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干妈 真实经历/哥哥你好大哦

热点 2020-06-06 08:03:28

();

而且他认为男士请吃饭,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苏牧其实对英国的一切还是很好奇的,这里总是让她有所期待。也许是因为齐琰的存在,才让她的生活渐渐的丰富起来。

不然她的生活,也可能只是三点一线的模式,也不可能知道英国还有如此精彩的一面。齐琰在他们快要吃完晚饭的时候,“要不今天就去放松一下吧?”

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张电影票,苏牧也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好。”刚经历完这件事情,让她也需要放松一下自己。

齐琰驾车带她去了电影院,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英国的电影院。其实和国内的也没有什么不同,她观察了一会儿,便安静的坐在座位上面等待电影开始。

那是一场轻松搞笑的喜剧,苏牧在期间也被逗得大笑起来。齐琰在黑暗中,看见苏牧这样子的反应,也便满足了。

她终于渐渐的又变得开朗起来,没有之前的愁眉苦脸了。齐琰一直认为,苏牧的确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人。

只要她再稍微努力一下,她绝对能够成为别人眼中的佼佼者。看完电影之后,他们并没有马上离开。

因为人潮太拥挤了,苏牧这时候的心情是愉悦的。齐琰转过身去看她,“开心吗?”苏牧马上就露出了笑容,然后点点头。

等到他们走出了电影院,苏牧发现齐琰并没有径直的带她回去刚刚停车的地方,而是往反方向走了。

“去哪?”苏牧有些好奇的问道。齐琰却没有回答她,像是要保持什么神秘感的样子。这让苏牧也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走在伦敦夜晚时候的情景。

苏牧忽然间笑出了声,“怎么了?”齐琰转过头来问她。苏牧并没有告诉齐琰,她随便用了三两句话敷衍过去了。

齐琰最终在一家店门口停下来了,那是一家装饰的五彩缤纷的店,苏牧在他身后探出了头。这个动作让老板笑出了声,他夸赞苏牧可爱。

苏牧结果齐琰递来的冰激凌,她更加没有想到齐琰还知道这样子的店存在。他们找了个长椅坐下,“听说吃这个冰激凌心情就会好起来。”

齐琰本来是不会相信这种话,但是他觉得苏牧应该会喜欢。果然苏牧的反应从来都不会让他失望,她满意的吃起来了。

“谢谢你齐琰,我现在好多了。”他们之间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已经像是没有隔阂了一样,渐渐的变得更加靠近。

齐琰现在给苏牧的感觉,也不再是高冷。有的时候,苏牧甚至会觉得他是个很温暖的人。

而此时在另外一边的秦少凌,正在和欧文公司里面的人通话。在快要结束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了解苏牧的近况。

秦少凌对苏牧的上心让欧文有些意外,所以听到秦少凌状似不经意地问起苏牧的情况的时候,欧文先是停顿了一下。

秦少凌见视频里面欧文有所变化的表情,似是有什么事情却又不方便说出口,他淡笑了笑,“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我见小苏的表现是不错,也挺上进的一个员工,不过我平时事务多些,倒是比较少和她接触,但是见到她和一个男孩关系不错,两人走得挺近的。”

听见欧文这样说,秦少凌挑了挑眉头:“噢?男孩?”

……

当秦少凌得知苏牧和齐琰的事情之后,第一反应虽然并不是质疑苏牧,是去思考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但是说心里不介意,却是假的。

欧文应当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人,也完全没有必要说一些其他的话来故意引导他,秦少凌沉思着。

但是他并不会在表面将这些情绪表露出来,大多数的时候,他并不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

郑秘书跟在秦少凌身边时间不短了,比起别的人来说,对秦少凌的了解可以说是更深入一些。乍一看秦少凌似乎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可他放在办公桌面上轻敲着手指却泄露了他的内心感受。

