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美妇春潮泛漾txt 妓男用嘴伺候富婆

热点 2020-06-09 18:15:39

两人站起来,面对着面。

繁星烁捂着腹部,身子有些颤巍。

原本白皙如玉的面容更是白得吓人,与他发白的脸色相比,最为明显的是腹部的衬衫染了一层鲜艳的红血,那般耀眼刺目。

昭春风看到的一瞬间,心像是踏空了一般。

肯定是刚才搏斗的时候又把未完全痊愈的伤口弄破了,冷若冰霜的眉宇多了一分愧疚。

“给他刀。”龙首命令旁边的人。

一个男子上前,把手里的匕首递到昭春风面前。

昭春风接过,眸色晦朔不明。

“十分钟,昭老大,我现在开始计时,你随意。”

龙首搬来了一张椅子,翘着二郎腿,看好戏地瞧着他们。

周围的手下不由都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录制视频。

昭春风开始缓缓朝着繁星烁走过去,他走得很缓慢,甚至是磨磨蹭蹭,手上的刀子竟然颤抖了几分,肉眼可见的颤抖。

这一幕,让龙首非常开心,内心的变态趣味得到了满足。

他有些放松了下来,周围的围观者也都放松了下来。

在他们看来,昭春风和繁星烁是绝对逃不出这艘渔船,也没有这个能力。

殊不知,昭春风表现出来的这种害怕行为只是为了迷惑他们,他虽然在颤抖,可是眼睛却在和繁星烁交流。

他起身的一瞬间,已经把他们的出路想好了。

他们现在在甲板上,右侧三米之远,就是船头,船头的方向只站了一个人守着。

此时周围的人全部都在拿出手机拍摄,而龙首又嚣张地坐在他们左侧。

如果留在船上,他和繁星烁必死无疑。

不管今天昭春风有没有杀人,他都不会活着离开这艘船。

所以最好的办法,跳海,往船头冲,直接跳。

昭春风的头一点也不偏,他的眼睛却在不停地往右侧瞟,一直走到了繁星烁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半米,昭春风终于终于看到了繁星烁的眨眼,很明显,繁星烁领会了他的意思。

突然,昭春风大声吼了出来:“繁星烁,你去死吧!”

这一声,立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视频上,确保自己的视频拍摄没有问题。

“砰!”

刀子却是朝着龙首飞了过去,准确无误地射向了龙首的位置。

龙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左手臂就被刀子狠狠扎进去,倏地,鲜血直喷流。

“啊!该死!”他咒骂了一声,立马掏出武器。

周围的人也在同一时间愣住了,就趁这一时刻,昭春风和繁星烁同时紧紧拉上了手,两人不顾一切快速地往右侧船头冲去。

“砰!”

他们直接把站在船头愣住的男子冲撞了出去,和他们一样,都跃出了渔船。

蓦地,繁星烁身子飞出去的一瞬间,他看见了昭春风身后的龙首正在对他们开枪。

繁星烁几乎是下意识就抱住了昭春风,挡在了他的面前。

“砰!”

繁星烁的右肩背部中了子弹,高速碰撞的结果便是右肩像是炸裂开花一样。

血花四溅,定格在了夜空中。

繁星烁的黑眸在这时刻瞬间失去了光泽,苍白无力。

“星烁!”

昭春风的心脏在这一瞬间被掏空,那剧烈的疼痛从心脏处传出,比刚才被铁棍捶打,下巴脱臼的疼痛还要再痛上十倍。

一种会失去今生最重要的人的恐惧油然而生,捶打在他的心里。

他的双眼赤目地充了血,那般瘆人,紧紧抱着繁星烁的身子,两人直线往海里掉落。

“砰砰!”

“哗啦!”

