以跟京子一齐上学了呢!”

希望国中的男孩子们可以跟女孩子一样好相处!琴南妮如是祈祷着。

“啊啊啊啊!”泽田纲吉的制服有些凌乱,纽扣也没有系上,领带松松垮垮的,他一边尽自己所能快速地跑着,一边回头看着不住追赶自己的吉娃娃。结果还是终于被逼到了墙角的他选择了紧闭双眼,蹲了下去然后双手抱头大喊道:“请你放了我吧!”

吉娃娃伸出了一小截舌头吐着气,两只眼睛如纯粹的黑曜石一般,水润水润地看着泽田纲吉——看起来一点害处都没有。

琴南妮抱起那只卷毛吉娃娃,它还伸出舌头想要去舔她的脸。“哈哈,不要啦!好痒啊!”她笑着躲了躲,然后摸了摸吉娃娃的头,放下,“好了,快去找你的主人吧!”

眼见着小狗听话地走开了,她才靠近泽田纲吉,也蹲下(身),双手放在膝盖上压住裙边,侧头看着他,声音轻轻地带着安抚的性质,“已经没事了哦!泽田君。”

泽田纲吉慢慢睁开双眼,发现果然没有看见那只一直追着他跑的狗,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啊!谢,谢谢!”

虽然这样说,可是泽田纲吉却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正在流泪。啊啊啊啊!丢脸的事又被看到了啊!!!无论如何都会被嘲笑的吧!!!

“泽田君没事就好。”琴南妮站起身,冲他笑了笑,眼神诚挚的不得了,仿佛真的在为泽田纲吉的无事开心着。

泽田纲吉一愣。

她并没有像预期的一样嘲笑他。除了泽田奈奈以外,他好像再也想不到任何一个会对他这么温柔的人了。

泽田纲吉从幼稚园开始就展现出了自己无与伦比的废材本质,非但没有人愿意和他朋友,当他在面临嘲笑欺辱的时候也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帮助他,更有甚者会附和着说一些难听的话来贬低他。即使被欺负的时候会哭得很惨,挂着彩回到家也会跟泽田奈奈说是跟朋友玩摔角的时候摔倒的,她还以为他在学校跟同学们的关系很好。

这样的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被这样对待,没有嘲笑与推搡,取而代之的是明显的温柔担忧,这样的话…

“不对!你到底是怎么认识我的啊!”泽田纲吉实力坏气氛,喊完以后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挠着柔软的棕色发丝,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对,对不起,我的意思是…”

“因为泽田君在并盛很有名啊!”

“诶?诶?!诶!!!”

“总是能看见你跟你的朋友们玩摔角呢!是个很受欢迎的人吧!我经常这样想,如果我也能像泽田君一样受欢迎就好了…”说罢还双手交叠置于胸前,一副憧憬的样子,“啊!对了!泽田君还有昵称叫做废…”

“啊啊啊!求你别再说下去了!谁会觉得我在跟他们玩摔角啊!‘废柴纲’那种昵称谁要啊!”反而自己把那个丢脸的称号说出来了!!!泽田纲吉捂面泪崩。

“诶?”琴南妮侧头看他,皱着眉很疑惑的样子,“可是…有昵称的话…大家都很熟悉的样子…不是很好吗?我也好想要一个昵称的说…”

他差一点跪倒在墙角。

突然,琴南妮右手成拳击打在左手手心上,恍然大悟的样子,“对了!我昵称就叫做妮酱好了!”甫一说完,便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笑意盈盈地跟泽田纲吉说:“嗯!约定好了!泽田君请务必叫我妮酱!”

尼酱什么的…好恶趣味的昵称!!!而且谁跟你约定好了啊!!!

“泽田君现在要跟妮酱一起上学吗?”琴南妮看起来似乎很喜欢自己定下的昵称,开始在句子里把‘我’换成了‘妮酱’。

“诶,不,不要!”要是被看见跟自己这个废柴一起上学的话,会被大家一起排斥的吧…泽田纲吉眼睛里的神光暗淡下来。是啊!反正他就是一个被鄙视的存在,也只有妈妈和妮酱会觉得自己受欢迎了吧…

不,不对!自己为什么这么顺其自然就接受了这个耻度这么高的叫法啊!!!

“好了!泽田君要跟妮酱一起上学咯!”琴南妮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他往前带。

其实她并没有什么力气去拽动一个男孩子,其实泽田纲吉想要开口拒绝,或是甩开她的手,但是双唇仿佛被胶水黏住了一样,他什么话也说不出口,还感觉到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推动着他。

这样的话…妮酱也算是他的朋友了吧…不,不是的,妮酱大概也只是不知道他被人排斥的事情吧…要是知道的话,也会疏远他的吧…

像他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朋友嘛!

泽田纲吉就是这样,虽然心里渴望着他人的相伴,也希求着友情,但是却总是无法抹除掉那已经占据内心大半的自卑,不断地为那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感到伤心。

“妮,妮酱也是新生吗?”叫出来了!这个羞耻的昵称!

