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下胸前红豆/不要了太深了了

热点 2020-06-07 18:05:08

安安双手环胸,高昂下巴,一副鼻孔看人的嚣张模样。

看起来养尊处优的白嫩小手一挥,数枚晶核排成一行的砸向对面进化鹦鹉的鸟脸。

“小东西这些晶核收下,以后离我家大皇远些,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和大皇在一起!”

而对方的进化鹦鹉倔强的摇头,随后两只翅膀作捧手状,接住那数枚闪亮的晶核,两只翅膀迪向安安。

它礼貌的回绝道:“虎主人,我不能收下这些晶核,请您以后不要在这般!”

安安不屑冷笑,“呵,怎么?嫌少?”

又是一掌挥出,比方才还多出数枚的晶核,如落雨般砸向进化鹦鹉。

进化鹦鹉靠着灵活轻快的速度连连闪避开,随后翅膀挥动精准的接住每一颗下落的晶核。

它哀伤的眼神再度恭敬对上安安,两只翅膀也还是对着安安。

“我和大皇是真心做好基友的,不是你想的那般,请虎主人你尊重我们之间的基情!

我们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虎主人请你尊重大皇的心意,不要盲目的安排它的虎生!”

对于进化鹦鹉小白花似的哀求,安安却是鄙夷的再度将下巴抬得更高。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看重我家大皇的资源,还有我的强大实力,才死皮赖脸的黏着大皇!

也是我家大皇天真,而被你这等心计深重的鸟给哄骗了去!”

对于对方的高高在上姿态,进化鹦鹉一声小眼睛流露出晶莹剔透的眼泪,倔强的抬起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它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加油!一定要坚持住,虎主人只是不明白我和大皇之间的纯洁基友。

虎主人只是实力太强,从来没有感受到基情之间的美好,所以才会这般不屑一顾,鸟一定会打动她的!

嚣张的虎主人被对方那带着怜悯和包容的小眼神看得心里发怒,愤而拍桌,一把拎起末世版豪华背包,站起身。

嚣张跋扈的她凭空挥去一掌,“总之你别想我会同意你和大皇之间的基情交往!”

“吼!”

恰在这时,大皇担忧自己的主人和基友发生争执。

它火急火燎将主人指定的丧尸群剿灭干净后,火速腾着虎蹄赶来。

却只见主人向它的基友挥去一掌,天哪,就主人那距离,那小鸟还不被扇掉大半个脑袋!

当即火焰腾飞,宛如流星划过,带出璀璨绚丽的神光,大皇抵挡在主人和基友之间。

它先是用哀求还带着失望的眼神,望了眼主人。

主人,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不是说好你只是看看鸟它是不是对我真心以待?为什么要这般对它?

然后它又一偏脑袋,用歉意带担忧的目光,检查了一番鸟的脑袋。

抱歉,是我来晚了,我会坚定站在你这边的,相信虎!

随后便是一鸟一虎坚定联合在一起,对主人展开了一系列的淳淳教导。

你得明白虎与鸟之间是有纯纯的友谊,而非存在着晶核的龌龊!

鸟语和虎语夹击在一起,化作魔音般,刺向虎主人的耳膜。

在这帮鬼哭狼吼之间,丧尸都避让开。

太阳落下,月亮升起,白天夜晚交替,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最终风霜染上那双清丽的面容,两鬓染上花白。

虎主人终于不堪重负,眼含热泪的点了点头,接着撕心裂肺的大吼。

“行啦!我知道你们虎鸟之间是纯纯的基情,我再也不阻碍你们了!”

大皇咧嘴一笑,发出激动的虎啸。

进化鹦鹉,矜持的点点头,展翅高飞。

随后看着一虎一鸟的潇洒背影。

虎主人迎风落泪,所以她图的是啥?就是在丧尸群中被虎与鸟教导数年吗?

不对,丧尸群呢,眺目望去,四面八方皆是一片荒田,原来一瞬百年,丧尸群都已退去……

最后世间似只剩那一抹被虎和鸟抛弃的孤寂身影,带着浓浓的寂寥。

“呼!”

安安猛地挺起身,目光有些迷茫的扫视过四周。

看到寒雾依旧在飘扬,临时居住宅子依旧不沾灰尘,而边上另一床铺还躺着一抹大白影。

清冷的月光,高冷的透过窗帘,凄凄冷冷的洒满一地银辉。

安安再度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抹了一把额间的冷汗,凝结出一块冰冷的冰块直接抛入嘴中。

“这可真是恐怖的噩梦啊!”

直接赤裸着脚,安安和幽灵一般飘向睡得正香的大皇,伸指戳了戳大皇额上的王。

胡须一抖一抖的,大皇只觉得自己脑袋一点一点,跟小鸡啄米似的。

可分明它是躺在床上,又不是坐在地上打瞌睡啊?

带着浓浓困意的虎目勉强睁开一条缝,看到面无表情的主人,大皇唰的睁开眼睛,难道预料之中的报复是在深夜来临?

难道它要拖着残破虎躯,忍受着惨无人道的折磨吗?为什么就不能天亮之际再行?

“你为什么在这间屋子里?”安安冷声问道。

原来连这间屋子都不能进了吗?

大皇心里哀伤,但还是颤抖抬起爪子比了比半开的窗户,表示自己是爬窗进来的。

“所以你为什么不在外面陪你的鸟兄弟?”安安面如冰霜,再问道。

大皇被冻得一个激灵,外面哪有屋子里舒服,它可身子虚着呢!

它是同情受重伤的基友,可是也不能按自己发虚的虎躯跟着受罪呀!

清楚看懂了大汉那双畏畏缩缩眼睛所蕴含的意思,安安突然心里就轻快了。

原来基友比自己相比,还是自己更重要,它那基友还是没那么重要到超越天,超越地,超越主人,超越虎自己。

这么一想,安安拍了拍大皇的头,再度幽灵似的飘回床,薄被蒙头,继续睡觉。

她觉得那个梦不完整,她得再回去将那梦做得完整起来。

最后的最后,一定是那鸟和虎忍受不住没有主人庇护的末世生涯,随后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虎鸟争斗,最后鸟死、虎伤!

虎于黯然神伤,决定避世的主人屋前,痛哭流泪的哀求主人,收回人虎不复相见的决绝。

只剩半个脑袋在被外的安安,双手在被下握爪。

一定会将以上的想法,完整的在梦中呈现出来。

闭上眼睛,安安往日淡定的玉颜,满是坚定,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紧张。

而大皇却是无语望天花板,这一个睡梦中被吵醒,问一个奇奇怪怪的问题,难道是惨绝虎寰折磨前的一个开胃小菜?

又还是主人怜惜受伤的自己,这一次惩罚意思意思就算了?

大皇悲伤的合上眼睛,一点银辉正好印在它的眼角,恍惚留下了点泪光。

这可真是一个糟糕的夜晚!

以上一人一虎同步了。

至于墙角外的进化鹦鹉,在一人一虎烦躁的心情下,皆是被抛入了脑后。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