两人坠落在海里,一下子海水淹没了身影,无影无踪。

甲板上,两人坠落下去后,龙首才奔到了船头,他探头,捂着受伤的手臂,海面瞬间平静无波,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该死!昭春风!你好样的!”龙首笑,笑地阴邪沉郁。

“给我往水里打!”就算他们跳下海,龙首也不会放过他们。

“是!”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渔船上的人对着海面四周至少打了十分钟的枪,直到龙首喊停才停下。

渔船继续朝前行驶,不敢继续停留在西海的海域。

半个小时后,渔船即将要驶出西海市的管辖范围海域。

可惜,被拦截了下来。

渔船周围,轰然出现了五辆大型的军舰,舰上安装了醒目的重型武器,统统朝着渔船的方向。

“大哥!不好了!不好了!”

手下人急急忙忙地进入渔船的休息室禀告龙首这一消息,龙首此刻正在休息室内处理手臂的枪伤,刚刚包扎好。

“什么事!”龙首杵了手下人一眼。

“外头,我们被包围了!”手下人绝望地露出了哭丧的表情。

“砰!”

轰天震响的一声,渔船瞬间摇晃不定,船上的人东倒西歪。

“我命令你们都放下手中的武器,否则,别怪大炮无眼。”

飘然的声音从喇叭声中传出,飘荡在海面上,洪亮异常。

龙首的眼睛一瞬间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怎么会,他们怎么会包抄上来,除非他们早有准备对付他们,可是不应该,在海岸上的时候,明显没有人知道,他来西海及其隐秘。

龙首踉跄着身子,在船只的摇晃下,跌跌撞撞地跑到甲板,当他看到已经靠近过来围堵时,他知道,他输了。

龙首忽然在甲板上大笑大哭了起来,昭春风,你真是好样的,演了一出好戏给我看。

站在军舰前方甲板的飘然屹然矗立,他看见了渔船上半疯癫的龙首,眯了眯眼,冷寒的眼里是鄙视之情。

龙首,我已经说过了,你跑不掉的,老大绝对不会放过你。

很快,渔船上的人全部都束手就擒,龙首也被抓捕归案。

老邪:“然,没有发现老大的踪影,连另外一名人质也没有发现。”

飘然皱眉,心底隐隐不安起来,“都找遍了?”

“嗯,我还发现了船底有被枪打过的痕迹。”

闻言,飘然浑身瞬间涌起了一股士气,骇人而胁迫。

他咬牙切齿,隐隐想到一种可能:“龙首!”

“磅!”被困着的龙首被飘然狠狠地推倒在地,武器直接对准了他的脑门。

“说,你把老大他们怎么了!”飘然直接用膝盖压了上去,压着龙首的头,狠厉的煞气顿时释放,使得周围气压降低了十度。

龙首顿时呼吸困难起来,他拼命呼吸,就是不说,脑门都充了血。

“砰!”

一声枪响,响亮而清晰地在所有人耳边出现。

“啊!”龙首的另外一条手臂立马被打出了一个洞。

“说!”飘然把还在吹烟的口子再次对准了他的命脉,那硝烟的味道呛鼻地令人发抖恐惧。

飘然的气势渗人的很,粗壮的手臂在此时力量压倒。

龙首怕了,他痛不欲生,即使要死,他也不想被折磨。

“在水下,他已经被我打下水里了,哈哈哈!!!!!”

龙首说到最后竟然疯癫地笑了出声,凄厉嘶哑。

“啪!”一声,飘然直接用枪口敲晕了龙首。

真是TM笑地太恶心了!

他起身,神色凝重万分,看向老邪:“快,派出全部船只搜救老大他们!”

飘然的内心七上八下的,这次任务太突然,也不知老大他们在船上遭遇了什么,只希望他没有受太重的伤,否则怎么在水里坚持等到营救。

况且还有一个繁总,西海海域太大了,他们就算搜完整片海域也需要一定时间。

老大,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

另外一边,繁星烁和昭春风坠落海里后,海面上不断有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入水底。

“砰砰,砰砰.......”