一般秦少凌只有在遇到棘手的事情和烦心事的时候才会做这样的动作,郑秘书知道。

郑秘书心思在脑子里转了几圈,刚想要问问秦少凌,秦少凌却看着他开口了:“最近她去英国了,我还没有怎么了解她的情况,你去了解了解。”

郑秘书马上点头应好。

因为时差还有两人平日里工作都比较繁忙的原因,苏牧去英国的这段时间,跟秦少凌的联系并算不上多,基本通电话也是草草聊几句日常,所以秦少凌对苏牧的情况不甚了解。

今天偶然问起欧文,也只是一时兴起,反正苏牧也快要回国了。

却得到了这样让他有些意外的答案。

郑秘书离开办公室后,秦少凌坐在办公椅上来回转了几圈,最后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苏牧的电话。

这个电话不打的话,他怕是心里不会舒坦。

“吃过饭了?”

从电话里可以听到,苏牧的那边环境比较嘈杂,应该是在外面,“吃过了,准备回酒店了。”

“最近在那边工作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苏牧笑了笑,从她清脆爽朗的声音可以听得出她现在的心情很好,“怎么平时不见问呢?突然就问起来了,我都挺好的。”

秦少凌努了努嘴,手上转钢笔的动作没有停,“有认识到什么新朋友吗?”

也许是在外面太嘈杂的原因,苏牧根本没有察觉到秦少凌有些异样的情绪,很快便笑着回答:“都挺好,大家都挺好说话的。”

秦少凌:“……”

话说到这里,他再问些别的就显得有些不自在了,他见苏牧心情真听起来不错的样子,也只好笑了笑,转移了话题。

他原本以为,苏牧会和他说起在美国的一些趣事,或许会提起那个人,他知道只要她开开心心地提起几句,就会打消他现在心里面所有的疑虑。

可是她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和他提起。

这让秦少凌的心里沉了沉,但是理性的思维让他不要想太多,因为有的事情在脑海里面待得越久,便会变样。

很快郑秘书了解了情况便回来反馈给秦少凌,苏牧确实是最近都有在和一个叫齐琰的人有接触,而且都住在同一家酒店。

郑秘书一边小心翼翼地说着,一边忍不住抬起眼睛去观察秦少凌脸上的神色,他发现秦少凌的脸色已经越来越不好了,特别是当郑秘书说到齐琰和苏牧同进同出的时候,他感觉到整个办公室的氛围似乎都要凝固了。

待到郑秘书说完,只见秦少凌抬起眼来看了他一眼,随即冷冷地笑了一声,再无他话。

郑秘书明显感到秦少凌气场的变化,也不好再说什么,其实进办公室的时候他便已经做好了准备,将这样的情况告知秦少凌,必定是没有好脸色的。

而苏牧这边挂了电话以后,却全然无所察觉,她并不知道电话那头的秦少凌在想些什么。

她回到酒店,又开始拿出资料来看,于她而言,在这里的每一天和每一刻都是不能荒废的。

只是翻着翻着资料,苏牧却不可避免地出神了。

她回想起今天和齐琰相处的一切,那是一种很舒服,却无关暧昧的感觉,同时她亦觉得很庆幸,可以在英国认识到这样的一个朋友。

甚至在不久前,她还有过因为一些流言蜚语就想要轻易放弃这个朋友的冲动,却是齐琰告诉了她许多道理,也解开了冥冥中她一直无法解开的结。

齐琰说得很对,她为什么总是要因为各种原因而感到那么不自信,其实真正在别人的眼中,包括齐琰的眼中,她并不差。

那么为什么她要自暴自弃呢?

她想过有很多原因,大概是因为过去的种种,因为在公司里面的被人针对,因为被秦少凌的家人的否定……

可是换个角度来想,这些都是她以为的烦恼,在别人的眼中,也许不过是随口一句嘲讽,也许不过是随心的一次针对,为什么她要将这些都看得如此重要呢?

