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风流教师 换妻老婆玩3p高潮叫床实录一

热点 2020-06-29 18:02:57

“得知怀孕后我真的恨的要命,每天都问老天为什么是我落到这般田地。就在我想办法弄死肚子里的胚胎时,刘德松对我温柔起来,他每个白天好吃好喝的供着我,到晚上换副嘴脸逼我生下孩子。无奈的我九个月后生下了刘静。刘静生下来时身体不太好,我那时候有些厌世也不想管她,刘德松看我这样估计是起了怜悯心,来来回回的奔波照顾我和刘静,在刘静一周岁的时候,我和刘德松领了结婚证。”

“你是因为得了斯德哥尔摩吗?”画面外的刘静问她。

听到这话,杨美婷脸上始终收敛的笑终于绷不住了,她的嘴巴越咧越大,笑声恐怖非常。王谨缩在李奕杰身后不敢出半点声音,被罗麦翻了好几个白眼。

“刘静百露的时候我父母从外地来了,他们说早知道我能和刘德松安稳过日子就早几年让我出去了,我早点跟了他,他们也能早点拿钱盖房子,所以,”杨美婷收起面上疯狂的笑,“我是被父母卖到红山的,他们一直以来都清楚我受到了什么非人虐待,内心没有半点惭愧不说还想从我身上多刮些肉下来,他们还让我给刘德松生个男孩,哼,男孩,我在生完孩子没多久就上了环,还在他的食物里加了很多能让人阳/痿的药物,他这辈子都不会有除了刘静之外的孩子,”说到这儿杨美婷叹了口气,“不过没想到的是,我未来的悲剧是自己亲手垫的基石。”

“他做了什么?”刘静做起了画面外的主持人,“他之后对你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我好看吗?”杨美婷突然问身边的罗麦。

罗麦愣了两秒点头:“好看。”

“就是咯,他不行,也不能放我在家里枯萎啊,”杨美婷道,“于是我就成了发泄物,刘德松每个周六会带两个人过来,他在卧室里装了两个摄像头,一个在床头一个在床尾的电视机上,每个周六他会坐在书房里,悄悄的看我被人凌虐,就跟看电视剧一样,他还拷贝了好多的录像带,没事的时候就来出来擦一擦,用心的不得了。”

“他带回来的都是谁?”刘静问她。

杨美婷摇头:“刚开始不知道,刘德松不让他们跟我多说话,后来有几个人常来熟悉了,他们让我跟他们走,说刘德松的事他们会帮我解决,我特别心动,但很快事情就被刘德松知道了,他扬言如果我走就把录像带公布于众,到时候所有人都别想好过,也是这时我猜到这帮人里有猫腻。”

刘静:“后来呢?”

“后来,后来来了一个人,他没碰过我还给了我很多帮助,”杨美婷看向高大男人身边的李奕杰,“他说他叫李德峰,是个卧底。”

李奕杰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李德峰的名字和刘德松太像了,他告诉我名字之后我条件反射的要跑,我一跑他就追,房间拢共就那么大我也躲不开,当我被抓住以为他要对我做什么的时候,他陡然小声对我说,摄像头已经被他剪了,他可以救我。”

“接着他给了我一包血浆,让我从今天开始滴在内裤上,如果刘德松察觉什么就告诉他我可能得了妇科病,让刘德松带我去医院,到时他会主动跟我联系。”

“我不是故意骗你,李德峰没有碰过我,”杨美婷起身对李奕杰欠了欠身,“他对我和刘静很好,是我那段日子里的唯一光明。”

李奕杰轻点头,收下了她的歉意。

“我告诉刘德松我有妇科病,他很怕,第一时间带我去了医院,我做检查时李德峰出现了,他说他是卧底,我的丈夫刘德松是贩卖人口团伙的其中一员,他希望我能帮助他套些话,作为回报他会给我开艾滋病的诊疗结果。”

“你同意了。”刘静道。

“我当然同意了,得知我有病刘德松的态度又变了,他不再带人回来,而是用武力镇压我,我每天都要卑躬屈膝的求他,希望他能下手轻些。在一次醉酒打完我后,他失言说出自己是运送妇女儿童的司机,手里还有一条国内最隐秘的拐卖路线。知道这事儿后我越发的摇尾乞怜,盼着他能多给点消息让我能早日逃脱狼窝,可之后无论怎么,他再没透露半个字,时间一年一年的过,李德峰给我的憧憬已经濒临绝望。在此期间李德峰联系过我几次,最后一次他给了我一些钱,说卧底的事情被人发现,他要复位回去,不能再和我联系了。我得知消息心如死灰,一边继续被刘德松欺辱一边收集有用的证据,直到刘静十二岁的时候我接到李德峰的电话,他说刘德松出了车祸,状态很不好。”

一直做旁观者的罗麦这时开口道:“他成了植物人?”