“唔…”琴南妮为他叫了自己新定的昵称感觉到很兴奋,眉眼都舒展开来,形成柔和的弧度,瞳仁亮晶晶地看着他。思索了一下,“应该算是吧?”

“应该算?”

“我是新生呢!只不过是二年级的新生哟!泽田君是一年级的吧?不用叫学姐,要叫我妮酱!”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啊!是,是的!”被她严肃的表情吓到,下意识就这样回答的泽田纲吉。

啊啊啊!可是完全不想要这样叫嘛!!!

“哟!这不是废柴纲嘛!”一个男生突然凑上去,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紧着手肘去箍他的脖颈,另一只手捅了捅泽田纲吉的腰侧,一脸痞笑。“勾搭上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嘛!”说完就看着琴南妮。

“啊!佐藤同学,妮,妮酱她,她不是…”泽田纲吉有些畏缩,小声地说了一句,不想要为琴南妮招惹麻烦。

“是泽田君的朋友吗?”琴南妮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笑着看他,一副好奇的样子。

“朋友?!哈哈!他连帮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呢!谁会跟这家伙当朋友啊!”佐藤捂着肚子笑得十分夸张,用手指着泽田纲吉。

泽田纲吉埋下头,刘海挡着了他晦涩不明的神色。对啊,谁会跟他这种人当朋友呢?所以,让妮酱趁早…

“我就是泽田君的朋友啊!”琴南妮落下了脸上的笑,“我想要跟大家好好相处,但是我不想要跟会欺负泽田君的人好好相处。”她抿着嘴唇,“请你不要再对泽田君说这种话了!”

“什么啊!你到底知不知道废柴纲他…”

“泽田君是我朋友!”

琴南妮意外强硬的态度让佐藤有些生气,但是也没有自讨无趣地继续跟她争论下去,而是嘟囔抱怨了两句就走开了。

“泽田君…”她犹豫着开口想要安慰泽田纲吉,伸出手去轻轻触上他的手臂。

“我很软弱的吧!”他低着头,手指紧紧地捏着书包带,关节发白,“从小到大都在被人欺负着,不敢反抗,不敢回击,这样的我,只是一个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废柴而已,会被人看不起不是理所应当的嘛,‘废柴纲’不是一个昵称,而是大家用来嘲笑我的叫法而已,也从来都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朋友…抱歉,我并没有妮酱你想象中的那么受欢迎,刚刚很感谢你帮我解围,如果你想要远离我的话,我也…”

“泽田君在说什么呢!”琴南妮比刚刚还要生气,她拽紧手里的制服布料,“我说过的啊!我是泽田君的朋友!泽田君才不是没有朋友的废柴!虽然不知道泽田君认为自己一无是处的原因,但是泽田君愿意和我做朋友的话,泽田君自身就是一个最大的惊喜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和泽田君做朋友,这样也不可以吗!”琴南妮胸口起伏地厉害,她脸上还激动地带了一层红晕,皱着眉,墨绿色的双眸紧张忐忑地看着泽田纲吉,“泽田君你,愿意跟当我的朋友吗?”

泽田纲吉抬头,棕色的瞳仁倒映出眼前正小心翼翼看着他的少女,过了良久,才突然红了脸,伸手轻轻刮了刮自己的脸颊,眼睛漂移不去看她,“啊,那个…唔…”就这样支支吾吾了好几秒,他才红着脸小小声地应了一句。

“好…”

“所以我们两个现在是朋友了吧!”琴南妮展露出绚丽的笑颜,在现在的泽田纲吉看来,根本就是和天使一般散发着柔光,世界上最温暖美好的笑容。

琴南妮有些不死心地求证,“泽田君,‘废柴纲’真的不是昵称吗?你跟他们真的没有在玩摔角吗?”

“不,不是啦!”

“反正妮酱的的昵称是妮酱了!泽田君一定要叫妮酱为妮酱才行!妮酱妮酱妮酱妮酱妮酱!”这样任性地念了好几遍,想要让泽田纲吉记住这个她难得想到的昵称。

“唔…”泽田纲吉捂着嘴把头转向一边,不去看琴南妮,但隐约能从他的指缝中看见通红的脸颊。

啊!这样子的妮酱好可爱啊!不对,妮酱本来就很可爱!

不,不对!到底是为什么他这么容易就接受了耻度这么高的称呼啊!

诶?不,不对!虽然已经是朋友了,但是妮酱到底叫什么名字啊啊啊啊!!!

“泽田君,再不快点的话,要错过开学典礼了哦!”

“啊!不行!得快一点才行了!听说云雀前辈超可怕的啊!”并盛中学新生·泽田纲吉表示自己好恐慌。

“诶?好想见见云雀前辈呢!”相反,琴南妮一脸期待的样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