昭春风知道龙首的意图,他只能紧紧拉住繁星烁的手,带着他一起在水下穿梭,往远离船只的方向游去。

一开始,繁星烁还能顶住痛苦用另外一只手做姿势,直到他的心病再次袭来。

他根本无法在水下待着超过十秒,十秒还没到,那些侵袭神经的痛苦就会奔涌而出。

“星烁,放弃吧,星烁,不怪你,这不怪你。”

“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们,我儿子也不会死,都是你们!”

“我恨你们,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们。”

“你们滚啊!”

铺天盖地的谩骂声,误解,绝望,无能为力涌了进来。

繁星烁只觉得呼吸困难,心痛瞬间袭来,再加上腹部的伤,肩头的枪伤,繁星烁已经痛到没有了痛感。

他的手也渐渐没有了动力,昭春风察觉到握着的手渐渐失重。

他猛地用力一拉,直接揽住了繁星烁的腰,他飞速地游离开这片区域,朝水面游去。

“哗啦”,昭春风把繁星烁带出了水面,两人冒出了头。

繁星烁已经开始失去了意识,他只觉得眼前很模糊。

“呕”。

呛到的水下意识地吐了出来,头靠在了昭春风的肩上。

整个人要不是昭春风抱住,恐怕早就沉入海底。

昭春风根本不敢停留在原地,两人的水面上,隐隐有血水,那是繁星烁身上流出的。

昭春风害怕了,那血不断地流出,令人心惊胆战。

他紧紧抱着昭春风使劲往海岸边游,他熟悉这片海域,他知道怎么游回岸边。

只是需要时间,他害怕,怕繁星烁撑不到。

他这一生,最怕的也就是这个时候了,他连自己的命都敢放弃,却不敢放弃繁星烁的命。

繁星烁是昭春风的星辰,他绝对不会让星辰陨落的,他发过誓的,他绝对不会背弃诺言。

他一边游,不停地在繁星烁耳边低喃。

“坚持住,我一定带你离开这里。”

“别怕,我在,我一定带你靠岸。”

“星烁,你不要睡过去,一定不要,如果你觉得痛,咬我,咬我。”

“你回回我好不好,不要不理我,说话,说话。”

“繁星烁,繁星烁。”

“不要睡过去,不要睡过去,乖,听我的话,不要睡过去。”

“星烁,你为什么要挡枪,你是个笨蛋你知不知道!”

“繁星烁,你再不说话我就丢下你了,繁星烁,繁星烁。”

“你的星辰大海难道不要了吗!你说话啊,繁星烁。”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存在对我来说有多重要,繁星烁。”

昭春风每一字每句都疯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他拼命地朝着岸边的方向游去,他只希望,靠在他怀里的繁星烁可以出声。

只要出声,那就是万幸。

繁星烁昏昏沉沉,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在浮动,被一个人抱在怀里托着飘。

身子很晃,他很痛,哪哪都痛。

但是身上又有一层温柔的液体在抚慰痛苦,他不知道这是什么。

他的意识模糊,耳边,他的耳边有一个人不停地絮絮叨叨。

是昭春风,他在说什么?他听不懂,累,好累。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拼命呼吸氧气,他的头微微仰着,靠在昭春风的脖颈处。

恍惚间,他依稀看见昭春风的侧影。

光影下,他抱着自己,他想起来了,他们落海了,繁星烁喘着气,气息喷在了昭春风的脖颈间,一下又被浮上来的水冲散。

“丢下我吧,春风,我快不行了,不能成为你的负担,别管我了.......”

繁星烁出声了,声音微弱,确是让昭春风放弃他。

繁星烁投身海洋事业的时候,他曾经就做了一个设想,如果以后死在海上怎么办?

答案是:葬身于海也好,起码,这一生即使他不能再潜水,他也可以用另外的方式来守护这片他热爱的星辰大海,这是他两年前的决定和誓言。

人为守护的东西而生,那么为之而死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春风的心紧紧揪了起来,泪和海水混杂在一起,分不清浓淡。

“别怕,很快,我们很快就到了,很快就到了,很快----”

他绝对不会丢下他的,这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