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是警察受-和同事在仓库做了

热点 2020-06-07 18:07:24

一种清晨梦朦胧时才能依稀感受到一丝一缕的气息,在这一刻扑面袭来,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的背影是自己常常连想触碰一下都会轻易飘散的幻影,如此的真实而又这般的不可思议,就在这里出现。

不知是谁猛然击碎了梦境将骆落强行拉回了现实。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又拍了拍自己的脸使劲揉了揉眼仰头张望。

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痴痴地从爬起,她的魂魄似乎已经被他抽离,身体却还立在原地,菩提子因为他的到来光彩大增恰有星光点点从空中坠落,可他比星光还耀眼万分,刹那间天地褪去了颜色,日月收敛了光芒,四季停止了更换,就连呼吸的氧气这一刻也被一毫不剩的抽走了。

面前存在的这个人是他,是玉主莲澈,是那个日日夜夜都想念的人。

慈悲出尘的他飘然护她在后,微微有些泛白的薄唇亲启:

“她是我的徒儿,若生若死,她的一切,都要过问于我。”

仿佛矗立在银河九天之上俯瞰万丈红尘,徐徐众生,悲怜包容,这看似绝然平淡的一句话却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师弟!骆落已被我逐出师门,交以烈家处置,她怎能成为你的徒子。”

出乎珀主意料的玉主突然出现在此,与此同时玉主的话不仅惊了珀主也震惊了众仙。

那包含着慈悲微垂的眼睑扫过珀主,将他的脸色尽收眼底,只闻玉主轻吐四字字:

“有何不能。”

众人诛仙几乎在一时间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全场一片哗然。

“不是说,这次玉主要收一个徒弟吗?”

“莫不是传闻有虚?内定的不是烈家千金吗?”

“可不是说嘛!这场考核大家心知肚明,烈家千金是早就内定好的呀,怎么换人了,还是个凡人的小孩。”

“那叫骆落的孩子,真是一匹黑马,珀主都引出来了。”

“要我说啊,珀主现身,多半是为了挽回烈家的颜面才说把骆落逐出师门的。”

“你不知道呀,这一年之前的纳新大会的时候,多少大家族的小孩硬生生的错过了考核时间,谁知到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有人故意为之…”

“毕竟烈家可是镇守着…”

“……”

“师弟,你……”

像是没听见珀主气得被噎住的声音,玉主稍略侧头与我言:

“还差一师拜,还不速速跪下!”

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与惊讶充斥着骆落的心中,如果刚才是一种对这个异世界毫无眷恋的绝望,那她现在简直快要被喜悦的心情鼓胀了身体飞上天去了,这一刻她毫不犹豫诚挚的双膝软着双掌摊平抚地弓背,忽然周围一片寂静,就听见额头重重的触地三下的闷重之音,顾不得敲得有些晕眩的脑袋,再次面对那高洁出尘的容颜,不响,眼泪就留了下来:

“师父!”

这是第一次在公开的场合,她已玉主弟子的身份正视他。

“弟子骆落,见过师父!”

他缓缓的回首,举手投足间尽是淡雅祥和与悠远深长的空灵,身边的时间空间仿佛生生拧曲了一般,这世间只余二人,只剩下了她和他。

他用他那比顶上好的玉还无暇的素手,轻巧巧的牵引起她拭去脸上的泪珠,握住手的那一霎宛如触电般全身发麻,大脑已经失去工作的能力,任凭那只手把她牵置他身旁。

这一刻起,他是她的师父,她认定的师父,而她现在是他认定的徒儿,唯一的徒儿。这一刻无需再去证明什么,他就立在她的旁边,她就依偎在他的身旁。他牵着她瘦弱的小手,她鼓足勇气使劲回捏了去,他似有感觉低头寻来,惊慌的连忙垂头,半响察觉上方没动静这才抬头仰望,正好对上他无欲无绪大慈大悲却有一丝暖意令她心安的双眸。

那对眸子里印着她,可探见眸影里她的眸里也映照着他。双眸之叠,重来迎合,五行共照,轮回有数,来生亦缘,往死亦分,生生不息,永不断决。

汝为吾师,吾为汝徒。

坚定的攥紧了手,感受在另一端穿来的信心与勇气,目光摆正前方,就算在遇上什么她都不怕了,因为手牵着的就是她整个世界,她的全部。

“师弟!!!”

没有人能相信,这位千百年不出关一次却又是仙界最至高无上的大仙,在今天骤然出现,风驰电掣间就以收了一名徒弟,即便是他的师兄也不可置信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二位上仙即以早定好了弟子,那这场考核还有什么意义!”

