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了胸罩让男人吃奶头 老总,要我

热点 2020-06-29 15:04:39

姜瑶听到系统不带一丝人情味的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光柳映寒一个人她都吃不消,现在又加上麻烦的容绾,瞬间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容绾的命运?

姜瑶飞快的在脑海里搜索,却怎么也想不起容绾后来怎样了,她看书向来不怎么关注炮灰,现在回忆起来,只记得主角和男配虐人的爽点。

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容绾听姜瑶这么一说,知道自己平日里行事冲动,惹了不少事,讪笑道:“我与你是互帮互助,怎能与他相提并论。”

姜瑶白她一眼,不置可否。

容绾怕真惹得姜瑶不快,忙凑过去搭上她的肩膀,嘿嘿笑了两声,从怀里取出一张纸:“诺,给你。”

姜瑶撇了容绾一眼,缓缓打开那张纸:“何物?”

“墨宝斋的字据,我打听到她们收了副吴邑子的《游园序》,就帮你提前下了订金。”

容绾笑得一脸狗腿,姜瑶却有股不好的预感。

对于吴邑子,她还是有些印象的,此人是前朝一位书法家,他的字气势魏然,苍峻雄伟,很受赤瑶国的才女们推崇,就连女皇也曾称赞过他的字,如今他的字可说是千金难求。

“我何时说过要买他的字?”姜瑶将那张字据递还给容绾。

她们二人都不是那喜欢书画的才女,买幅吴邑子的字挂在家里,怕是旁人听了都觉得好笑。

“你个榆木疙瘩,再过不久就是君颜的生辰,你忘了吗?”容绾拒绝接过那张纸,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姜瑶刚准备说柳君颜的生辰关她什么事,就想起了自己的舔狗人设,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只能选择了沉默。

“这会不觉得我麻烦了吧。”容绾眼底闪过一丝无奈,摇了摇头:“你少了我可怎么办。”

“你付了多少订金。”姜瑶此刻只觉得手里的纸有些重。

“不多,只花了一百两,不用你还,多请我喝几次酒就当抵消了。”容绾摆了摆手,得意道:“这《游园序》可有不少人惦记着,要不是我下手早,恐怕就没了,我记得君颜曾说过喜欢,便做主给你订下了,够意思吧。”

姜瑶眼皮跳了跳,沉声问:“取画时我还需要再付多少银子。”

容绾觉得有些口渴,喝了口茶,才缓声道:“我家与墨宝斋的老板有些交情,到时候取画,你只需再付十万两就行了。”

此时此刻,姜瑶只想把手里的纸拍在好友脸上。

十万两!

她手里三间铺子全年的进项,就买一副她欣赏不了的字。

姜瑶深深吸了一口气,暂且将那张纸收进了怀里,退了就亏了,只能先买下来,再卖出去了。

“不是我说你,你那套小火慢炖的法子过时了,你看看我给你办的这事漂亮不,到时候君颜收到《游园序》,不得感动得以身相许……”

容绾没有看出姜瑶的不爽,依旧滔滔不绝传授她追求人的经验。

一旁的明月却是看出了姜瑶情绪不对,忙开口道:“两位小姐,三小姐那边派人来问,什么时候动身去后山。”

容绾感觉自己促成了一桩美事,整个人都洋溢着自信,听到明月的话,忙拉起姜瑶:“现在就去。”

他们到门口的时候,姜明珠和柳君颜已经等在了那里。

柳君颜今天穿了一件月牙色的锦袍,昨日落了雪,此时他站在树下,仿佛与身后的景色融为一体,就像画里走出来的少年一样,温润如玉,气质出尘。

如此美景,就连容绾也有片刻恍惚,心道不愧是姜瑶看中的人。

由于后山并不远,几人选择步行过去,顺便欣赏下四周的风景,原主是来这里之前,才知道庄子后面连着一片梅林。

昨日见柳君颜在画梅,心想他可能喜欢,就趁机说要带他赏梅。

“光赏梅没意思,不如我们一会去打猎。”容绾搓了搓有些冷的手:“应该十分有趣。”

姜瑶看了一眼有些二的容绾,保持缄默。

柳君颜也低着头。

姜明珠:“冬天动物生存实属不易,荣小王爷还是放他们一马吧。”

容绾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有些莫名其妙。

这话听着好像她是恶人一般,她望向姜瑶,想从好友眼中得到些安慰。

姜瑶不理她,只道:“梅林到了。”

几人顺着他的话望向前方,果然看到许多梅树,白雪覆盖之下,唯有红梅嫣然绽放,柔而不媚,独自凌寒。

“倒是难得的美景。”容绾感叹一句,又冲姜瑶小声道:“我见那枝开得最美,你不如将它折下来送给君颜。”

“可惜没有君哥哥的画好看。”姜明珠不甘示弱的开口。

姜瑶不语,容绾却冲柳君颜看去,接话道:“画的梅花吗?可是因为阿瑶带你赏梅,所以你特意画了幅梅花回赠。”

容绾小力推了推姜瑶,用两人才听得到声音道:“如此甚好,他赠你画,你送他字,可不就是两情相悦的定情信物吗?”

