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飞机的卫生间台上亲 好爽好大好深弄死我

热点 2020-06-06 08:01:48

许问渠站在原地,眉头拧的紧紧的。

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尴尬了。

可是,他又实在不忍心让这小娘子一个人应付。

平素那么嚣张神气的小娘子,处事机敏周全,八面玲珑的,此时却叫一个孝字压着,要忍着这么一个恶心又莫名其妙的娘,什么都不能做……

唐时嵘还昏迷着,没过来,祈阳也不说话,只是巴着唐时玥寸步不离。

小瑶儿站在后头,瞠着一对大眼,连惊带吓的,已经不知道要做何反应了,只强忍着没哭。

许问渠想了想,叫唐俊琛:“你去叫祈旌来。”

唐俊琛急转头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到了武馆,见祈旌正在教小孩儿们学武,老远就叫:“祈兄!祈兄!”

祈旌一转头,见他面色红涨,满面焦急,脸色就是一变。

他纵身过来:“阿玥有事?”

唐俊琛猛点头,拉着他就往外走,在他耳边草草的把事情说了。

祈旌什么都没说,便纵身而起,直接从围墙上跃入了石屋。

唐时玥搜肠刮肚般吐了个干净,汪氏仍旧在战战兢兢的诉说着她对唐永礼的深情,祈旌浓眉一拧,看都没看,脚尖挑起一枚石子,直接打中了汪氏。

汪氏白眼一翻,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咣的一声震响。

唐时玥偏了偏头,微微喘息。

她右边脸颊被棍子蹭到,青了一片,又划了几个血道道,看着实在有些凄惨,可她眼中除了狂呕激出来的泪,竟是一滴泪也没掉。

然后她问:“阿兄呢?”

许问渠和唐俊琛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时玥道:“她也去找你们了是不是?”两人都不答,唐时玥想了想:“难道是为了唐时进?”

这个小娘子,实在是太聪明,太敏锐了。要瞒着她太难了。

许问渠叹了口气,看着她苍白的小脸。

他一时没忍住,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别放在心上,我的弟子,我会护着,她做什么无关紧要。”

唐时玥惨然一笑。

她想了想:“许先生,要处理她,而不损阿兄名誉,有办法吗?”

许问渠沉吟了良久:“很难。”

要对付一个女子,当然容易,浸猪笼、出族都容易,可她毕竟是唐时嵘的亲娘,要对付她,同时不损唐时嵘的名声,就有些难了。

唐时玥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又道:“阿兄怎么了?我们去看看他。”

几个人谁都没去管躺在地上的汪氏,直接去了隔壁。

唐时嵘额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手指包了厚厚的布,现在正喝了药,昏迷不醒。

唐时玥问:“阿兄的手怎么回事?”

几个人都没答,唐时玥就转头看他们,唐俊琛犹豫了一下,想着避重就轻,简单说两句。

“直接告诉她吧,”祈旌忽然开口:“阿玥要了解事情,才好决定下一步要怎么做。”

唐俊琛看了他一眼,挠挠头,就把事情从头说了一遍。

唐时玥静静的沉吟。

情况比她想像的要好一些,起码,汪氏似乎对许问渠没兴趣。

汪氏似乎只喜欢身体壮硕,外表伪斯文,又嘴巧会说话的那种人。

对许问渠这种清瘦文弱的书生,她没有兴趣。

幸好没有,不然……唐时玥又有些干呕,长吸了一口气,低声道:“许先生,玥儿惭愧。”

“不用说这些,令堂……咳,”下头的话实在是不好说,许问渠最终只是拍了拍她的肩:“我识得你是什么样的人,其它人,我不在意。”

“好,”唐时玥苦笑:“那有些话,我就不多说了,这两日,拜托您照顾一下我阿兄。”

许问渠皱眉:“你想怎么样?”

“我要想想,”唐时玥道:“您放心,我不会做坏事的。”

她站起来,郑重的施了一个大礼,这才转身走了出来,祈旌默默的跟在后头。

唐时玥一直往山上走,祈旌忽然走前几步,轻轻的把她接入怀中,张臂搂住:“想哭就哭一下。”

唐时玥在他怀里,静静的闭了闭眼睛,然后把他推开:“不,我不想哭,我只想解决问题。”

她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下,发了半天愣。

为什么她总觉得,汪氏对他们兄妹三人,毫无慈母之心不说,甚至总感觉有种说不出的恨意呢?

她轻声问,“阿旌,你说,一个阿娘,会待自己的儿女,像仇人一样吗?”

祈旌道:“那人,不能以常人论之。”

也是,汪氏那比鸡都小的脑容量,除了男人,根本就没别的。

就算对男人,她也没多少智商可言,好像就是炫腰炫脸装柔弱老三样……

可是她也不需要智商。

她就仗着血缘这一样,就足够挟制他们了,让她纵有万万招都不能痛痛快快的使。

真的是,太憋屈了。憋的胸膛都要炸了。

唐时玥做了一个深呼吸,问他:“有没有那种可以让人昏睡的药?”

祈旌道:“不要用这种手段,为这种人脏了手不值得。”

他看着她,淡淡的道:“狗不听话,关起来就是,何必放出来,还要处处提防。”

“等等!”唐时玥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我的剑影呢!我的猞猁狲呢?”

祈旌一愣。

盖了一个多月的房子,他还真把这事儿给忘了,他站起来道:“我马上去把他们带过来。”

人都转过身了,又停下来,看了她一眼。

唐时玥道:“不用管我,我没事。”

祈旌细看了一眼她的神情,这才转身走了。

唐时玥看着他的背影消失,脸上的神情,也渐渐消失了。

她在想一个问题。

汪氏也许罪不至死,但如果真的到了必要的时候呢?如果她的存在,会毁了唐时嵘呢?

那,大宅门里那种“病逝”,是不是可以用一下?

可是,她又在想,在这个杀人未必偿命的年代里,她如果真的开始杀人……那她,还是她么?

她不想让自己轻易踏出这一步。

宁可多花点心思让她生不如死,也要自欺欺人的坚持某种原则,做一个手上干净的小仙女。

说真的,她觉得汪氏这种人,比孙婆子还难对付。

不光是身份的问题。

因为孙婆子就是简单直接的一个老泼妇,一言不合撒泼骂街,她坏的不加掩视,一望而知。

而汪氏,大家虽然觉得她极品,但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有时候她义正辞严的说些奇葩言论,还真能把人给绕进去。

这种又当又立,一眼看不出来的“坏”,才是最恶心的。

另外,还有唐永富。

她对付不了汪氏,还对付不了唐永富么?

这种混蛋,该怎么收拾比较好?

她静静的坐在石头上,双手抱着膝盖,忽然就很想家。

想爸爸,想妈妈,想哥哥……

她一下子把头埋进了手臂里,无声恸哭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听身后哇啊哇啊的诡异声音传来,唐时玥一惊回头,脸上还挂着泪珠,就见两头斑斓的兽影,飞也似的冲了过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