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上学不让穿内裤,和阿姨游泳后发生关系

热点 2020-06-06 10:02:21

东西放在地上没多久,沈丽珍摊位前就围上几个人:“玉米面怎么卖?”

一个岁数有点大的大妈上前问道

沈丽珍看着大妈直接上手翻袋子里的玉米面,走着想说,又忍了忍说道:“一毛八一斤,一斤票。”

正在翻玉米面手一顿,大妈脸一拉说道:“卖的这么贵抢钱啊,供销社才买一毛一斤。”

沈丽珍看到大妈激动的喷着口水说道:“大娘,你看这个玉米面,没有掺一点杂,都是玉米仁磨的。”

她看过供销社卖的玉米面,发黑,里面还能看见没弄干净的玉米棒残渣。

听到这话,妇人看着眼前买东西的女人,这不是废话吗?要不是看都这个东西卖的好,她能上前来买吗?

“你便宜点,我多买点。”妇人说道。

“大娘,实在不能便宜了,再便宜我可就要亏了。”沈丽珍不肯让步。

“亏了,你莫不是看我像傻子?”妇女听了这女人的话,心里好笑,要她便宜点就亏了,以她的经验,这玉米面这女人至少要赚五分一斤。

沈丽珍:“.......”

这人莫不是来逗她的。

忍住,你需要钱,沈丽珍脸上挤出笑容接着说道:“大娘,你要是觉得贵了,要不看看鸡蛋,鸡蛋八分一斤,只要半斤票。”

妇人看这女人既然不接她的话,眼一瞪说道:“我问的是玉米面,你跟我说什么鸡蛋。”

“大娘,玉米面是不能便宜了,要不你去别的摊看看。”沈丽珍不想跟这个人继续纠缠,把玉米面往旁边拿了拿,远离这个大妈的手说道。

“有你这么卖东西的?”大娘看到女人把玉米面往旁边放,不让她碰,心里一恼,又转身朝左右大声的喊道。

“大家伙,快来看看,这女人卖东西还不让人看。”

路边的人听见声音,有些热闹的街面安静了下来,目光看着这一老一少。

“大娘,你要是买,买回家想怎么摸就怎么摸,没人管的着,这是吃的粮食,你摸来摸去,别人买回家还怎么吃,吃坏了肚子,你给医药费吗?再说了,这是我的东西,我想让你摸,你可以摸,不想让你摸,你还真碰不得。”

沈丽珍看出这个大妈就是一个想买东西,还想便宜买,哪有那么好的事,便宜的都让你买。

旁边的人听见这对话,就明白什回事了,东西也不急着买,看着眼前的好戏。

其中还有不怕事的说道:“大娘,人家姑娘说的对,这吃的你翻来翻去,买回去吃的拉肚子上哪你去?”

“你.......”妇人被眼前伶牙俐齿的女人堵的说不出话,敢这样跟她说话,还嫌她手脏。

沈丽珍冷眼看着眼前的妇人说道:“你要是买呢,我这就给你装起来,不买就劳烦让个位,后面人还等着。”

妇人刚想闹,旁边传来一声:“都围在这,是嫌纠察队找不到这,想让人请你们去喝茶。”

众人一听,赶紧散了。

沈丽珍朝着声音望去,一个像是三十多岁的男人,留着胡子,五官粗矿,身材高大,板着一张脸,有些吓人,男人看着他们一眼,往前一家一家的摊位都看了一眼。

那妇人听到声音,抬头看到男人,身子一抖,不知道是害怕男人说的话,还是害怕男人,拎着包就走。

看着妇女走了,沈丽珍也没在追着不放,低手收拾撒在地上的一点玉米面。

“行啊你,没看出来,你还有挺能说。”张通天送走买了几个火柴的大爷转身说道,他刚全程听了她们的对话。

那个妇人她见过,是个不好说话的主,最爱跟人胡搅蛮缠,大多数都能占些便宜。

来这卖东西的大多数都是家里情况不好,来这铤而走险,遇到胡搅蛮缠的客人,一般都不会让些情面,不想把事情弄大了,别的人看到不买了。

沈丽珍听到没说话,回了个职业假笑,她现在心情有些不美妙,一大早遇上纠察队,现在又遇上这么个客人,今天够背。

张通天看眼前的女人没有搭理自己,也不尴尬,自顾自的说道:“知道刚说话的人谁吗?”