“的确没有什么意义了。”

“你!”

万万没有想到风姿天人的玉主在各个时候还能冷幽默了一下,堵得烈昊天顿时大怒。

“烈族长,空手接白刃化解烈火剑的杀招能被一介凡人接下,即便是孩童间小打小闹的程度,结果也不言而喻。”

目光飘渺,超然淡定,似看着烈昊天,又仿佛无意轻轻一眸带过。在烈火剑这三字上着重顿声。

“竟然是烈火剑…”

“我说那把剑如何这般眼熟…”

“烈家把烈火剑都拿出来了…”

“难道烈家早就对那凡人小子由为看重有防范之心…”

“看来的确是这样,不然怎么连烈火剑都让用上了…”

“这不是明显的偏私吗…”

异议声络绎不绝,渐渐的如洪水般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涌来。

不远处的烈雪眼看事态并不像父亲和当初自己所说的那般发展,当下就慌了神,不在似一开始般狂妄。

从小到大,从来都是家里人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当初家族里决定要送她来云巅学艺,不可谓不费尽心思的在暗地里,把一些大家族想来同期参加纳新大会的孩子用尽手段想尽办法的拦截在考核的路上,剩下的弟子多是凡间隐秘家族的凡人和一些运气好的小门派掌门的儿女或弟子,为的只是烈雪能在同期的弟子中成为翘楚。

而此时此刻,烈雪是那么的不知所措,环视了周围一圈人,最后委屈的目光只能落在烈昊天的身上化成了骄纵的气愤,她生气的怒视自己的父亲,盼着他能反驳些什么,想来此时她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万一说了什么漏了嘴,烈家的颜面将无可挽回,即便在场都是小门派的仙人,她还是清楚祸从口出的,这些还是让父亲去面对吧。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列家族长烈昊天有口难言下不了台面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站出来说话了:

“珀主,玉主,在场的诸位大仙们,弟子雨熄,这件事情由我而起弟子甘愿受罚,只是恳求不要遣走雨熄!”

周遭安静,鸦雀无声。

雨熄的话,不亚于一道晴天霹雳击中了骆落。

在大家的关注都集中在我同烈雪的身上,似乎都已经遗忘了还有被揪出来的雨熄存在,这时站出来恰好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但也把她自己推上了受罚者的位置,这样冲缓了紧张的气氛,并让目光重新投向她这个被烈家千金指控修炼魔功的弟子。

雨熄这是牺牲了自己啊!

柳师傅迅速收到雨熄的眼神暗示,飞快的会意后十分适宜的宣布:

“我宣布,此次新进弟子的最后一场考核,榜首为远古玄火一族的——烈雪!”

终于有适当的理由能结束这场闹剧了,可代价是雨熄将要受罚。

牵牛老道恰到好处的上前恭贺道:

“恭喜烈族长,烈雪没有辜负大家的厚望成为了此次的榜首,恭喜!”

“是啊,恭喜啊,烈雪不负众望所归的拿回了榜首,恭喜恭喜!”

整个形式的大局突然发生了如此重大的改变,两句恭贺声,一下把大家从尴尬的气氛中解放出来。烈家族长并没有同大家一样马上走出神来,面对眼前的恭贺笑也不是怒也不是,嘴角一抽一抽的颇有喜感,让人忍俊不禁憋笑憋得着实厉害,也有人干脆跟着上前一同道贺,有意无意的多少都带着点嘲讽的笑意。

明里暗里多少人想巴结烈家的,现在正是一个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大好机会,虽说刚才的一场闹剧大家都是站在一旁围观,没有一人敢上前帮烈家说话的,但毕竟这还是云巅的地盘,就算撇开自家孩儿在此学艺不说,云巅之主的面子还是看的,究竟还是云巅的这位才是仙界的至尊。

一时之间,场上有点混乱,场中一开始最重要的几个人面色各异。

玉主携骆落立于一旁,不知是不是与他在一起的缘故,竟也有一种俯瞰营营众生超脱俗尘之感。

珀主莲清原地负手蹙眉眼神空淡渺然的眺向某处,仿佛在思索些什么。

烈雪失措的扫视四周接踵而来的众人,恭贺声道喜声,声声入耳所闻如魔咒般侵蚀着她。

烈家族长同夫人一一抱拳干笑的应付着,时不时忧心忡忡的瞥向烈雪。

雨熄不似方才那般勇敢,稍显的有些心神不宁忐忑不安,愁眉苦脸的犹豫要不要趁现在溜回弟子的人群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