她突然想起来,第一次遇见齐琰的时候,他低垂着眼睛看手机,好像全世界的事情都与他无关,那个时候她只是觉得他看起来冷漠,周身散发的都是生人勿近的气息。

而现在看来,齐琰才是那个真正能够看破也不在意的人,正是因为如此,在面对那些不堪的言论和流言蜚语的时候,齐琰才会真正无所谓地弯弯嘴角,说:“那些和你有什么干系。”

和齐琰相处的这些时间,齐琰给她不少的帮助,苏牧也能够真实地感受到,自己的水平有在不断地提高,而心态也在一点点地变化。

这样就足够了,她看着资料书上那些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也不觉得疲累,她想,这就是这一趟来到英国,她最大的收获吧。

只是……苏牧这时看着灭掉的手机屏幕,想起了秦少凌。

说来苏牧和秦少凌也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见面了,而近来每天不断的工作量,也让她没有放太多的心思在两人的感情上。

刚才秦少凌打电话来,苏牧也因为在外面不太方便讲电话的原因和他草草聊了几句就作罢了。

不知道他最近在干嘛呢?苏牧想着想着,嘴角也不自觉地向上扬起,她想起秦少凌那总是抿起的嘴角和微微蹙起的眉头。

其实她看着手机,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打电话跟他好好聊聊,聊聊最近的生活,聊聊一些有的没的,但是又怕此刻他已经休息了,这个念头只好暂时放下。

第二天,苏牧来开总结例会,因为这段时间的培训就要临近尾声了,回国也提上了日程,所以这几次开会都是关于总结。

欧文主持着这个会议,他环视了一眼办公室里坐着的同事,发现也许是这段时间习惯了这样的会议,所以大家看起来都有些松懈。

他将手握拳抵在嘴边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问:“不知道在座各位对这段时间在英国的培训有什么想法和提出好的建议?”

此话一出,办公室里的气氛似乎沉寂了几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却是没有人主动站出来说话。

出乎欧文意料的是,在队伍里一贯比较沉默少言的苏牧此刻却站了起来,微笑地看着欧文,然后用英文开始发言。

用英文是出于对在座的一些领导人员的尊重,欧文心想这会不会让苏牧有些为难,毕竟他之前有印象,苏牧的英文似乎并不是那么地好。

只是,苏牧接下来的表现却不仅仅让欧文打消了这个担忧的念头,更是让在座的其他人感到刮目相看。

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苏牧也因为英语出过囧事,所以队伍里的人大概都知道苏牧的英语水平不怎么样。

而刚才的发言停下来,虽说不上是非常纯熟,但是已经很流利了,而且发音也很好听,大家简直无法相信,在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苏牧竟有了这样的提高。

“啪,啪,啪。”欧文是第一个鼓掌的,在这之后,会议室里也响起了响亮的掌声,那是给予苏牧的肯定。

苏牧坐下来的时候,犹觉得耳朵是发热的,这是她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自告奋勇地表现自己,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鼓起来的勇气,她就这样站了起来。

还好,听见欧文的掌声和在座各位脸上的表情以后,苏牧知道,她的表现应该是不差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她不仅发言流畅,而且总结得很到位,可以见得是做过充分的准备的,而且思维很好,欧文更欣赏的是这点。

如果说之前也许还会有些好奇,为什么秦氏出类拔萃的人才这么多,偏偏挑了一个资历并不是那么深的苏牧来参加这一次的培训,那么现在看到了苏牧身上的这股子韧劲和努力的劲头,欧文想,他和其他人都不会有任何质疑了。

“这二十多天来,我们来到这里的确可以说是一个挑战,每天的任务量繁重比在公司上班的时候要繁忙得多,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有人懈怠了,同时,也有人在飞速地成长。”欧文站起来看着在座各位说。

待到会议结束了以后,大家人都走光了,苏牧才缓缓地收拾着自己桌面上的那些文件和资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