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水.还说不要,小浪货—深圳杀人剥皮案

热点 2020-06-07 18:05:17

「现在呢?」吃乾抹净?小白到底灌输她什麽观念?

他偷偷松了口气,拍拍胸脯。

「但,也不是完全不懂。」雪牙又补了一句。

他凝视着雪牙过於炙热的眼神,心底油然而生的畏惧逼使他退上沙滩。

不行!还不行!

「晦?」

「雪牙…你先不要靠近我……我怕我会伤害你……」

欲望来得又快又急,猛烈得难以控制。

看着他怪异的举动,雪牙宛如明白些什麽,轻轻地撇过脸,表情失落无奈地挤出个笑容,「果然……是我就不行…吗?」

她不知道现在滑过她脸颊的是泪还是海水……

即便他痛苦地用手遮住了脸,他仍听到雪牙的话语。「雪牙,不是的喔,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不敢对你有更多的眷恋、是我……」

雪牙的心跳像是漏了一拍,眼泪夺眶而出,「我不要,我不要都是晦的错!我喜欢晦、我爱晦!我不要晦不敢爱雪牙……我讨厌!」

「雪牙……」

雪牙紧紧捂着自己的嘴,为了不让自己的哭声被晦听见,她从年幼时就逼迫自己养成这样的习惯,因为她知道只要她一哭,心疼难过的就会是另一个人,不想让他听见、不让他看到自己哭的模样,就只好躲起来哭,最好连声音全吞回肚子里,这样谁也不知道。

只是,她怎麽也没想到,崩溃的感觉竟痛得她难以忍受,水晶般的泪水落雨下,心头上像是被尖锐的碎片千刀万剐,一滴滴地淌血。

不要哭…不要哭了……

他再也顾不了禁锢於自身的枷锁,宁可背弃所有的一切、宁可堕落。

再也回不了头了……

强健的双臂将压抑的泪人儿重回怀抱,紧得令人窒息,恨不得将其吞下腹,化为他的血肉,永永远远在一起。

专情近乎占有、疯狂,爱得至死不放的窒息。

「雪牙、我的雪牙……」

「…晦,雪牙会乖乖的,所以…不要讨厌我、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好。」他用行动证明他的决心。

理智荡然无存,回归最初的本能。

堕落、沉沦……

☆、玄武(五)-h

今天已经是第几天了?每当他睡醒时几乎都已经傍晚,夜幕即将布下之时。

放纵野兽的欲望原来那麽简单……

名为理性的那堵墙竟如此脆弱不堪……

低首凝视与他交缠得密不可分,像个小猫瑟缩在他怀里的雪牙,他忍不住莞尔一笑,弥漫在房内浓浓的欢愉气味,是那麽的明显、那麽的甜蜜。

甜到勾起他贪食的欲望,光是回想起就足以令他按耐不住心中的骚动。

最初的那个吻从一开始就变了调,唇瓣的交叠有着沉甸许久的重量,像是为了弥补过往的压抑,他的舌尖没有放过任何一处,啃咬柔嫩的小嘴、吸吮醉人的甜蜜,唾泽水亮,银丝勾勒出迷梦的美梦。

彼此确确实时感受到由身躯传来的热潮,不论是脸颊亦或驱体,时时煨热了他俩,带着薄茧的大掌触及的肌肤是光滑细腻,伴随的是在他耳畔轻微的低鸣,像是享受,更像是对他的诱惑。

他一路的吻,细密、绵绵地落在每一处,脸颊、颈间、心口、腹部……一路的往下;修长的手指游走於如花盛开的每一处,把玩着浑圆的白嫩,更为他汲取了芳泽之地的甜蜜。

诱人的舌尖舔去流到手腕的甜蜜,品嚐着濡湿手掌的滋味,「…这是我的雪牙,我可以自私的认为这些是你同样也想要我的证明吗?」

沙哑的声调、邪佞的眼神……

她拥抱着他,颈间里传来她闷闷的声音,「…明明是我在诱惑你,为什麽变成你在调戏我?…好奸诈……」

眸光一沉,他旋即就像个玩火的孩子,让两人的下身亲密地贴合,「感觉到了吗?在这方面,你很有天分,小家伙。」

「那还等什麽?」

此话一出,随即而来的是一阵天旋地转,在男人身下的她,白嫩的大腿儿正被他分开,等着蓄势待发的他前来指教。

那是一条没有退路的荆棘之道,只要深入便会永远的沉沦。就如同现在的他,脑海闪过的念头都只有如何前进攻陷。

紧密的甬道里容纳不下过於强大的他,在半强迫的攻势下,终於有了缓缓被吞噬的感觉,但是依旧紧致且湿润,一举攻下顶端的浩大工程可耗费了他不少气力,惹得身下的她不停地发颤。

雪牙咬紧牙关,下身的痛不断地袭上,隐隐约约可嗅到突兀的血腥味。

是谁的?是她吗?因为太疼了?

「雪牙。」

「嗯?」眼中的雾气模糊了他的身影。

他低身亲吻着她,希望能让她不再害怕,「我就在这,没事的,雪牙。」後来还是心疼她,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只要是晦,我全部都喜欢……」

「…我也是。」

突破的那一瞬间,便是告知烽火连绵不断的开始。

「雪牙…雪牙,别忍住,我想要听见你的声音。」

「唔…啊啊……晦…晦……」

「…雪牙……」

身子开始交合後就分不开彼此,一次又一次的满足不足以浇熄炙热的欲望。绝对的占有、蛮横的霸道,留下无数的痕迹。

一夜的缠绵落幕後,又是另一日交欢的开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