沈丽珍一听,注意力集中的等着旁边旁边的人下面的话。

张通天见女人听到话,收拾地上的手慢了下来,嘴角上扬,没接着说。

沈丽珍正等着他的下一句,没想到身边没了动静,疑惑的转头看去。

嘴里冒着白气的男人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

“道上规矩,要想知道......”眼睛朝着她收拾的玉米面眉毛一挑。

沈丽珍看着这个十七八岁的孩子,道上规矩,听完有些想笑,看道他穿这么少,冻的有些发抖,他面前摆的都是一些不是很好卖的生活用品,火柴,木质的梳子,等等。

家里应该也过的艰难,在她和那妇人争辩时,她余光看到在那个五大山粗的男人说话前,他正要开口,伸手从袋子满满的捧了一大把玉米面往他眼前一放。

“说吧。”

张通天看到伸到眼前的金黄的玉米面,有片刻失神,他只是说笑,没想到这个女人真的给了他玉米面。

“拿着呀。”沈丽珍看他只是看着也不伸手接,手里的玉米面太满了,一个不注意就会掉下去,急忙催促道。

张通天听着声音看着眼前这个只漏了一双眼睛的女人,黑的发亮的头发盘在脑后,漏出的皮肤白的有些闪神,两道眉毛浅褐色想两片柳叶,给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睛填了几分妩媚。

“你再盯着我,手里的玉米面就要洒出来了。”沈丽珍看着这个孩子盯着自己不放,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回过神的张通天,原本就红的脸跟火烧的一样,急忙拿过一边放着的纸让她放进纸里。

沈丽珍把手里的玉米面倒进纸里,又伸手捧了一捧放进纸里。

张通天回过神,就看见她手里捧着的玉米面再次倒进纸里。

“说吧,那人是谁?”沈丽珍抖了抖手问道。

张通天不自在的咳了一声,把手里玉米面包好放进袋子里,伸手从自己的摊位上拿了把刻着花纹的木梳子往她摊位一放。

“没占你便宜。”

“谢了。”沈丽珍没有跟他客气,伸手拿过木梳,看到上面刻花,小小的一朵朵挨在一起,挺好看的。

“那男人是这块黑市的头,管着这里大大小小的事。”张通天看到她把玩着的手里的木梳,语气一顿。

怪不得,那男人一说话人都散了,妇人也不做纠缠。

这个黑市有人望风,又有人管理,这黑市变相的相当于一个成熟的市场,难不成是她想的那样,问道:“这边一个人收多少摊费?”

张通天听到话一愣,他刚想说要给摊费,这个女人的就问了出来:“抽一成。”

“一成”沈丽珍听到没控制住,声音有些大。

1 0%的抽成,这么高?

张通天没接话,要的再高,他们也得交,要么就别进。

“那要是有的人走了没给呢。”像她这种第一次来的人,不知道走了没给,会怎么样。

“巷口的人不仅是报信,还是收钱的,走的时候把摊费给了才能走。”张通天耐心的跟着眼前的女人说道。

好吧,想到那10%的抽成,心疼的不得了,她忙了半天才挣了一块多,人家瞬间就挣走了一毛多。

张通天看着她不说话,知道她在心疼那一成的摊费,没接着往下说,有舍有得,这个道理在他小的时候就有人给他上了一课,嘲讽一笑。

接下来沈丽珍没有说话,等着客人上门,太阳晒在人脸上暖洋洋的,早上起的早,太阳一晒,有些昏昏欲睡。

“大妹子。”一声响亮的喊声,把她震醒了。

“大姐,你来了。”沈丽珍看到是上午买糖的妇人,往她身后一看,没发现人,她的布票应该是泡汤了,有些失落。

“大妹子,跟你商量个事。”妇人笑的两只眉毛向上挑。

“什么事,你说,我听着。”沈丽珍看到妇人眉飞色舞,难不成是布票有戏。

“我回去问了,有票,想换你的东西,可是人不敢来,想问问你能不能上门跟他们换。”

妇人说道这心里有些不快,那些邻居听了她的话,一个个的倒是想换,就是不敢来,她说了给他们带回去,不放心不肯,非要人上门。

“布票有多少。”她此行的最大目的就是换到布票,要是能换到足够的票,她去趟没事,要是只是一点点,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估摸着有二三十尺。”妇人看了四周一眼,小声地说道,她也没想到那帮邻里令居手里既然有这么多票,平时个个哭穷,都说家里没有。

“确定?”沈丽珍听到的眼前一亮。

“我还能骗妹子不成,家就在那里,你去看看不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妇人看到有些,连忙说道。

“行,我跟你去,我把东西收收。”沈丽珍把东西拢到一起,放进袋子里。

“你小心点。”妇人看到女人把鸡蛋就随手放进袋子里,一点也不注意,一点也不怕磕坏了。

她的鸡蛋还在里面呢,磕坏了拿什么送她。

沈丽珍看到妇人一脸着急,帮忙拿着鸡蛋放进袋子,轻手轻脚,有些想笑。

东西都收拾到袋子里,对着身边的坐着不动的孩子说道:“走了,有缘再见!”

张通天没说话,看着跟着妇人越走越远的女人,低头目光深邃看了眼包着的玉米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