“对,老天可能真的眼瞎,这种人竟然还活着,我因为他之前做的事根本不想管他,李德峰知道我会有应激反应,他让我先放在家里照顾几年,之后再把他送进疗养院里。”

“你杀掉刘德松我能想到,那你为什么绑架他呢?”李奕杰指着水晶棺材里的刘俊问道,“你说的这些除了开头又与刘俊有何关系。”

“当然有关系,刘德松带回来的那些人和刘俊都认识,刘德松死后他还一直追问交通大队有没有给我手机或者笔记本,我感觉出不对劲,告诉他没有。”

罗麦:“实际上你藏了起来。”

杨美婷点头:“出了这事后我再也相信不了任何人,刘德松的手机在车祸时受损,我偷偷找人恢复了数据,里面的东西我看了一眼便交给了李德峰,李德峰那时候早就回了北港市,知道我有东西给他又赶了过来,他看了数据后说特别感谢我,这份资料非常重要,我问他是什么,他说是那些人吃人的证据。”

王谨一惊:“吃人?”

“假的。”刘静答。

“是真的,”杨美婷转身在自己身后椅背上用力一掰,椅背被扣下,里面掉出一本泛黄的笔记本,杨美婷捡起拍了拍,“当年我只给了李德峰手机数据,刘德松藏在书房的那个本子我留了下来,本子里的东西和刘俊这么多年做过的事有关,我能力有限就交给你处理了。”她说着把本子扔给了李奕杰。

李奕杰接住后打开大略地看了看,罗麦在这个方位只能瞧见他发直的眼睛却瞧不到笔记本内的内容,他有些心急的想知道怎么回事,但刚一有动作就被手持摄像机的男人按了回去。

“这两件东西刘俊一直在找,那天我不舒服躺在家里休息,刘俊偷偷摸摸的闯了进来,好在刘静那时候也大了,她知道刘俊是干嘛的不敢报110,便打了火警让人上门看看家里,刘俊见我们娘俩态度坚决,撂了句狠话走了。后来火警过来带刘静去了医院,之后知道是恶作剧批评了她一顿。”

罗麦看着李奕杰手里的笔记本心里是百爪挠心,不过很快他想起一件事:“刘德松是不是醒了?”

杨美婷默认下来:“他最先打得家里的电话,隔天晚上我带着刀偷入疗养院想把他捅死再自首,可动手时看他软弱无力的样子决定不让他那么痛快,最后我用他的枕头了结了他。”

“怪不得,”罗麦喃喃道,“闷死的尸体上没什么痕迹,这样疗养院只会通知家人不会报警,你们只要在刘俊觉察前把尸体火化就行了。”

杨美婷对他笑了笑,似乎是同意他的说法。

.

雷桦提着两个包准备上楼的时候被楼下的警察拦住了,他眼睛一横:“我住这儿!”

“你住哪儿?”拦住他的警察上上下下的打量他,“我是不是见过你?”

雷桦皱皱鼻子皱皱脸:“你见过我我可没见过你,我跟你说啊,你赶紧放我上去,不然我投诉你!”

他的嗓门高,周围的警察怕他影响到今天的救援行动赶紧劝拽着雷桦的那个警察,雷桦昂着脖子一脸不屑,警察见他那拽样没好气的松开他。

雷桦嘿嘿两声带着坏笑上了楼,爬到五楼时他看看周围和楼下,确定没人后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

刘静家楼下是间只刷了白墙的毛坯房,房主不在红山市,雷桦紧急联系对方要了钥匙照片自己配了把钥匙,他还随身带了整修钥匙的工具,预备着钥匙插不进去的时候,他当场改造。

结果证明雷桦是个狠人,一次便成功。

打开门的第一件事是从大包里拿出三个信号屏蔽器,安装好后雷桦看了下时间,静候李奕杰给他通知。

.

至此,杨美婷把杀害刘德松的动机和作案手法全盘托出,可李奕杰联想到最近发生一切总觉得她还有隐瞒,他在杨美婷请求警方放过刘静和那个录像的傻大个时问她:“昨天的车祸你知道吗?”

杨美婷皱眉:“车祸?”

“刘俊被你抓的那条晚上发短信让他们去国道上进行排查,”李奕杰盯着杨美婷脸上的表情,“昨天他们排查出一辆贩卖儿童的面包车,嫌疑人逃跑时发生车祸,一死十几人受伤。”

杨美婷偏头想了想:“车祸我听说了,至于那条短信……是我群发的。”

李奕杰和罗麦同时看向她,杨美婷被他们看的一怔:“怎么了?昨天我把刘俊骗来时收了他的手机,看到发件箱里面有条什么晚上休整,隔天早上于国道路口会面。我觉得不对就用他的手机群发了排查信息,想让你们警察看看他要干什么。”

罗麦看了一眼李奕杰,发现他正低头寻思什么,这时杨美婷站了起来,她双手合拢并在一起:“带我回去吧,刘俊的事就交给你们查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