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说今天晚上在床上玩死我_女朋友被前任过度开发

热点 2020-06-29 18:04:05

“嫂,嫂子”陆子文看着满地残渣,吓的结结巴巴,一口仰尽了杯中的酒。

陆天哲默不作声的站了起来,随手将顾熙揽入怀中:“子文跟你们说笑呢,这是我的女人,正式介绍一下,她是顾家大小姐顾熙!”

顾家?

就是那个快要破产的公司?

陆天哲怎么要了一个这样的女人?

顾熙听着,难受极了,默默地低下了头。

曾今顾氏在海城也曾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多少贵族公子也曾踏破门,可现在,她就变成了别人口中“这样的女人。”

察觉到顾熙的不自在,陆天哲皱了下眉头,打开了一旁的大吊灯,昏暗的视线顿时明朗。

“刚来的时候这里已经被我买下了,MC以后不会再有K歌的地方,都散了吧。”陆天哲搂着顾熙向外走去。

陆天哲原本就是这里的大股东,早些年陆子文还是毛小子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这一片混的如鱼得水,想买这里,不过是一笔数目的事情。

上了车,顾熙还没停止细微的颤抖。

“陆天哲,万一陆子文火了,要报复顾氏,我该怎么办?”顾熙道。

她已经什么都没了,顾氏,就是她的全部。

陆天哲拧着眉毛,刚想要说些什么,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看着熟悉的号码,陆天哲早已猜到了是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熙她不是子文的情妇吗?怎么又跟你扯上了关系,这要是传出去,我陆石的两个儿子竟然去争夺一个女人,这得是多大的笑话!”

陆石一阵训斥,气的吹胡子瞪眼。

“爸,你身子还没好······”

陆天哲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陆石打了住:“你要是真的关心我的身体,就赶紧让你弟弟把顾熙娶回来,萧家的合作已经在谈了,他女儿对你的心思你不是不知道,你若真是不娶我无话可说,可就算娶,也该是萧家的女儿!”

啪——

电话就这样挂断了。

看着陆天哲阴沉这的脸,顾熙不敢搭话,一双手握在身前来回的揉搓着裙角。

“我在,别怕。”忽然,陆天哲伸出手,握在了顾熙的手上。

“我想回家。”顾熙小声呢喃道。

“好。”

陆天哲的车子停在顾家门口时,李萍笑得花枝招展的走了出来,原以为是陆子文这个金龟婿,却不想,来人是陆天哲。

“陆总?”李萍站在门口邀请也不是,杵着也不是,倒是顾熙拉着陆天哲就直接进了门。

“你那个继母,好像并不喜欢我啊?”陆天哲咧嘴笑道。

这女人真是没有眼光,怎么看,都是他陆天哲更有能耐才对。

“你就别笑话我了,你明知道我那个继母恨不得早点把我“卖”出去。

顾熙刚上楼,推开卧室的门,就见顾雅穿着顾熙的衣服站在镜子前,扭动着。

那是顾熙国高毕业时,顾父送给她的最后一件毕业礼。

“顾雅!你在做什么!”顾熙几乎脱口而出,顾雅才转过头。

粉色的碎花洋裙穿在顾雅身上刚好合适,领口还特意镶嵌了九十九颗豆大的珍珠,看上去小巧精致。

“脱下来!”顾熙的声音里除了恼怒,还夹着哭腔。

她几乎是扑了过去,疯狂的想要拿回自己的裙子,那是爸爸留给她最好的回忆了。

陆天哲站在门外,被顾熙的举动吓了一跳,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顾熙。

“还给我。”顾熙哭着就要去脱顾雅身上的衣服。

顾雅一个转身,想要躲,却没有躲掉干脆一脚踢到了顾熙的身上:“不就一条裙子,我穿一下怎么了?”

陆天哲看着,心里莫名的咯噔了一下。

他知道顾熙的日子会不好过,却没想到她竟然过着这样的生活。

顾熙趴在床边,豆大的泪水,息如雨下。

她紧紧的握着床褥,心揪着一般的疼,那条裙子,就连她自己都没舍得穿过几次:“柜子里,还有两件新礼服,那是独一无二的,我都送给你,把裙子还给我!”

“你以为就你有?”顾雅昂着头,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你父亲都已经破产了,我会稀罕你这几件破衣服?”

“我父亲我父亲,你们口口声声那是我爸爸,难道不是你的爸爸,你妈妈的丈夫吗!”

顾熙怒吼道,她站起来对着顾雅一字一句道:“我爸爸有钱的时候,是你妈妈倒贴着要进我们家,怎么,现在顾家出了事,他就只是我爸爸?”

啪——

这一巴掌,来的迅猛,生生打在了顾熙脸上。

“我看你比我大才喊你一声姐姐,你不要太得意,什么顾家大小姐~”顾雅气昏了头,蛮狠的从抽屉里掏出一把剪刀。

“你不是喜欢?我让你好好喜欢!”

银色的刀口即将落下,这时,陆天哲却突然走了进来。

男人修长的手,有力的挡在了中间,鲜红的血一滴滴的,落在了深棕色的木地板上。

“好厉害的丫头。”陆天哲笑道,他反手捏过顾雅手中的剪刀。

“你最好把它好好的拖下来,否则,少一颗珍珠,我就在你身上划下一刀,这么好的皮肤,伤了多可惜?”

陆天哲的手,滴着血,面容也依旧温润俊朗,只是那字句吐露出来,让人吓的一层冰霜。

“陆,陆天哲,你怎么会在这里?”顾雅的声音越说越轻,最后两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顾熙这个女人,这么快就又攀上陆天哲了?

她咬咬牙,看着陆天哲,不敢多说一句话。

“我脱,你先出去。”顾雅紧握着手,她不敢惹恼陆天哲。

这个人的狠决,她早已听闻过。

“在谈条件?”陆天哲冷笑了一声,看着一旁哭着的顾熙,满是心疼。

剪刀啪嗒一下被陆天哲丢到了门边,把听到动静跟上来的李萍吓的一个激灵,她讨好的笑道:“陆总,要不您下来喝杯茶?”

“出去。”

“是。”

李萍维诺道。

“脱。”陆天哲转过身,背对着顾雅。

顾雅哭的泪眼花花,仿佛她才是被欺负的那个,脱下了那条裙子。

顾熙连忙揽入怀中,抱头痛哭了起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