“还未装裱。”柳君颜咬了咬唇。

“那我让人……”

容绾话还未说完,姜明珠就抢先道:“那幅画是君哥哥要送给他姐姐的。”

姜明珠偷偷望了一眼姜瑶,心中有些不满,昨日他在柳君颜画作刚完成时,就问了能不能把画送给她,只可惜那幅画是对方要送给柳温的。

一个草包而已,也想要君哥哥的画,想得美。

容绾瞪了一眼姜明珠,心道怎么哪都有你。

姜瑶自然看出柳君颜不想将画给自己,见容绾还想厚着脸皮开口,忙道:“今日风大,你们赏完梅先回去,我陪容小王爷去狩猎。”

说完不等容绾反应,就拉着她离去。

直到走出了梅林,容绾才甩开姜瑶的手,生气道:“不过就是一副梅花图,送给柳温的,什么时候画不成,何况你还辛辛苦苦给他找了生辰礼物。”

“是你辛辛苦苦给他找的!”姜瑶纠正。

“你花的钱!”容绾没好气的开口道:“早知道不费这番心思了。”

“那你去把它退了。”姜瑶从怀里掏出那张字据。

容绾连忙推回去,提高声音道:“说说而已!”

“那还打不打猎。”面对这样的少女,姜瑶着实有些想笑。

“打!”

容绾正准备接过丫鬟事先准备的弓箭,又想起姜明珠之前的话,皱眉询问道:“你觉得冬日里猎杀动物,是件残忍的事吗?”

姜瑶头也不回的摇头:“万物法则而已,这世界本就弱肉强食,你下辈子若成了兔子,我定不会手下留情,直接杀来吃了,也好叫你继续轮回。”

前半句话成功治愈了容绾,可听完后半句话,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阴郁中,心里闷闷的想,若是姜瑶下辈子变成兔子,她绝不会杀来吃,而是养在笼子里,三天便饿上一回,看她还敢不敢如此对自己。

【系统提示:有爱之光进度5,达成满级时,将获得额外奖励。】

有爱之光?什么鬼。

姜瑶被突然而来的提示弄得一头雾水,但系统说完这句话后,就没有其他提示。

罢了,只要不是惩罚就好。

姜瑶猎了两只兔子,其中有一只灰色的还活着,只是伤了后腿,她想了下,替兔子包扎了伤口,又让人做了笼子。

容绾猜到她的意图,笑道:“这只怪丑的,要不我再替你捕一只漂亮的。”

姜瑶看向笼子里受惊的灰色兔子,摇头道:“就这只,挺像的。”

后面三个字说得极轻,容绾并未听到。

两人回到别庄,容绾将猎物递给下人,揉了揉脖子,疲惫道:“我有些累了,先去睡会,晚膳不必叫我了。”

姜瑶点头,目送容绾离开后,才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之前让你摘的梅花,可有送到柳大公子屋里?”姜瑶询问身后的明月。

听明月说早就派人送去,姜瑶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系统并未提示减少厌恶值,看来是并不喜欢那株梅花了。

姜瑶忘了一眼手里的兔子,加快了步伐。

柳映寒生了病,所以只能一直呆在屋子里,姜瑶怕他闷,有让人给他送了很多书籍。

姜瑶进屋时,柳映寒并没有看书,而是望着窗户发呆。

窗户开着,今日风大,不时有风灌进屋里,但柳映寒坐在那里,一点都不觉得冷的样子。

柳映寒见姜瑶进来,缓缓站起了身,若是换成平时,此人肯定会无视自己的。

姜瑶心里松了口气,只要不是石头,总有焐热的一天。

“怎么不看看书。”姜瑶率先开口,想要缓和气氛。

柳映寒面色微变,双眸上闪过一丝窘迫,哑着嗓子开口:“有些地方看不太懂。”

姜瑶这才想起,柳家虽然请了先生教柳君颜,却并未让柳映寒一起学习。

书中的柳映寒虽然不是文采卓略,但也算得上是文武双全。

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自己偷偷学了些,但因为没有先生讲解,所以只是一知半解。

姜瑶察觉出柳映寒有些难过,忙转移话题道:“我给你抓了只兔子解闷。”

柳映寒看了一眼那灰不溜秋的兔子,淡淡道:“谢谢。”

姜瑶见柳映寒表情没什么变化,以为少年不喜欢,脑海中却传出让她惊喜的声音。

【系统提示:柳映寒厌恶值-6】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